鸿途

第16章 情无归突破

第三集 三鼎门 第十六章 情无归突破

曲毅和魏言,来到了一座雪山顶上。

两人相对而笑。

“魏言,你在这百魔山区,来了多久了?”曲毅很感兴趣的问道。

其实,曲毅对魏言这个妖修来百魔山区的目的,更感兴趣,但是又不能揭穿魏言的身份,那会直接翻脸的。只好一步步来,跟魏言交好,再慢慢套出魏言的计划。

魏言刚才见过曲毅的攻击力了,心里对曲毅的实力也有了认识,自认为可以一掌拍死曲毅,这一下子心里倒是放松了。

“无趣,我在这百魔山区两个月,已经捉住了二十个元婴后期的高手,我想统一了整个百魔山区,你愿意帮我吗?”魏言微笑道。

以魏言这种猥琐的相貌,细小的眼睛,稍微笑下,就让人感觉一种阴谋的味道。

“魏言,你这么彪悍,捉住了二十个元婴后期的高手。”曲毅闻声大惊。

以魏言元婴后期的实力,他怎么捉住了这么多的高手的,而且也没见那二十位元婴后期高手的身影,曲毅自然很不相信。

魏言仿佛知道曲毅的想法似的,笑道:“无趣,我捉到的二十个元婴期人物,已经被我种下灵魂枷锁,他们去了百魔山区各地,专门寻找元婴后期的人物,只要找到一个,我就会知道了,然后我就会去伏击那个被发现的元婴后期人物。”

说完,魏言神色中有了一股骄傲。

曲毅心中更是一紧,这魏言的计划也太宏大了吧,捉住了二十位元婴后期的高手,还在继续寻找元婴后期的高手,他到底想做什么?

“魏言,你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了我,我想你对我肯定有所要求吧?”曲毅凝视说道。

这么重要的秘密都透露出来,曲毅可不相信魏言只是图个嘴爽,肯定也是有目的的。

“无趣,你给我的感觉,很神秘。我第一回见到你,就有一种直觉,你会给我带来一番机遇,所以我想结交于你。我在迎风船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想建立一个宗派。所以,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管理这个宗派,如何?”魏言微笑的说道。

曲毅一听,这下终于明白了,魏言想在建立宗派之后,让自己顶在前面招风惹目,而他在后面暗中控制自己呢。

装作认真的思考了很久,曲毅这才抬头说道:“可以,但我能想到将来我要承受的风险,因此我得要有一定的支配权,不然我不会冒这个险。”

曲毅也想跟魏言纠缠一番了,如果到最后,自己完全控制了这个宗派,那时不知这魏言到底有什么样的表情。

“没问题,这个宗派的权利,你我同等。”魏言立即高兴的喊道。

曲毅微笑,然后说道:“宗派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三鼎门吧,三足鼎立的意思,我希望我们这个宗派,将来能够同北仙大陆和南魔大陆的大势力相抗衡。”

其实,此时曲毅想到的,却是自己、情无归、五元三个,这才是三鼎门的真实意思。

魏言一听,眼睛转转,立即笑道:“很好,这个名字很好。”

而魏言的心中想到的却是,修仙者、修魔者、妖修者,三足鼎立。

两人既然都同意了,自然,百魔山区这个三鼎门就成立了。

“哦,对了,魏言,我这里有一块传讯牌,我们两人以后不管在天枫星的任何地方,都能够联系上。”曲毅笑道,立即拿出了传讯牌。

四块传讯牌,曲毅一块,情无归一块,白曼一块,魏言一块,就此瓜分了。

魏言闻声大惊,立即拿起了传讯牌,滴血认主,然后惊叹道:“无趣,你怎么有这样的宝物的?你知道吧,在整个修真界,只有分神期以上的修士,才能拥有传讯牌,而且能够炼制传讯牌的宗派,只有十大修真势力实力最强的太元门。”

