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1章 灵魂枷锁

第三集 三鼎门 第二十一章 灵魂枷锁

曲毅扫视了一遍五个擒拿住的人,眼中转了下,心里有了计较。

然后,曲毅对着白森说道:“白森,接下来的擒拿计划,你具体负责,这五个人,我在这里守住就行了。你们每捉住一个人,就带到这里吧,我就负责守住这些目标人物了。”

“是,门主。”白森很干脆的回了一声。

然后,白森就领着其他五人,一起飞走,要去攻打北方的三位修魔者了。

曲毅目送六人离开,然后就对着地方坐着的五人,笑道:“你们在百魔山区多年,没有怎么休息过吧,我就让你们好好的休息一阵。”

忽然,曲毅身如电闪,飘到五人身边,闪电五点,将五人都点晕过去了。

然后,曲毅找到一块巨石,在巨石上静静的坐下,冥想静修着。

曲毅之所以不亲自去攻击那些修魔者,就是不想耽误时间了,想利用这段时间,继续扫描灵魂中的阵法知识。虽然灵识六分,曲毅平时一直都有五份灵识在扫描着阵法,但还是嫌慢,想让自己所有的灵识都用来扫描阵法。

因为阵法就是炼器的关键一步,炼制出来的法宝厉害程度,阵法起着决定的作用,自然曲毅首先就想把阵法学会,然后再来学习炼器之法。

曲毅沉浸于阵法扫描之时,寸界球内,白曼、五元、器神三人却围坐在一块。

“器神,你快跟曲毅联系,让他带我们出去啊,天天住在这寸界球内,闷死了。”白曼樱嘴一撅,郁郁不乐的说道。

自从进入中阳城后,白曼就没有出过寸界球了,生性不喜欢静修的她,可不习惯一直住在寸界球内。这可是跟白曼以前的经历有关,那时因为体内有‘五行灵煞’,时时要处于沉睡之中,她就天天梦想着,以后要天天去外面游逛,不想一直呆在某个地方了。

“呵呵,你就少添乱了,呆在这寸界球内,你就好好的修炼万里寸金吧,把速度飙起来。”器神故意的打趣道。

白曼顿时就是伸开双手,作势想要扑过去抱住器神。

器神以前害怕,不过现在却在微笑着,浑然不惧。

一边的五元,不理会白曼的埋怨,自作苦恼的样子,哎哎不满的说道:“呜呜,器神,你让曲毅把那五个元婴后期的家伙给我,我只要吞了他们的精血,我就能突破到元婴后期了。”

器神早就把外面的情况,跟白曼和五元两个说了,这五元就完全惦记上了。

“呵呵,真的是好想法啊。”器神笑道,见五元雀跃的跳起来,又接着道:“可是,现在不行,曲毅不想让魏言有一丝的警觉,不想让魏言想到有寸界球这个秘密,因此不能随意杀害了那五个人。”

因为曲毅考虑过了,既然魏言控制着那二十位元婴后期人物,自然自己和情无归在外面的一切,魏言自然会知道。因此,为了不让魏言有怀疑,曲毅就会很认真的帮魏言做事,不搞一丝小动作,让魏言不疑有它。

五元立即趴到了地上,四条马腿居然很有韧性,和整个身体都贴在了草坪上。

器神见白曼和五元,又是一付无精打采的模样,也没有心情去说话了。

忽然,静坐中的曲毅,灵识传话过来了:“器神,我在这百魔山区,看到有些人修炼血系功法,有些人修炼肉身,有些人修炼冰系功法,他们跟修仙者,有什么具体的区别吗?”

曲毅知道修真之人,其实就是在不停的领悟能量,而世界所有的能量归属五行,但修魔者的修炼方式,曲毅有些迷糊,修魔者如何去领悟五行能量呢?

“曲毅,天地间万千能量,分属五行。但每个人的修炼方式,却是各有不同。你说的修炼血系功法,修炼肉身,修炼冰系功法,本质也是在修炼能量。详细一点的说,天地的能量进入人体,体内自然也沾染上了各种能量,尤其血液中,更是各种能量的汇聚地。修炼血系功法的人,他们通过炼化精血,领悟精血里的能量。如果要修炼到更深的层次,这些修炼血系功法的人,就会去吸收别人的精血,进一步的提升对能量的领悟。”器神缓缓道。

曲毅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血液,精血,都只是一种媒介,他们只是通过精血来领悟五行能量,是吗?”

