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4章 破灭杀意

第五集 六合刀 第四章 破灭杀意

寸界球内,曲毅又一直盘坐在湖边,一动不动。

从上次曲毅扫描完三成的二元道后,灵魂境界突破到了分神初期,因为要安抚一下白曼,以及要跟儿子曲寒心谈心,曲毅不得不休息了十天,然后又坐到了湖边。

修真之人,在追求永生之道的路上,不会停歇的。

如此,又是三十年过去了。

在寸界球中,已经有人开始不耐烦了,在一个小小的活动空间里,一住就是五十年,而且脱离这个狭小的空间,还遥遥无期,几个暴躁分子,心里有话要说。

“五元哥,这日子真没法过了,你看,我这身帅气的金发,现在都沧桑的往下掉了。”金麒麟拿着敲山棒,一边挠着头发,一边苦声说道。

金麒麟和五元这两头妖兽因为不需要去提升灵魂境界,一个只需要吞食高级金系矿石,一个只需要吞食精血,因此两头妖兽就很悠闲,但闲了五十年,两妖兽就开始烦躁了。

“呜呜,你还沧桑,你也不看看,我身上的鹏翼,羽毛都掉光了,你再看我的龙眼,鱼尾纹都有几条了……”五元被金麒麟引出话来,立即就不停的诉苦了。

五元一段话,说了很久。银面啸天狼、蓝龙、两头龟蛟,闻声后,个个都跑到了五元身边,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述说着寸界球内的烦闷。

这帮妖兽,本来就是驰骋天地的主,修炼方式也都是畅游诸地,哪里能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闷坐呢。

其实,除了曲毅可以静坐扫描阵法,以及永远都是一个小婴儿模样的器神,寸界球内的人,个个都有些心躁了。

忽然,坐在湖边的曲毅,双眼睁开,大喊一声:“器神,二元道,我又扫描完三成了,灵魂境界,达到了分神中期。”

五元、金麒麟、银面啸天犬、蓝龙等妖兽,刚才还在诉苦,听到了曲毅的话,立即就飞了过去。

而器神,已经站在了曲毅的身边。

“很好,很好,那就接着扫描啊,反正寸界球还在潮汐之石上,依然在星空里穿梭着。”器神当众笑道。

一干妖兽,听到器神的话,顿时就火了。

“呜呜,器神,你不是说本领很强吗?怎么不能将寸界球带回星球上去呢?”五元抢先喊道。

“器神,我们还要在寸界球内住多久啊,这不见天日的日子,我感觉快要窒息了。”金麒麟当仁不让。

“器神,我们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回到星球上啊?你要是不给个具体的时间,我就元婴自爆给你看。”银面啸天犬大口咧开,相当愤怒的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突然聚集到了银面啸天犬的身上,真没想到它居然放出如此大的狠话。

元婴自爆,那就是自杀啊!

银面啸天犬顿时反应过来了,像五元和金麒麟这些妖兽,说这些话只是发发牢骚而已,自己却当真了,居然和器神抬杠上了。

“好啊,你自爆给我看啊。”器神呵呵微笑着。

一众人,顿时都笑着看向银面啸天犬。

银面啸天犬面色发白,一脸苦色,立即掩面飞走了,估计以后也没有胆量跟这里的所有人见面了。

曲毅这时才收住笑容,问道:“器神,这都快过去五十年了,寸界球还没靠近一个星球吗?”曲毅疑惑的问道。

器神小手一摊,耸肩道:“确实没有靠近一个星球,这潮汐之石好像故意不往星球上靠去,只在虚空中飞行。”

曲毅、五元、金麒麟等听到,一个个都有愁色了。

……

情无归离开天桦星后,和慕涵一起,去了其它的星球。

因为情无归修炼的《修罗魔典》很特殊,以战悟道,能够从战斗中将别人对能量的领悟‘窃取’过来,变成自己对能量的领悟。因此,情无归去往各个星球,就得不停的战斗。

在流枫星,情无归一年时间,挑战了十个修魔门派,将十派掌教全部打败,声名大躁之时,突然离去。

在雨露星,情无归两年时间内,约战了整个星球上的三十个门派,将所有的掌教全部打败,在众人折服的目光中,离开了雨露星。

在多岛星,这是一个百盗盘踞的星球,强盗横行的天下。情无归来了,一路杀去,竟然将百个强盗大本营完全剿灭。此时,情无归的名声,开始在修真界传开了。在一些大门派和大家族寻找情无归时,情无归又立即消失了。

