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7章 双英狙杀

第三集 三鼎门 第二十七章 双英狙杀

曲毅突破到了元婴中期,很兴奋的就冲口喊出来了。

白曼、五元、器神立即飞到了曲毅的身边。

“曲毅,你又突破了,真的好快。”白曼高兴的挽着曲毅的手臂,大眼中都要笑出泪来。

“呜呜,曲毅,恭喜你。”五元四只马蹄蹦跳,喜悦的说道。

只有器神,一个小婴儿的模样,却装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淡淡的看着曲毅。

“器神,你为什么不祝贺曲毅?”白曼看不下去了,立即就瞪着器神。

“有什么可高兴的,不就是一个元婴中期嘛。”器神翻翻眼,不屑的说道。

这一下,曲毅可就不干了,立即飞过去,就想将器神抱住,好好的**他。

自然,曲毅又落空了。

器神的婴儿身体太神奇了,没有能量波动,但却是瞬间出来,瞬间消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器神自己又不肯告诉别人,自然这个迷团就困扰了曲毅很久。

“曲毅,既然你已经突破到了元婴中期,我想你也可以修炼《五气三花》中的攻击法术了。不然,老是用那几个软木十式,云剑八式,威力也发挥不出最强的效果来。”器神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笑道。

《五气三花》中,除了五种最基本的功法,还有相应的法术,身法。这个曲毅倒是知道的,但因为以前曲毅真元不够,就算修炼了,也发挥不出威力来,而且曲毅时间都用来扫描阵法了,自然也就没有修炼了。

不过,现在曲毅有时间了,而且也突破到了元婴中期,倒是能够学习一些法术了。

片刻间,曲毅就把法术印进了曲毅的灵魂中。曲毅灵识扫过,也就知道了这些法术的修炼方法。

金系攻击法术:灭杀、肃杀、绝杀。

木系攻击法术:枯干、萎靡、死亡。

水系攻击法术:寒冷、冰原、寂静。

火系攻击法术:爆烈、火海、薪尽。

土系攻击法术:崩解、陷裂、天压。

这是《五气三花》中,记录的五种功法相应的攻击法术,每系都有三式。当然,施展这三式需要的能量就完全不同了,能量需求是越来越多。

像金系攻击法术,灭杀这一式,元婴期就能使用,而肃杀这一式,则要出窍期时才能使用,至于绝杀这一式,则要到合体期才能使用。

曲毅扫过,心里也有了数了,然后决定下来,先练成灭杀吧。

……

南云城外,百魔山区各个地方的修魔者,过来了一批。

每天,在不同的山峰上,都有修魔者之间在尽情的厮杀、拼斗。自然这种情况,也吓阻了许多实力低弱的修魔者。

元婴后期的修魔者,滞留的人越来越少了。

除了九个城主派来的修魔者,还有十几位实力强悍的修魔者,就天天潜伏在各个地方,等待着三鼎门的人离开南云城,然后就能够狙杀了。

在这二十几位修魔者中,实力最强的两位,就是血骨双英了。

此时,血骨双英就在一个山峰上汇合了。两人在南云城附近,大杀了一场,炼化了很多的修魔者,自感真元是雄厚了一分,但境界依然没有突破,还是很遗憾的。

“骨寒,你怎么也没有突破到出窍初期呢?”血烈凝视着骨寒。

血烈可是知道的,这骨寒修炼的乃是《化髓功》,直接炼化修士的身体,将那些精髓都炼化入自己的体内,提炼着自己的肉身。因而,只要骨寒炼化足够多的修士肉身,突破起来要比自己容易许多。

骨寒吐口气,淡笑道:“肉身强,也需要强韧的意志。我想,只要在这南云城,血杀一场,我就能突破最后一层桎梏,踏入出窍初期。”

血烈点下头,眼睛转动,笑道:“骨寒,我看这南云城周围,也没有多少修魔者逗留了,我们要不要去将那几个城主的心腹杀了呢?”

骨寒一下子就理解了血烈的用意,一是干掉这些人,可以增加自己的真元,二是可以引来九城城主,那时就可以跟这些城主一战,希望可以战斗中突破。

“好,我们就帮一上这个三鼎门吧,哈哈。”骨寒大笑。

血烈眼睛刹那血红,环视四周,嘴角带着一抹残笑。

……

某处山谷,一位身着白衣的青年,相貌极俊,坐在山谷中央,而整个山谷却是一片寂静,好像任何物体都不敢打扰他的静修。唯有一把白玉质地的长剑,立在青年的身边,丝毫不惧青年的寒意。

这位青年,乃是中离城城主时冰的儿子,时寒。天资极佳,早就突破到了元婴后期,现在也达到了后期大圆满,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迈入出窍初期的行列。

时寒此次过来,也是听说了南云城的变动,然后主动向父亲请求,来到了这里。

这也一个多月了,时寒在附近的山区,也杀了大量的修魔者,获得了许多的物品。不过,时寒本来想用这种连续的袭杀,从而突破最后一丝阻碍达到出窍初期,但却没有达到,还是有一些不满的。

忽然,远处的空中,有两道强烈的杀气飞了过来。

青年猛的睁开眼睛,看向远方,嘴角有一丝冷笑,然后出声道:“血骨双英,你们想跟我来一场吗?那就来吧。”

时寒主动挑起了战斗!

