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6章 元婴中期

第三集 三鼎门 第二十六章 元婴中期

南云城四雕府,魏言的居所。

曲毅过来了,跟魏言相对而坐。

“魏言,这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南云城附近,还有修魔者潜伏过来吗?”曲毅微靠着座椅,淡笑道。

曲毅亲自去搜寻了几天的修魔者,自付已经将赶来南云城捣乱的修魔者杀的差不多,于是就返回了南云城。不过,最近又发现大批三鼎门的修魔者出了南云城,曲毅猜测大概又有一批其他区域的修魔者潜伏过来了。

“是的,无趣,最近风云有些变幻,依我们先前的预计,这南云城附近也该平静下来了,我们就能去进攻其它城市了。但是,这变化就来得很突然,各个城市的修魔者依然悍不畏死的过来,好像是其它九个城主暗中相通好了似的。哦,对了,你让我特别关注的血骨双英,他们也来了,杀了我们三鼎门不少人。”魏言脸上不自然的说道。

计划赶不上变化,近来三鼎门居然死了上百个修魔者,魏言觉得这样会让曲毅看不起。

曲毅笑了笑,缓缓说道:“好啊,越来越精彩了,我们就接下了。对了,魏言,我要的元婴,你收集好了吗?”

这一次,曲毅来四雕府,除了询问三鼎门的情况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收取元婴。因为,曲毅已经感觉到了,现在灵魂境界已经稳固,完全可以冲击元婴中期了。

只要达到了元婴中期,曲毅就想自己出去,在这百魔山区好好的战斗一回。

魏言一听,立即就将藏在储物手镯里的元婴都拿了出来。

元婴后期的元婴,居然有十颗,而且金、木、水、火、土属性元婴都有。还有元婴中期的元婴上百颗,至于元婴初期的元婴那就更多了。

三鼎门的那些元婴后期的修魔者,去了南云城附近,想要网罗所有的元婴期修魔者时,遭受了一些人的抵抗,自然就被杀了,这些元婴全被收集了起来。

“无趣,难道你能用元婴炼制丹药吗?”魏言看着浮在自己面前的所有元婴,非常好奇的问道。

魏言是想到了修真界能够用妖丹炼制丹药,自然就联想到了曲毅可能会用元婴炼制丹药。

“呵呵,魏言,不要多想。这些元婴,只对我有用。”曲毅淡笑,当然不会告诉魏言真实情况了。

随即,曲毅右手一挥,就见浮于空中的所有元婴,全部进入了曲毅的储物手镯。

……

寸界球内。

曲毅盘坐在湖边,前面还摆放着一张.玉台,一直在静静的调息着。

体内,灵气纳入丹田的混合元婴中,凝成混合真元,然后分化五股,进入了五脏内,变成了金、木、水、火、土各行真元,而五脏内的各行元婴又反馈于丹田中的混合元婴内,然后吐出体外,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循环。

曲毅练成了灵识六分术之后,现在同时运行《金碧辉煌》、《万木复苏》、《水天一色》、《燎原星火》、《皇土浩荡》这五种功法,更加的顺畅,也更容易的调控起来。

五种功法,在慢慢的提升着速度,让体内真元达到了一种美妙的平衡状态。

“到了,元婴吞噬,开始!”

突然,曲毅眼睛睁开,轻喝一声,然后就见玉台上摆放的五颗元婴,全部吸入了体内。

这五颗元婴,都是元婴后期的元婴,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属性的元婴各一颗。

元婴入体,立即就在丹田内被完全的分解,混合元婴快速的转动,将庞大的能量吸收汇聚于自己的体内,然后在旋转的过程中,又将凝聚起来的各行能量分配了出去。

金行能量进入了肺脏内的金行元婴中,木行能量进入了肝脏内的木行元婴中,水行能量进入了肾脏内的水行元婴中,火行能量进入了心脏内的火行元婴中,土行能量进入了脾脏内的土行元婴中。

与此同时,五脏内的各个元婴,立即也调整的旋转起来,将进来的能量快速的吸纳凝聚。

五种功法,极限的提速着,让身体一直处于一种玄幻的状态,将五颗元婴释放出来的能量,完全的炼化着。

曲毅体内处于这种奇妙的过程中时,体外寸界球内,也引起了强烈的变化。

全是由一元灵水组成的湖泊,那里的湖水居然自动升起,形成了五条水龙,然后对着心、肝、脾、肺、肾五脏的位置,冲击到了曲毅的体表。然后,这些一元灵水好像就被曲毅的身体吸收了一样,这五条水龙就一直存在着。

