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0章 擒拿

第三集 三鼎门 第二十章 擒拿

石洞里的青年,知道外面有七人在围堵他,也明白了以自己一人之力,想从洞口逃出去,困难无比。

“洞口不能出,难道还能困住我,我就把这座山掏空了。”青年愤怒的想道。

随即,就见青年拾起大刀,奋力就在石洞内砍下去。刀锋过处,山石皆碎,粉尘飘扬,上百米的通道就此形成。

然后,青年继续不停的挥砍,居然就挖出了一里长的山中通道。

“哼,我想出去,谁能拦住我。”青年怒哼一声,就想挥出最后一刀,然后飞出通道,逃离出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青年挖出的通道处,外面突然被一道强大的力量冲击,整个通道内冲进来无数的碎石泥土。

青年愣愣的让那些石头撞身,周身真元外放,根本不惧这些巨石的撞击,但是青年的心里,却是刹那冰凉了。因为前面赫然已经有一个山洞口了,但是外面却有七人在阴笑的等着他飞出去。

又被堵住了!

此时,青年基本上很绝望了,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在山里面如何挖通道,都会被外面的人给堵住。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为难我?”青年愤怒的喊了声。

回答青年的却是一个冰封法术,刚刚形成的洞口被冰层覆盖住了,而曲毅七人却在嘿嘿的阴笑着。

显然,曲毅就是想玩弄这个年轻一番。

洞里,青年很是郁闷的坐了下去,心里打定主意,既然逃不出去,就在这山洞里呆着,要是哪个家伙敢进来,就直接跟他拼命。

一会,堵住洞口的冰层,真元散去,一下子就化开了。

曲毅灵识扫过,知道那青年负气呆在洞里不出来了,嘴角一扯,心里很是得意。

“好了,各位,玩也玩过了,大家一起将他轰出来吧。”曲毅笑道。

“是,门主。”六人齐答。

片刻,六人就齐齐拿出了自己的法宝,然后朝着山峰猛打一阵。

血蟒、骨猿、冰块,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齐齐攻击到了山峰上。

轰轰!

整个山峰,刹那被完全的削平,然后就见那个青年身周一个黑色的真元罩,孤零零的站在地面上。

“哈哈,各位,再来一轮,把他打趴下了。”曲毅见此情境,一点都没有同情心,再次下了命令。

白森等六人,会心的一笑,立即就是法宝举起,欲要再来一次攻击。

“等等,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你们想怎么样,直接对我说吧。”那个青年听到曲毅的话,一下子就急了,这要是再来一轮攻击,自己不但真元耗光,而且肯定要被轰成渣子。

曲毅笑呵呵的看着,然后说道:“这位道友,你把体内真元都散了吧,不然我就要攻击了。”

那个青年气得通身血红,这曲毅竟然还不告诉自己他的目的,难道非要折磨死自己吗?

“好,我就散去真元!”青年虽怒,但心思还是很理智的,知道再拼命也无济于事,立即照做了。

曲毅迅速飞了下去,然后一掌拍到了青年身上,一缕金行真元打进了青年的四肢百骸中,将青年的真元完全禁锢住了。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只是想邀请你成为我们的伙伴,以后会还你自由的。”曲毅笑道。

青年真元被封,心中大骇,但听了曲毅的话,心里却是放松了许多。

曲毅禁锢住了青年,也就放下心来,然后喊了声:“各位,现在我们就去北方,把那里的三个家伙也捉了。”

