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3章 曲寒心

第一集 仙云宗 第三章 曲寒心

曲毅等人在寸界球内,一直修炼了十年之际,在天桦星,情无归终于结束了外面的历练,去到了天罚山脉。

此时,情无归已经从出窍初期,一路杀过去,将天桦大6西边的修仙门派出窍期高手尽数打杀,此时已经达到了出窍后期的修为。

出窍后期的情无归,一身无回杀意,已经修炼到了一种玄奥的程度。

一剑无回,撕心裂魄,魂绝轮回。

现在的情无归带着慕涵回到了天罚山脉,那二十多头分神期的妖兽,都有些不敢正视,好像看一眼情无归自己的灵魂就要分裂破碎了似的。

此时,天音虫、冰血蚁、三尾龙这三头天罚山脉的妖兽头领,就毕恭毕敬的站在情无归面前。

情无归多年的杀戮,此时身上竟然浑身散着杀气,冷眼扫了下三头妖兽,问道:“无趣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过吗?”

原来,情无归在天桦大6历练之后,现没有了对手,于是就想到了曲毅,想去跟曲毅汇合了。而曲毅居然都没有用传讯牌传递消息过来,情无归生怕有异,因此就来到了天罚山脉询问情况。

“无情道友,主人确实没有给我们任何消息,但我们都可以肯定,我们灵魂中的灵魂枷锁没有消失,因此主人肯定没有出事。”三尾龙忐忑的说道。

情无归这么一听,心里倒是放松了些,灵魂枷锁没有消失,就表示器神没有死亡,也可以推定曲毅没有死亡。

“看来,曲毅是在一个特殊的地方啊。”情无归脑中闪念。

天音虫看着情无归平静思考的样子,小声的说道:“无情道友,要不你就在天罚山脉住下,要是主人回来了,我们立即通知你。”

情无归面色冷峻,生硬的微笑道:“不用了,既然无趣没有死亡,我就放心了。这样吧,无趣留下的一块传讯牌在三尾龙身上吧。三尾龙,你就在我的传讯牌中,留下一个灵识印记,如果无趣回到天桦星了,你立即传讯给我。”

曲毅因为控制了很多人,后来又炼制了许多的传讯牌,每个星球,至少有一个手下得到一块传讯牌,这样的话,曲毅能够在远方遥控各地的情况。

三尾龙立即就在情无归的传讯片中,留下了自己的灵识印记。

“好了,天桦星,就交给你们了,我要去其它星球,继续历练了。”情无归收好传讯牌,立即拉起慕涵,飞走了。

三尾龙看到情无归走了,口中有些佩服的说道:“这个无情,突破的这么快啊,从出窍初期到出窍后期,这才几年时间啊。我看他身上的气息,很可能就要突破到分神初期了吧。”

天音虫和冰血蚁认同的点了下头。

……

此时,曲毅依然在寸界球内,静坐在湖边,全心扫描着二元道。

从器神传授二元道开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曲毅一直坐在湖边,灵识全部用来扫描阵法。

其他人,在寸界球中也跟曲毅一样,自找一地,然后也闭关修炼起来。

唯一的一次大动静,那就是白曼十年怀孕后,终于要分娩了。

别人是十月怀胎,白曼这位元婴期修士,十年怀胎,这才分娩。

五元、金麒麟、幻舞蝶、厉衡、良去、铄百、银面啸天犬、蓝龙这些人物,全部从闭关中醒了过来,聚集到了听风居。当然,能够进入白曼房内的就只有幻舞蝶了。

整个分娩过程,竟然都没有人去通知曲毅。

反正在白曼身痛呼喊了一声后,然后就一直处于分娩的状态,这些人都焦急的围在听风居外面,担心着白曼的情况,居然都很神奇的没有想到要去通知曲毅。

而白曼产下一个男孩后,这些人都意识到了,应该要在白曼分娩的时候,要去通知曲毅的。但是,现在婴儿都出来了,这些人却一个个都不敢去告诉曲毅了,害怕被曲毅怒斥。

白曼也因为曲毅在自己分娩的过程中都不出现,很是伤心,怒气心生,也不去告诉自己已经产下了一个孩子。

于是,曲毅在这十几年中,完全不知自己已经当爹了。

突然,静坐在湖边的曲毅,双眼打开,狂喜的喊道:“器神,二元道,我已经扫描完了三成,灵魂境界,达到分神初期了。”

声落,器神就出现在湖边了。

“曲毅,很好,很好啊。”器神咯咯怪笑的说道。

随即,五元、金麒麟、幻舞蝶、厉衡、良去、铄百、银面啸天犬、蓝龙这些人都出来了,一个个都怪笑着。

曲毅愣了下,这些人都怎么了,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

哦,对了,师姐怎么没有过来呢?