“呵呵,时寒,原来是你。你也是元婴后期的修魔者中,数一数二的强手了。既然你要挑战我们两个,那好,我们就跟你决斗,不死不休。”血烈直接回声了。

一会儿,血烈和骨寒来到了时寒的面前。

忽!

静立在时寒身边的白玉剑,突然来到了时寒的手上,铮铮微响。

血烈和骨寒非常默契,立即就各自拿出了自己法宝,一个是幻血珠,一个是荡天棍。

时寒微笑一下,立即就振动白玉剑,刺向了血烈。时寒也是知道的,这血烈的幻血珠能够让他形成一个血团,只要被这血团包裹住了,那接下来的战斗,就非常难打了。自然,时寒首先就要杀了血烈。

白玉剑所指,一道冰剑瞬出,带着一种可以吞噬空间的寒气,杀向了血烈。

“有意思!”血烈轻笑。

血烈没有正面迎接,因为它的血精真元发出的法术,肯定都会被这浓烈的寒气冻住,根本就挡不下来,所以不想浪费真元,直接飞退了。

骨寒见状,立即就真元输入荡天棍中,催出来一根百米长棍,然后砸向了时寒。

“你居然想用棍子砸我,无知啊。”时寒冷语一句。

瞬间,时寒横飞出去,而手上的白玉剑已经挥了出来。九道巨大的冰锥,形成九宫格形状,同时射向了骨寒。

“想用冰锥刺死我啊,呵呵,我修炼的就是炼体术。”骨寒淡笑。

只见骨寒身体突然膨胀起来,变成了一个二十米的庞大身躯,然后就见两手猛拍,就把九道冰锥拍碎了。

“哈哈,时寒,你已经攻击两回了,也该轮到我们来攻打你了吧。”突然,飞走的血烈回来了。

空中,一面十米大小的血团,突然罩向了时寒,想要将时寒完全的包裹住。

“哼,你的血精真元,完全被我克制,你居然还敢攻击我。”时寒不屑的说道。

然后,就见时寒挥动白玉剑,发出了两块圆形冰块,冰块上都是极阴寒气,估计边乾蓝真火都能冻灭。这冰块极快的飞向了血团。

瞬间,血团消失,只见血烈手上拿着一颗血色珠子瞬移走了。

而此时,骨寒立即又挥动了百米长棍,又狠狠的砸向了时寒。这一棍,绝对有摧山之威,依时寒的肉身,肯定是挡不住的。

“骨寒,你猛,我不跟你硬拼。还有血烈,你们两个如果分开,我一定能解决了你们两个,不过现在你们一起,我是很难对付你们了。算了,我走了。”时寒突然喊了声。

原来,这时寒也发现了,这血骨双英果然是一对绝佳的搭档,自己实力再强,天资再高,但一人还是难敌双手。

时寒,躲开了荡天棍,就想瞬移离开。

“时寒,你想离开,我可没有答应。”突然,血烈又出声了。

但见,一枚血珠突然窜到了时寒身边,立即形成了一团血团,也将措手不及的时寒包裹住了。

“骨寒,你来帮我。”血团刚包裹住时寒,血烈就喊出了一声。

“好!”骨寒知道血烈想以一人的真元困住时寒,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时寒的真元寒气就能让所有的血团冻住。

不过,骨寒如果将自己体内的真元输给血烈,两人的真元混合,却是可以抗拒时寒的真元寒气的,那时就能完全的困死时寒。

果然,开始还有些轻松的时寒,催动水行真元发出冰寒之气时,却发现寒气竟然没有完全冻住血团,那血团还在流动,一会儿就把自己的寒气化解了。

“不,不可能的。对了,是骨寒,他把真元输给了血烈。”时寒在血团里,终于想明白了。

此时,时寒当然也知道自己脱不了困了。

“血烈,骨寒,你们不要逼我,不然我就自爆,我们三个一起死。”时寒临危之际,发出了威胁。

可是,那血团突然缩小,居然变成了万根血刺,然后扎进了时寒的身体里,让时寒根本来不及催动真元自爆了。

“啊……”

时寒身体瞬间就化成了道道血液,然后就消失了。

血烈又恢复了身体的模样,笑了笑:“居然让我舍弃了十年寿元,发动这幻血珠的终极法术,万血刺。”

骨寒淡笑,说道:“十年寿元算得了什么,我们接下去,要杀的那几个,根本就抵挡不了我们,你的寿元也一下子补回来了。”

哈哈哈!

血骨双英放肆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