说完,曲毅就飞身走了。

后面的六人,立即带着青年,以及先前被捉的黑衣人,跟上了曲毅。

……

在另一个方向,情无归带着六人,也已经搜索到了目标,正在围攻着。

目标,是一身着白袍的老者,一身的水行真元浑厚无比,每一道冰系法术攻击,都逼得联手攻击的六人无法近身。

情无归,则在一边静静的观战着。

这个时候,情无归就是最惬意的时候,因为他可以同时领悟老者和其他六人的能量特点,将七位元婴后期的能量特点领悟出来,就能让自己又学到了一些法术。

“你们这帮杂碎,破坏百魔山区的规矩,我要揭露你们,让你们遭受天下所有修魔者的追剿。”老者艰苦的抵挡着,怒气冲冲的喊道。

怒喊出来,就见老者挥动手中的一根玉质拐杖,发出了九条冰龙。

每条冰龙都有五十米长,全身都是冰块,但灵动势猛,凶威尽显。此时,九条冰龙一出来,就一起攻击六个围攻的人,居然将六人一起打得退去老远。

情无归见老者如此拼命,立即拿出黑剑,就要上前攻击。不然,这老者打退六人,借机瞬移离开,那就麻烦了,三鼎门的计划也就暴露了。

黑剑出,黑色真元中,夹着九条金色光线,迅速的攻向老者。

“九龙回归!”老者见这黑色真元,竟然暗含杀意,而且感受到一种沉重的压迫之意,不敢大意,立即收回了九条冰龙。

九条冰龙瞬间飞回,一个个接连迎向了黑色真元。

一条冰龙顷刻破碎,一点冰渣都没有见到,而黑色真元继续攻击过去,将第二条冰龙也同样完全的消灭。黑色真元势如破竹一般,居然一连将九条冰龙完全消灭,还有一个手掌大的真元继续飞向老者。

老者脸色一慌,他没想到情无归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但攻击力却要比元婴后期的人还要厉害。

“冰盾!”老者立即喊出一声。

水行真元发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盾,将最后的黑色真元挡下了。

而刚刚被逼退的六人,立即飞回,再次一起发出自己的法术。血鹰、骨豹、百个冰锥,在空中强势出现,立即攻向了老者。

老者刚才见到情无归的威力,就想瞬移离开了,但周围都是空间震荡,这可没法瞬移走啊。此时,见六个法术再次齐齐攻来,哪里还有心思想逃走呢,只能拼尽全力抵挡住这一波攻击再说。

“无极冰寒!”

老者拼力一喊,便见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雾蒙蒙的空间,里面散发的寒气,灵识进去都要被冰冻住一样,老者的身影也被隐藏起来了。

四周的法术,立即攻击到了雾蒙蒙的空间上。

血鹰扑上,爪未动,嘴未喙,但已经被冰死了。骨豹迅速的奔跑,带着一股飓风,但撞到雾蒙蒙的空间上,也被冰得碎裂,立即消失。那些从空飞坠而下的冰锥,好像滴水如海,完全就被雾蒙蒙的空间吞噬了。

六个法术,居然都被这个奇怪的雾蒙蒙的空间挡下了,而这个空间竟然都没有崩溃的迹象。

情无归和六人,都是一阵心惊,暗道这老者实力果然强悍,要不是七人一起,估计都会被他杀死吧。

一会儿,那个雾蒙蒙的空间消散,而老者也露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计划?”老者满脸的疲惫,气息微弱的喊道。

很显然,从一开始,老者就被偷袭围攻,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情无归等人为什么要攻击他。虽然老者猜到情无归等人有什么计划,可是却不知半点音讯,自然更是愤懑。

说完,那老者却像昏睡了过去一样,倒在了地面上。

“哈哈,这家伙真元枯竭,已经晕过去了。”六人中,修炼冰系功法的一人笑了一声。

情无归灵识扫过,确认老者已经晕了,立即飞下,然后手掌一拍,将一缕黑色真元打入了老者的丹田里。

自然,情无归也会‘真元刺’,直接禁锢住了老者。

……

而在另一队,血残和其它七人,也在搜索着目标,捕捉目标。

此时,这一队八人,正在空中飞着,每个人身上,居然都带上了两个人。

这十六个人,已经被血残八人捕获了,也被禁锢住了一身的真元。

血残这一队,现在就要赶回三鼎门去,把这十六人交给魏言,然后再出来寻找目标攻击。

原来,血残八人,居然都是一个个出去,然后一对一的挑战修魔者,打败那些修魔者后,立即禁锢住,然后再去寻找其它的修魔者。

直到八人每人都擒拿住了两人,这才停止了他们的攻击活动,重新汇合一块。

……

而曲毅的这一队人,现在就杀向了他们搜索区域的北方,分成了三股同时攻击那里的三个修魔者。

有了第一轮的经验,这三股人马,也就知道彼此之间的法术特点,以他们元婴后期的修为,也立即就想到了彼此合作围攻的方式。

自然,这一轮攻击,三股人马,居然很快就把那三个修魔者,轻易的就擒拿住了。

此时,曲毅这一队人,已经捉住了五位元婴后期的修魔者。

一队人,又汇聚到了一块。

曲毅看着那五个被擒拿住的修魔者,见他们个个都不甘心的看着自己,也只是冷笑一下。

“你们不用心里辱骂诅咒,既然已经被我们捉住了,那就好好的呆着。现在,你们被捉住了,感觉到一种羞辱。但是将来,你们肯定会感到高兴的,庆幸现在被我捉到了。”曲毅淡淡说道。

这一句话,白森等六人,以及这被擒住的五人,都是一脸的鄙夷。

曲毅淡笑,也不细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