当曲毅脑中闪过这一道念头时,白曼就出现了,而且身边还有一位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青年男孩。

白曼和那青年一声不吭。

“师姐,你真漂亮。”曲毅看白曼的脸色不对,试探性的说道。

“寒心,跟你父亲打个招呼。”白曼都不看曲毅一眼,偏头对身边的男孩说道。

父亲?曲毅惊呆了!

“父亲!”男孩很平静的说道,一点激动的表情都没有,好像曲毅就是一个陌生人似的。

曲毅持续惊呆中。

“好了,寒心,打过招呼了,我们回听风居,继续练功去。”白曼拉起男孩的手,立即飞走了。

曲毅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修炼,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白曼挺着大肚子,也肯定在这段时间内分娩了,那这个青年就是自己的孩子了。

啊!

曲毅惊天一吼。

妻子生孩子,自己没有陪在身边,婴儿长大成人,自己完全没有照顾,这个父亲的职责,一点都没有尽到啊。

寒心?

曲毅突然想到白曼喊出孩子的名字,这不是很真实的表明了她的心思吗?难道已经对自己寒心了?

一连串的念想,曲毅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看着周围这十几个不怀好意怪笑的人,曲毅也来不及去报复了,立即飞向听风居。

听风居中,白曼正在指导曲寒心修炼着。

此时,曲寒心已经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了,这也只能说曲寒心的身体属性太好了,毕竟是出窍后期的曲毅和元婴后期的白曼以自己的精血,造就出来的人物,天资极佳,修炼的度也就很快了。

而且,曲寒心的体质,也很特别,丹田内居然有五颗金丹,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金丹。这一点不同于曲毅的金丹分处五脏内,但已经说明了他也能同修五系功法的极好体质了。

“寒心,五剑齐飞!”白曼冷冷的喊道。

但见曲寒心手指一点,就有五道真气在前面出,而且还是金色、青色、蓝色、红色、黄色五种真气剑,一起射向前方。

曲毅已经来到了听风居上,此时却没有飞下去了,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的儿子,越看越是喜欢,这儿子被白曼一个人教管着,看来非常的沉稳啊,修炼也是勤奋的很。

“师姐,我来了。”曲毅突然落到了白曼身边,嘻笑着。

曲寒心见这个父亲外貌跟自己一般年轻,性格却是时刻欢笑,很没稳重的样子,大感不适,立即就飞走了。

白曼也想飞走,却被曲毅拉住了。

曲毅见儿子飞走,想想还不急着去跟儿子培养感情,现在的局面还是要先把白曼的心意拉回来才行。

“师姐,分娩的那天,身体痛啊?”曲毅微笑的看着白曼。

“身体不痛,心痛!”白曼脸上如覆了一层冰似的。

曲毅立即不说话了,围着白曼转了一圈又一圈,将白曼整个人看得身热心燎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师姐,我真是后悔啊,但是有什么用呢,儿子都已经出来了。为了表示我的忏悔之心,我决定去湖边静坐,忏悔一百年,只求师姐的原谅。”曲毅懊恼的摇着头。

然后,曲毅就要屈腿想要飞走了。

白曼顿时就急了,立即拉住曲毅,哭道:“你就是会欺负我,我生下寒心的那天,你没有陪我,我生气都不准吗?我不就是等着你好好的恳求我,好好的安慰我,你还要再去修炼,难道想气死我啊。”

曲毅一把抱住白曼,冲入了房间,然后两人和衣躺在了**,紧紧拥抱着。

“好了,师姐,这十几年,你受了什么委屈,都说给我听吧。你想怎么骂我,都可以,只要你能开心就好。”曲毅轻轻说道。

白曼被曲毅抱住,再次闻到曲毅身上那股让她沉迷的男人味,多年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半了。然后,白曼却一句不说,只是闷想,然后想到气愤处,给了曲毅胸口几拳,又将一身的怨气消完了。

“师姐,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子的名字叫做寒心,我认为不好,能不能改个名字啊?”曲毅见白曼宁静的贴在自己的怀里,突然说道。

“不行,我原谅你了,但要给你一个永远的记忆,让你下一次再也不能对我漠不关心了。”白曼反射性的就大喊了一声。

曲毅无语,看来自己以后要做很多事,才能挽回自己在白曼心中的形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