无疑,魏言对于曲毅的身份,又多了一层怀疑。

“呵呵,魏言,你放心吧,我不是修仙者,也不修魔者,你到是不用太过猜疑。”曲毅笑道。

魏言见曲毅不肯详说,也就不追问了,他知道这修真界,也是有一些古老的隐秘势力的,只好将曲毅归为这些势力中的一人了。

“啊,不好,我新认识的一位朋友,现在遭遇到了强敌。魏言,我们一起赶去,帮助我的那位朋友。”曲毅突然大叫一声。

原来,曲毅的传讯牌上,情无归来消息了,一位元婴后期的人物正杀气腾腾的飞向他。

魏言闻声一怔,这曲毅什么时候又认识新的朋友了,不过见曲毅紧张的样子,也立即飞起,跟了上去。

……

情无归,一个多月来,就一直在百魔山区里飞行着,从不掩藏自己的真元气息。

无疑,很多元婴中期、元婴后期的修魔者找上来了。

结果,情无归以一把黑剑,连续击杀十余个修魔者,本身对于能量的领悟更加精妙了,而且体内的修罗杀意,也慢慢有了轮廓。

而此时,情无归正一身黑衣,迎风猎猎作响,站在一个高山顶峰上。

远方,有三股凌厉的杀意飞了过来,目标正是情无归。

情无归知道避无可避,立即用传讯牌通知了曲毅,然后就静静的等着敌人过来。

漫天杀意,情无归也不畏惧,内心反而欣喜不已。仿佛,天地间的杀意越强,情无归得到的好处越多似的。

一会,三个修魔者就来到了情无归的面前。

领头之人,赫然就是玄骨上人的两员手下之一,甲平。而另外两个,都是灰色衣服,胸前有一个白骨头模样的图案,而两人散发出来的真元波动,居然都是元婴后期的实力。

“很好,果然让我找到你了。”甲平阴阴的大喊道。

情无归,以前在寸界球内,也是知道甲平的,但甲平可不知道情无归。情无归一看甲平过来了,心里也是震惊,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道友,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情无归凝视着甲平。

甲平看着情无归,冷笑一声:“你可否记得,从九骨峰出来,有三个人跟着你,而其中一人是元婴中期的修为。”

情无归一听就明白了,原来是那个想要打劫的家伙,看来他的来头不小,很可能跟那个玄骨上人有关系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情无归一口否认。

虽然,情无归知道此战难免,但还是要拖一点时间,曲毅正在赶来呢。

“呵呵,道友,我不需要你的回答,反正现在你必须跟我们走,要不然,我们就只好动手活捉你了。”甲平微微冷笑道。

在修魔者的世界里,没有道理可讲的,实力为尊。此时,甲平就是这样想的,先捉住情无归,立即就施展搜魂之术,确认铁骨的死亡的消息。

不管铁骨死亡跟情无归有无关系,情无归都得死,甲平就是这样打算的。

情无归神色一冷,大喊:“你们三个元婴后期人物,要对付我一个吗?”

甲平哈哈一笑,立即凝视着情无归,说道:“小子,我们三个,对你一个,你要感到荣幸才对。虽然,我一个人就能擒下你,但我不想费事,还是三个一起,一举拿下你好了。”

情无归神色一冷。

甲平,还有两位元婴后期人物,狞笑的看着情无归,手中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法宝。

甲平手握着一根骨锏,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妖兽的骨骼,掺合珍贵材料炼制而成。骨锏足有一米之长,通体红色,却流动着一道黑色的真元。

另外两人,一人手中是一把剑齿虎的利齿做成的黑剑,一人手中拿着一把搏空鹰的爪子做成的手爪,灰暗中有些阴柔。

情无归,横出黑剑,凝神以对,元神无比的集中,杀气渐渐在凝聚起来。

“这小子有古怪,我们一起废掉他。”甲平感应很灵敏,立即发现情无归身上杀意莫名的升起来,居然有一丝的恐惧。

然后,就见三人立即发出了法术。

甲平的骨锏上,发出了一道黑色真元,化成了一串串的圆圈,一共九层圆圈同时套向情无归,想要将情无归一举套住似的。

另外两人,一人拿着黑剑,挥出的黑色真元变成了一只巨虎,两道长长的利剑一样的牙齿,吼吼的咬向情无归。而另一人,手中灰暗的手爪,随意一挥,就是一只巨大的黑色鹰爪,直取情无归。

情无归,对于三个元婴后期实力的法术,仿若无睹,在三个法术攻过来时,突然身体发生了古怪的变化,四周空中有一种诡异的能量钻进情无归体内,而情无归身上的杀意更加浓烈了。

三个法术,袭击到情无归的面前!

突然,情无归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而人突然消失走了。

“哈哈,谢谢你们三个,让我瞬间领悟了压迫杀意,现在我已经是元婴中期的实力了。”情无归却在三人的上空,得意的笑了起来。

情无归居然在三人的凌厉法术压迫之下,领悟了压迫杀意的真谛,实力终于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