“就是这样子。”器神淡笑道。

这一下,曲毅也差不多了解了,那些修炼肉身、修炼冰系功法、修炼雷系功法,还不都是借助**、寒气、雷电,进而去领悟五行能量。只不过,这些修魔者,用这些方式修炼,在修仙者看来,是有一些残忍、邪门,这也是修魔者称谓的由来吧。

曲毅明白后,又没有声音了,继续全力扫描阵法。

……

三鼎门内,魏言也在静修中。

忽然,守护宗派的‘千魔幻阵’一阵动荡,魏言立即苏醒过来。

“原来是血残归来了。”魏言嘴角一笑。

血残那一队八人,已经带着十六个俘虏,赶回了三鼎门,正在进入阵法中。

魏言立即操控着‘千魔幻阵’,给血残八人指明了方向,让他们快速飞回三鼎殿。

很快,血残八人带着十六个俘虏,飞回了三鼎殿。

“门主,俘虏已经带回。”血残大声说道。

魏言坐在玉**,扫了一眼十六人,然后笑道:“辛苦了,你们再去寻找目标,这十六人交给我了。”

血残八人,也不见有丝毫怨颜,立即飞出了三鼎殿,又去百魔山区寻找元婴后期的人物了。

魏言见血残八人离开了,这才起身走下了石阶,来到了十六人的面前。

十六人,个个都被禁锢了真元,此时来到了三鼎殿,从刚才的情形中,他们也知道了,自己只所以被攻击,看来主谋就是眼前之人了。

“你们很不甘心是吗?呵呵,没关系,你们不甘心也罢,甘心也罢,都得成为我的奴隶。”魏言细眼中闪着精光,得意的说道。

十六人把握不了魏言的性格,生怕说错话,居然没有一个出声质问。

“很好,你们没人出声怨恨于我,我就不杀人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会给你们每个人种下灵魂枷锁,让你们成为我的奴隶,希望你们的灵魂不要抗惧哦。”魏言淡笑道。

“啊!”十六人一阵惊恐,不由自主的就想挪步奔跑。

灵魂枷锁是什么,这修真之人谁不知道啊,那可是很厉害的灵魂控制之法,一旦种下,就成为了别人的奴隶了,就得永远的听众别人的指令,这可真是生不如死啊。

魏言似乎没有看到十六人的惊恐似的,开始来到了一个白发老者的面前,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老者。

“不要!”那老者很害怕的看着魏言。

魏言刚才还是笑眯眯的面容,立即冰冷起来,直直的看着老者,身上杀意渐起。

“别,别,别杀我。”老者虽然元婴被禁锢了,但元神可没有被禁,对于魏言的气息还是能立即感应到的。

“你再敢拒绝,我就直接杀了你。”魏言冷冷一声。

那老者立即就瘫痪了一般,软绵绵的倒在地面上,两眼虽张但却是无尽的迷茫。

魏言扫了眼其他恐慌中的十五人,笑了笑,然后就盯着老者,突然灵识进入了老者的元神中,然后就在老者的灵魂里留下了自己的灵魂印记。

那老者不敢运用灵魂抵抗,他就算能够将进入自己灵魂里的灵识消灭,但他却不能运用元婴里的真元,还是逃不掉。魏言即使灵识损伤了,但不会毙命,还是能运用真元杀人的。

所以,老者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灵魂枷锁。

随即,魏言就一一来到了其他十五人的面前,在一阵微笑中,给十五人也种下了灵魂枷锁。

十六人,个个脸色如死灰一般,情绪无比的低落。

魏言回到了玉**,扫视着十六人,脸上有着一种强烈的得意神色,不由连连大笑。

“很好,你们都很配合,现在你们都已经成为我的奴隶了,我就可以你们我的计划了。我会让你们去俘虏南云城周围所有的元婴后期修魔者,然后控制南云城。再接着,我们三鼎门就会一步步的吞并整个百魔山区,整合所有的力量,跟南魔大陆五大修魔宗派抗衡。”魏言得意的说道。

十六人骇然,都在暗想这魏言果然有大阴谋,大计划。

其实,魏言还是没有将自己真正的计划托出,不过刚才也把自己的最初的计划说出来了。

“好了,现在我就来帮你们解除了身上的真元刺,让你们恢复自由。然后休息几日,恢复了一身的真元后,也去南云城各地,寻找元婴后期的修魔者吧。”魏言再次大笑的说道。

用上这个方法,魏言可以肯定,三鼎门的力量,可以滚雪球一样,迅速壮大起来。

那十六人听完,心里又是一阵波澜,也自然明白了这百魔山区,即将迎来一阵风暴,而他们也是这场风暴的参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