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28章 你们太弱了

第二十八章 你们太弱了

血骨双英联手杀死时寒,然后再次扑向其它几个城主派来的修魔者。

在这几个修魔者中,没有一个修魔者的真元能阻止血烈的攻击,时寒还能用寒气阻挡血团的攻击,但这几个修魔者,修炼血系功法、修炼肉身、修炼风系功法,都不能够阻挡住血烈的血团攻击。

无疑,血骨双英很容易就清除了南云城外所有的修魔者。

现在,血骨双英就等着三鼎门的修魔者离开南云城,然后全部清除,逐步将三鼎门根除了。

听风居内,魏言把血骨双英的情况跟曲毅说了。

“呵呵,这血骨双英,果然跟我有缘啊,现在又要碰到我了。”曲毅乐道,眼中却有些淡漠。

曲毅现在已经是元婴中期了,自信利用玉剑能够杀死出窍初期了,自然对于元婴后期的血骨双英,已经没有什么重视的了。

不过,面对血骨双英的凶残,曲毅倒是很想亲自去收拾他们。

魏言在一边,看着曲毅那轻松的神色,明白曲毅很有把握除掉血骨双英,也就不多话了。

瞬间,曲毅离开了听风居。

下一刻,曲毅来到了南云城百里外的一个峰顶上,散发了自己的真元波动。

血骨双英正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山谷中,立即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金行真元波动,知道了曲毅的位置。

“呵呵,骨寒,真没想到啊,居然还有一个元婴中期的家伙漏网了。”血烈微微的笑着。

“是啊,杀了这么多元婴后期的家伙,倒是让一个元婴中期的家伙漏了。不过,他的命也算是完了。”骨寒淡淡的说道。

忽然,血骨双英瞬移走了,立即就来到了曲毅的面前。

“小子,是你!”血骨双英刚停下来,就认出了曲毅。

虽然此时曲毅的真元波动跟接魔岛时完全不同了,但两人可是都记住了曲毅的面貌,自然很容易就认出来了。

“呵呵,血骨双英!”曲毅淡笑一下,突然两眼直瞪,锐利的说道:“你们的性命,今天就算到头了。”

血骨双英一听,哈哈大笑,两人也是瞬间冷冷的盯着曲毅。以血骨双英的威名,居然让曲毅这个元婴中期的人物判死,那是不能容忍的。

“小子,你已经逃过一回了,这一次,你的命就交给我们了。”血烈凶恶的喊道。

话落,血烈就化作一团血团,直接刮向了曲毅。

曲毅闪身就走,以他现在元婴中期的修为,施展了金系速度秘技‘万里寸金’,速度可比出窍初期,哪里是血团能够追得上的。

忽!

血团一变,血烈又现出了身体,淡笑的看着远方的曲毅。

“原来,你小子的那股傲气,原来是仗着速度啊。不错,速度是快,我都赶不上。不过,我倒要看看你的真元能支持你多久。”血烈淡淡的说道。

曲毅在远处笑道:“血烈,你知道又怎么样,你骂了你,我鄙视你,你能捉到我吗?我现在就走。”

说完,曲毅再次飞起,向远方逃去。

血烈紧下眉头,立即又催动幻血珠,化作一条血剑,直接飙起了速度,居然不下于曲毅,凶意彰彰的追了过去。

曲毅和血烈,居然就直接比拼起了速度,在百魔山区上空,极速的穿过。

而骨寒,就完全的落了下风,他修炼的肉身,速度并不凸出,坚持了一阵,干脆就没有去追了,让血烈一个人追杀曲毅。

曲毅飞逃的过程中,通过器神,也知道了骨寒没有跟上了,心里大乐。这就是曲毅的计划,如果同时对付血骨双英,很可能拿出玉剑时,杀了一个就会让另一个逃走,那时玉剑的消息就真的暴露了。

自然,曲毅就想引诱血烈一个人追杀自己,等脱离了骨寒的灵识感应范围,那时才来一剑杀了血烈。

两条流影,在空中飞着。

飞出了四千里左右,曲毅突然停了下来,淡笑的看着后面的血剑。

血剑一变,又恢复了血烈的模样,杀意腾腾。

“小子,真元不多了吧,这一次,我一定要将你变成一个血球,一生一世供我嬉乐。”血烈冷冷的说了声。

曲毅大笑,轻蔑的看着血烈,说道:“血烈,你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以为有厉害的法宝,就想随意杀了我吗?今天,你一定死在我的手上。”

