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19章 一个一个来

第三集 三鼎门 第十九章 一个一个来

南云城,就是整个百魔山区南部唯一的一座城市。

城主白羽寒,出窍初期修为,修炼的冰系功法,也是从百魔山区一个小角色开始,慢慢的厮杀历练,实力突破到出窍初期,然后打杀了上任城主,然后就一直管理着南云城。

传言,白羽寒来自白月宫,这是南魔大陆五大修魔宗派之一的大势力。

百魔山区的南部,也是南魔大陆南方的一部分,这里气流开始变冷,大部分的山峰都是白雪霭霭,冰寒雪落,是大部分修炼冰系功法的修魔者首选之地。

正当大量的修魔者在这片冰天雪地中苦修时,有三队人,正带着阴险的目的,开始对修魔者,进行狙击。

自然,这三队人中,有一队人就是曲毅带队了。

此时,曲毅这一队人,来到了一个山谷里。

“白森,你们六人立即散开,去周围四处转转,搜索目标。”曲毅平静的下了命令。

曲毅采取的是一种全地面式的搜索方式,来到一地,就让六人去往六个方向,依靠灵识搜索周围区域内的修魔者。以元婴后期的灵识,大部分都能覆盖三千里左右,因而这六个人一起搜索,就能覆盖方圆一万二千里的区域。

因而,基本上,每一次区域搜索,曲毅都能发现目标。

白森回了声是,然后立即和其他五人一起,飞向了六个方向,去搜索目标了。

一柱香时间,白森六人返回来了。

“报告门主,东北方两人!”

“报告门主,北方三人!”

“报告门主,西北方三人!”

“报告门主,西南方四人!”

“报告门主,南方三人!”

“报告门主,东南方三人!”

六人,相继将自己搜索到的情况汇报上来。

曲毅稍微沉默,立即说道:“先去对付东北方的两个人。”

考虑到这个队伍还是第一次合作,曲毅想让六人先去找东北方的两个人练练,将合围的方法配合熟练,再去对付其它方向的人,就要顺利一些了。

“是,门主。”六人立即回声。

然后,曲毅分配了六人,三人从空中赶过去,三人随自己从地面飞过去,同时对付东北方的两人。

……

在一个隐秘的山缝石洞里,有一个身着黑衣的中年人,相貌阴暗,此时正在冥想静修。

百魔山区里,历练的人,都会一段时间专门寻找目标,然后进行激烈的厮杀。活下来的人,都会立即静修,把战斗时的一切在灵魂中过一遍,争取有所领悟。

这位黑衣人,两天前就大战了一场,杀死了一位元婴后期高手,现在就在静静的冥想领悟着。

忽然,黑衣人眼睛睁开,眸中放光,然后飞出了石洞。

“你们是什么人?”黑衣人质问一声,面色阴冷。

而在黑衣人面前刚好有四人,正是曲毅这一拨人,刚才瞬移过来时,还是不小心让黑衣人感应到了。

“杀!”曲毅懒得回答,直接对着身边的三人挥了下手。

很快,三位元婴后期的高手,围住了黑衣人,然后各自拿着法宝,发出了凶悍的攻击法术。

三人中,一个修炼的血系功法,一个修炼肉身,一个修炼冰系功法,此时一起攻击,就是三个恐怖的法术笼罩住了那个黑衣人。

一个是巨大的血蝙蝠,嗞嗞声浪中带着血团卷向黑衣人。一个高山一样的骨猿,两个巨大的拳头,同时打向黑衣人。一个百米大小的厚厚寒冰,带着可以冻裂肉身的寒气盖向了黑衣人。

“你们……”

黑衣人,愤怒一声,立即拿出了一件雪白的长剑,白芒耀眼,随即就是全力挥出。

“苍穹冰盖!”

随着雪白长剑的挥出,一道白亮的真元喷洒而出,在黑衣人的头顶上,化成了一片极厚的半圆冰层,刚好将黑衣人遮盖住了。

血蝙蝠落到了冰层上,不但没有破开冰层,反而在冰层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血流,立即就被冰住了。骨猿的拳头力如山倒,但是打在冰层上,也只是将冰层打出了几道裂缝,却没有破开冰层。而那个空中落下的百米大小的寒冰,猛烈的撞击到冰层上,寒冰立即粉碎,但也将已经有几块裂缝的冰层完全打破了。

黑衣人,勉强挡下了这第一波攻击。

“你们竟敢破坏百魔山区的规矩,为什么要以多欺少?”黑衣人冷冷的怒喊。

百魔山区,本来就是为各个修魔者用来历练的地方,潜规则就是不能以多打少。可惜,曲毅这次来乃是捉人,借机扩充势力的,哪里还会管它什么规则不规则。

“继续!”曲毅完全不理会黑衣人的愤怒,又下达了攻击命令。

无疑,三个元婴后期的人物,立即又是一轮攻击。

血蝙蝠、骨猿、百米寒冰,又是一起攻击。

“你们……”