而此时,情无归来到了泽风星。

在一个叫做虎阳山脉的地方,山脉里鲜有人迹,只有一些元婴期以下实力的妖兽在里面生活。

情无归和慕涵,来到了虎阳山脉里的一座高山上,平静的俯瞰着周围的美景。

忽然,远方空中飞来了一个人影。瞬间,一位身穿淡金武服的男子过来了,稳稳的落到了情无归的对面。

“你是无情?对吧。”那位男子直接问道。

情无归闯荡的时候,一直以无情这个名字称呼自己,因此修真界传扬开后,都是以无情代指情无归了。

“是的。”情无归感应了一下这位男子,平静的问道。

这位男子,分神初期的修为,修炼的金系功法,境界虽然比出窍后期的情无归高,但情无归毫无惧意。

“很好,我是太元门护门执法队的人,我们一队人,正在寻找你,没想到我李真先找到你了。无情,你在几个星球内的行动,损害了我们太元门的利益,因此我要擒拿你。”金服男子淡淡的说道。

修真界十大门派,每个门派都有一支执法队,专门清除破坏修真界的暴徒。

“哦,那你来抓我吧。”情无归已经拿出了黑剑,而慕涵立即飞退了很远。

李真拿出了一把金色长剑,突然飞身,剑身振荡,三道金色的真元剑气射向情无归。

情无归轻松退一步,而黑剑随意的划了一个圈,就将三道剑气找散了。随即,情无归就趋身向前,反刺李真而去。

此时,情无归在几个星球上锻炼自己的无回杀意,已经做到了剑随心意,意动剑至,杀意如灵附于剑气之上,令人胆颤心寒。

李真感应到情无归的剑气,不但是诡异的黑色,而且上面还有一种杀破心胆的杀意,心中一惊,立即飞退。

“无情,你在几个星球上能够名声大起,果然有些本事。看来,我要使出我的绝招,才能制服你了。”李真严肃的说道。

话完,李真突然拿着金剑,虚空连挥,大喝一声:“剑中有剑!”

便见十道剑气同时飞向了情无归,而李真的身体也仿佛一道剑气,同时飞来。

情无归黑剑再划一个圆圈,就将十道剑气挥散开了,但是却被李真手上的金剑刺中了肩膀。

原来,剑中有剑,最重要的杀招就是李真自己手中的这把剑,那十道剑气只是虚招。要不是情无归反应及时,已经应声而亡了。

“剑环连击!”李真不给情无归休息的时间,再次喊出一声。

金剑快速的振动,看似金剑只是一挥一样,其实已经在这水平挥动的过程中,金剑在快速的振动着。

一串串的圆环剑气,同时打向情无归,而李真本人再次随飞而去。

情无归冷冷一笑,黑剑快速的在空中点动,仿佛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已经连点了一万次。随即,就见无数的黑色剑气同时飞出,将圆环都给打散了。

而李真却又持着金剑,在情无归身上再次刺了一剑。

情无归闪躲不及,发现自己居然又被李真的虚招骗过,又被刺中了,心中已然形成的修罗之心轮廓,竟然在缓缓的凝实,大有结成真正的修罗之心似的。

“你的实力,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啊。很好,再接我一招剑雨密集!”李真微笑的说道。

同时,李真的金剑浮在身前,而李真自己双掌在空中连击,一排排的仿佛金剑一样的剑气同时飞起,数量不下一千把,一起射向了情无归。

情无归这几年,一直在强练着自己的无回杀意,此时发现这千把金剑同时飞来,把把都有分神初期的威力,心中一惊,立即决定也使出自己领悟的最强一招。

“千剑无回!”

只见,情无归手持黑剑,再次在空中快速的点击,每一次点击,就有一道黑色真元透出,然后整个空中形成了一面遮天似的黑网,同时罩向了飞来的千把金剑。

此时,千把金剑突然聚合,同时攻击黑网中的一处,轰然而破,而最后飞出了一把金剑,命中了情无归的小腹。

这最后的一把金剑,正是李真本人的法宝,在刺中情无归后,立即飞回到了李真手上。

情无归连中三剑,身体里真元流失许多,血洞止住后,整个人看起来虚弱了许多。

但是,此时情无归的眼中,却突然闪烁了一道骇人的精芒。

“破灭,不破不灭,李真,我这些年大量的战斗,让我模糊的领悟到了一种杀意,刚才你的三剑,终于让我完全领悟到了,破灭杀意。”

情无归突然狂笑起来。

李真内心一震,心生不详之感。

忽然,情无归仿佛空中跳跃似的,话落之际,人已经跳到了李真面前,而手中的黑剑刺入了李真的身体内,黑色真元全部透进了李真体内,扼杀李真的反击之能。

李真身上被刺中,顿时就感应到灵魂中有一股破坏和灭绝的杀气,自己居然提不起反抗之心。

一会,李真不甘的眼神中,轰然倒地。

慕涵立即飞到山峰上,接住了虚弱的情无归,然后抛出了一张穿空符,带着刚刚突破的情无归离开了。

远方,又有一位同样穿着淡金武服的男子飞了过来,发现了李真的尸体,迅速在周围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之人,这才不甘的带着李真的尸体,迅速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