血烈竖眉,立即就化作了一个血团,飞速飘到了曲毅的面前,然后变大就势包裹住了曲毅。

曲毅却是浑然不惧,任由血团包裹住了自己,居然都不想逃走。

而在血团想要缩小时,曲毅突然浑身散发出了乾蓝真火,将血团立即吓得又恢复原来的大小。在曲毅元婴初期时,乾蓝真火的强度就相当于元婴后期的修士了,而现在到了元婴中期,乾蓝真火的强度,也快接近于出窍中期了。自然,血烈以元婴后期的修为,这团血团还是不敢触碰到一丝乾蓝真火的。

“呵呵,小子,你一个元婴中期,居然就有这样厉害的乾蓝真火,不简单啊。不过,你能有多少真元支撑下去,我就耗光你的真元,再来炼化成。”血烈的声音寒冷的说了出来。

曲毅呵呵一笑,也不回话,而体内心脏、肾脏、肝脏、脾脏、丹田内的元婴,将真元不停的转化成了金行真元,维持着乾蓝真火。

时间,一个时辰过去了。

血烈维持的血团已经薄了一层,但血团内曲毅的乾蓝真火却不见微弱一丝,让血烈非常的难以相信,这曲毅的真元怎么会这么雄厚。

“小子,真元是不少,居然还能支撑下来。好吧,我就服用血芫精,把我的真元补充回来,再跟你拼消耗。”血烈怒声喊道。

显然,血烈没想到为了消灭曲毅,居然还要损耗自己珍藏的血芫精,很是不甘。

而就在这个时候,曲毅突然抓起了五颗元婴中期的元婴,全部吞进了体内,立即转化成了金行真元。然后,曲毅手中也多了一把玉剑。

“你……”血烈感应到曲毅的真元突然全部恢复,很是惊讶。

而下一刻,曲毅挥出了玉剑,一道手掌宽的半月形流光出现,直接斩到了血团上面。

“不……”血烈惨叫声起,然后整个血团化成了一片血雾,而血烈恢复了人形模样,但额头上却有一道深深的剑痕,气息非常微弱。

维持了一阵血团,现在又被流光击伤,血烈哪还有真元剩下呢。

曲毅再次挥动玉剑,直接就将血烈切成了粉碎,这才将玉剑收回了体内。

一颗血色珠子和一个手镯从空中落下,曲毅手掌一挥,就把珠子和手镯摄到了掌心。

“不错,幻血珠,储物手镯,血烈的珍藏都归我了。”曲毅微笑一下,然后又闪身走了。

……

骨寒就坐在一个峰顶上,还在等着血烈的归来。

远处,一个元婴初期的家伙飞了过来,而浑身散发着火行真元的波动。

“这又是谁?一个元婴中期的家伙,你既然碰到我了,那就只好将你留下了。”骨寒冷笑的说道。

而在空中,这个散发着火行真元波动的人,正是曲毅变的。曲毅为了不让骨寒意识到血烈已死,从而让他见机逃走,只好变了面容,也把金行真元换作了火行真元,然后原路返回,去打杀了骨寒。

忽然,一根千米之长的黑棍冲天而起,强横的敲向了曲毅。

曲毅忽然闪身不见,而下一刻已经来到了曲毅身前,而手中的一把火鳞刀砍向了骨寒。

上百米的火焰大刀催发出来,劈到骨寒身上,居然只是留下了一条黑色痕迹,却没有给骨寒造成惨烈的伤害,也可见骨寒肉身的强悍了。

“你,你是谁?”骨寒感觉到一丝不安,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元婴中期的家伙速度这么快,而且还能伤害到自己。

曲毅也不回话,立即拿着下品宝器火鳞刀,继续闪电一般的劈砍着骨寒。

骨寒缩短了长棍,变成了百米之长,然后迅速的迎挡着火焰大刀。

曲毅的速度太快了,空中只见一朵火云飘忽不定,时而就发出一个火焰大刀,劈向骨寒。骨寒挡得极为辛苦,心里也慢慢感应到了一丝危险。

“你是谁?你一个元婴中期的家伙,真元怎么会如此浑厚?”骨寒抵挡了一阵,愤怒的喊道。

此时,曲毅终于恢复了本来面貌,笑呵呵的停在空中。

“啊,是你,你怎么还有火行真元?血烈呢,他在哪?”骨寒惊慌的喊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曲毅收起了火鳞刀,拿出了玉剑,笑道:“骨寒,你们血骨双英,以为在百魔山区可以横行无忌是吧。其实,你们太弱了。”

话落,曲毅就挥出了玉剑,一道手掌宽的流光飙到了骨寒身上。

骨寒那坚硬无比的肉身,却是完全抵挡不了流光的锋利,直接没入了身体,然后就见骨寒的身体完全的萎缩起来。

曲毅微笑,飞到了骨寒的身旁,捡起了一根黑棍,笑道:“血骨双英,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