黑衣人完全的暴怒了,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再来一个‘苍穹冰盖’,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的保护住。

第二波攻击,黑衣人再次抵挡住了,但是气息有些紊乱。

可是,曲毅非常无情的再次挥出手掌。

于是,血蝙蝠、骨猿、百米寒冰,再次压向了黑衣人。

“你们无耻,修魔者也要讲规矩吧。”黑衣人居然流泪大喊。

但是,黑衣人在看到攻击过来的三个法术,不得不再次努力的汇聚全身剩余的真元,再次发出了一个‘苍穹冰盖’,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第三波攻击,黑衣人勉强的挡下来了。

而此时,曲毅扬了扬手,笑呵呵的飞到了黑衣人身边,踱步围着黑衣人打量一阵。

“放心吧,我不是要来杀你的,只是想要消耗完你的真元。”曲毅温和的笑道。

那黑衣人愣了,刚才被齐齐攻打,以为性命就要结束了呢,但此时见曲毅的表情,有些猜不透了。

“消耗完你的真元,我就要禁锢你的元婴。”曲毅大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那黑衣人大急,刚想拼着最后一丝真元飞走,但曲毅更快,直接一掌拍在了黑衣人的胸间,然后一缕金行真元打进了黑衣人的丹田里。

金行真元在丹田里,形成了一把小剑,贴在了黑衣人的元婴上。

“好了,这是我的‘真元刺’,你如果不想死,就不要运用元婴里的真元,不然死了可不要怪我。”曲毅微笑的说了声,很关切的模样。

黑衣人立即瘫坐在地上,冰冷的看着曲毅。

其实,这‘真元刺’也是魏言传授给曲毅的法术,魏言就是用这个方法控制的二十个元婴后期高手,让他们跟自己签订了灵魂契约,成为了魏言的奴隶。

“带上他,我们去跟白森汇合。”曲毅说了一声,然后就飞向了空中。

随即,那个修炼血系功法的人,将黑衣人带上,也飞了起来,跟上了曲毅。

……

另一处,也是在一个石洞里,有一个修炼肉身的人正在静坐。

修炼肉身,也就是炼体之术,通过吸收五行能量,加强身体的韧性、硬度、恢复力等等,厉害之时可以直接硬抗法术的攻击。

而现在在石洞里的人,相貌非常年轻,而且极其英俊,正吞吐着黄色气团进出身体。

忽然,青年感应到一种危险的气息,就想飞出石洞。

但是,洞口处,突然扑进来一条巨大的血蟒。当然,这血蟒就是赶到的血残发出来的。

青年立即退回洞内,而手上已经拿出了一把一人高的大刀,黑惨惨的,气息都让人惊骇胆丧。

那青年眼中一道精光闪去,随即就见大刀如柳叶一样被轻轻举起,飞快的砍了下来。

大刀砍下,就带出了一道半圆的黄色刀刃,直接砍向了血蟒,竟然一举就把蟒头砍断,让整条血蟒的真元涣散,在整个石洞里溅满了红血。

青年心怒,提着大刀,就想再次冲出石洞。

但是,洞口处,却又攻击进来一只巨大的白骨螳螂,两只前足都有一柄锋利的骨刃,疯狂的劈砍起来,还在不停的往洞里钻进。

青年怒容欲骂,但在白骨螳螂疯狂的攻击下,也不敢用身体硬接,只能不停的向洞里退去。

“一头白骨螳螂,也敢逞凶,看我一刀砍碎你。”青年怒了。

随即,大刀平挥,一把黄色真元大刀出现,直接飞向了白骨螳螂,竟然将螳螂身体上下分割了。

而后,暴怒中的青年又想飞出石洞。

很不巧,整个石洞口,居然直接冰封住了。

青年怒眼圆睁,几乎就要跳出眼眶来,手中的大刀想砍又放了下来。此时,青年已经明白了,自己遭遇到了三个强敌,竟然想轮番法术攻击,让自己封堵在洞里。

血残三人,瞬移到了洞口,就是连续攻击,将青年直接堵在了洞里。

而此时,曲毅带着三人,也飞到了石洞这里。

“门主!”血残三人恭敬的喊了声。

曲毅看着冰封住的洞口,微笑道:“那家伙还在洞里吧,我们就一个一个来吧,把他的真元耗光了。”

“是,门主!”血残等六人,嘴角冷笑。

石洞中的青年,灵识还是能感应到外面的情况的,听到了曲毅的话,脸色刹那惨白,大刀直接掉到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