湖水在不断的减少着。

……

南云城外,各种势力汇集而来。

百魔山区十座城市,因为南云城的突然变动,其它九座城市的城主没有出来干扰,但是这九位城主可是派来了心腹。还有一些极度自负的修魔者,也想过来南云城,好好的厮杀一场。

修魔者,修炼的方式,最喜欢的就是在拼杀中求得突破。

自然,南云城的变故,很多的修魔者意识到了机遇,相信会有很多厉害的修魔者会去,这样的话就能碰到厉害的修魔者,那时就能尽兴战斗了。

除了九个城主派来的修魔者,还有两人,风头极盛,正是血骨双英。

一处山顶上,一位长发飘飘,身着黑袍的老者,眺望着南云城的方向,眼中有着一丝热切。

“南云城,三鼎门,城主让我来探听这里的情况,想来城主一定会来对付你们,你们也存活不了多久了。”老者轻轻说了一声。

原来,这位老者来自于中火城,是被城主汤炟派来监视南云城的。

突然,就在老者声落之时,远处空中出来了一片血团,瞬间就飘到了老者的面前,然后血团裹向老者。

“混蛋,居然敢偷袭我火邪,我就烧烬你的血元。”老者顿怒,大喊一声。

然后,就见老者立即双掌推出,一大团的蓝色火焰迎向了血团。这些蓝色火焰就是乾蓝真火,居然都有一人大小,可见这老者对真火的操控力了。

“火邪,你支持不了两招。”那血团避开火团,突然吐出一声。

那老者听到这个声音,整个身体都是一震,脸上显出了惊骇的表情,而心里立即就想到了要遁走。

那血团仿佛猜透了火邪的心思一样,突然变大,竟然将整个个山峰都笼罩住了,然后猛的一缩,就完全的包裹住了火邪。

火邪没想到血团的变化如此迅速,自己想瞬移离开都不行,而现在又被完全的包裹住了,只能拼命才能逃离走了。

“血烈,你别想轻易就能吞噬我。”火邪在血团里,大怒的喊道。

原来,这血团就是血骨双英之一的血烈变化出来的。

只见身处血团里的火邪,全身都冒出了乾蓝真火,然后就往一个方向冲去,想要将前面的血团焚去,然后遁走。

可是,那血团反应非常的快速,竟然就随着火邪在不停的变动,就是不让火邪碰到血团。血烈就是想用这个方法,完全的耗光火邪的真元,那时就能将火邪完全的吞噬炼化了。

火邪愤怒,如果这样子持续下去,自己想要一直维持乾蓝真火,真元也支持不了。而且血团完全隔离了灵气,火邪想要补充真元也不可能,最后的结局就是死亡。

“血烈,你既然如此凶残,那我就跟你拼了,要死一起死。”火邪突然熄灭了全身的真火,大怒一声。

原来,这火邪准备自爆了。

可是,就在火邪真火消失的瞬间,那血团立即缩合,附于火邪体表,然后全部渗进了火邪的体内。

“啊!”

火邪哪里还来得及自爆,瞬间体内所有的精血都被吸干了,然后肉身和元婴也被血团炼化干净了。

山峰上,一个充满着血煞气的男子出现了,正是血烈。

“哎,真是没有意思,连火邪都没有坚持几下,这百魔山区还有人能抵挡我吗?”血烈舔下嘴唇,得意的说道。

……

而在另一处山峰,血骨双英之一的骨寒,突然出现了。

而在山下,正有一位元婴后期的修魔者在那里休息着。此人貌已中年,宽额浓眉,一看就像是一个顶尖高手的模样。

骨寒轻笑一声,立即来到了那中年人的前面。

“我是骨寒!”骨寒落下,轻松的说了声,也不急着立即出手。

那中年人站了起来,闻声微微一惊,立即镇定下来,笑道:“骨寒,我是北骨城城主墨折的手下,墨递。”

骨寒见这中年人搬出墨折来压自己,轻蔑一笑,随即就拿出了一根黑棍,直接敲向了墨递。

“你!”墨递愤怒,也立即拿出了一把骨剑,迎接起来。

“你接不了我一招!”骨寒感应了一下墨递的真元气息,突然来了这样一句。

然后,骨寒真元狂输,那黑棍就猛烈的膨胀起来,化成了一根千米长棍,然后棍子斜扫。在空中看去,这黑棍仿佛形成了一个漏斗似的。

那墨递也将真元输入骨剑中,化出了一具百米高大的黑骨猿,迎接着黑棍。

忽!

黑棍就像轻风扫落叶一样,将骨猿打碎,立即也将墨递猛击一下,将墨递直接打晕了过去。

骨寒轻哼一声,立即飞到了墨递身边,然后双手按在墨递身上,真元逆转,就把墨递整个人炼化了,一点血渣都没有留下。

……

南云城外,风云激荡的时刻,寸界球内,正在炼化元婴的曲毅,突然眼睛睁开了。

“师姐,五元,器神,我成功了,我已经是元婴中期的修士了。”

曲毅开心的喊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