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50章 门派之战

第五十章 门派之战

地底突然震荡,混沌能量消失,随之被混沌能量锁定住的九派长老们,全部暴露了出来。

而且,这九十九位长老,因为曲毅在凝缩混沌晶时,全部拉到了一起,现在全部露出来后,现自己的身边,都是其它门派的长老。

于是,袭击瞬间暴。

“啊!”

数声痛叫,就见太元门的良奎手上的细剑已经痛杀了苍阳谷的一位长老,蓝阳宫的融祝杀了百兽峰的一头风火兽,青云宗的翠杖杀了九宫岛的一头翻海鲸,应天派的坦宇杀了衔月崖的一头冰蝠龙。

也几乎同时,碧炎峰的炎灼、苍阳谷的厉忠、百兽峰的啸风兽、衔月崖的金眼电雕、九宫岛的镇海蛟,刚从气泡里出来,也立即对着身边的人出手了,一击一个,痛杀起来。

现场,顿时就是喧声四起,血液扬飞,法术如雨。

几个呼吸间,就见六十几个长老丢掉了性命,只因整个现场攻击骤起,从一开始就是空间动荡,真元乱飞,没有一个人敢瞬移离开,只能以自己的实力防御攻击,于是挤在一块九十九位长老,尾顾不及,只能落个性命丢飞了。

现场,又平静了下来。

九派之人,各自站成了一堆。

太元门,只剩下良奎、良安、良祥等五个长老,其它长老居然全部死了。

青云宗,只剩下翠杖总队长,还有三个长老。

蓝阳宫,只剩下融祝,以及另三位长老。

应天派,只剩下总队长坦宇,还有两位长老。

碧炎峰,只剩下总队长炎灼,还有其他的两位长老。

苍阳谷,只剩下了总队长厉忠。

百兽峰,剩下了总队长啸风兽,一头风火兽,两头土鳞豹,两头踏云虎。

衔月崖,剩下了总队长金眼电雕,两头破天猿,一头冰蝠龙,一头金犀鹰。

九宫岛,剩下了总队长镇海蛟,一条玄天蛇,一头翻海鲸,一头裹天兽。

突然生的变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一切的变化,都不在九大门派的长老们掌握中。但是,现在惨事已,所有门派都有死伤,剩下来的长老手中也都沾了血迹,也就得罪了其它门派的人。

“良奎,你杀了我弟弟,我与你不共戴天!”

“青云宗,你们杀了我们九宫岛三位长老,你们别想离开天火星区。”

“融祝,你很好,你的火系法术厉害是吧,我炎灼一定要烧死你。”

“坦宇,你居然敢偷袭我们百兽峰,你跟我一定要拼个不死不休。”

“哼,哪风兽,你们三个妖修门派联合攻打我们应天派,我这是给你们的惩罚。”

……

整个现场,因为刚才的战事,个个脸上呈现着愤怒,怒火上头,这些平时仪态万方的长老们终于破口开骂了。

眼看着这剩下的三十几个长老,又要出手攻打起来的时候,突然整个地底再次震荡起来,然后就见一团让人不能睁开眼睛的白光突然冲天而起,一股股阵法破裂的波动传了出来。

三十几个长老,被阵法破裂施放出来的能量,直接逼出了地缝喜地底,刚落到地面,就见原来还是火焰喷的赤道大地缝,此时却是一片白光,浩长的白光射入了星空中。

还没等九派长老们惊讶过来,这白光就消失了,而后一把三米长的散放着白光的大刀出现了,浮在地缝的正上空。

**刀,破阵而出!

这一下,那些还准备开打的九派长老们,立即停止了袭击其它门派长老的想法,一个个冲天而起,飞向了空中,真元化索,就想将**刀拉到自己的手中来。

“**刀是我的!”

“**刀只能属于我们。”

“你们还想抢**刀。”

长老们飞起抢夺**刀时,重声喊出,个个都有一种蔑视所有人的意思。

但是,三十几道真元同时打在了**刀上,变成了相互之间的真元对抗,只引起了一股强大的能量震荡,将所有的真元都给荡开了,所有人都没有将**刀拉走。

这些长老,所有人都很清楚,如果谁先拿到了**刀,那样的话就可以借助**刀的锋利,大杀四方,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

可是,现在所有人也明白,想要以一个人的力量就夺到**刀,根本不可能。

所以,必须联合。

三个妖修门派,百兽峰、衔月崖、九宫岛,剩下的十五个长老,立即站到一起,然后就见风火兽、破天猿、玄天蛇这些长老级妖兽,盯着其它五派的长老们,而啸风兽、金眼电雕、镇海蛟这三位总队长,已经飞到了**刀旁边。

“你们妖修门派也想染指**刀,妄想!”

此时,因为被三个妖修门派联手追杀过的应天派和碧炎峰两派,同时拿出了自己带来的攻击底牌。

应天派的坦宇拿出了四把黄剑,浮在面前,自成一界,里面蕴含的土行真元,衍变着各种形体,威力不俗的气势。

这正是应天派特意炼制的破界四剑,四剑同出,可破一切阻碍,渡劫后期的强者,也休想全身而退。

碧炎峰的炎灼,拿出了三口同样的红鼎,每鼎都有一米之高,里面时时升起了炫殛真火。而此时,火灼将三鼎以三角形排列,三鼎中的炫殛真火突破升起,火尖处联成一体,迅就变成了一个火球。

这是碧炎峰炼制的炫火鼎,集合三鼎的炫殛真火,形成了一个火球,球飞处万物必焚,渡劫后期的强者也不敢抵抗。

话落时,坦宇和炎灼已经将四剑抛出,三鼎列飞,来到了**刀附近,目标就是攻击三个妖修门派的总队长。

刹那,破界四剑同时劈出,竟然劈出了四道空间裂缝,一道空间裂缝,将**刀所在的空间隔绝于外,另三道空间裂缝劈向了三个妖修兽性队长。

而炫火鼎的炫殛真火,同时形成了三条火龙,包裹住了三位妖修头领。

“给我破开!”

三个妖修头领避开了三道空间裂缝,却因为空间裂缝的限制,不能离开周围,因此被三股炫殛真火包裹住,此时不得不将自己的实力打散炫殛真火。

“屈木弹!”

啸风兽突然拿出了一件木尺,而木尺上却是晶莹如玉,尺子被灌入木行真元,直接震荡颤抖,将身上的炫殛真火直接弹走了。

“混土球!”

金眼电雕也是狂啸一声,手中已经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圆球,圆球得到了土行真元,突然极的旋转,出了极强的土球,一个接一个,瞬间出了上万个土球,这些土球一起将身上的炫殛真火隔绝于身体之外。

“接天水!”

镇海蛟狂吼一声,蛟头一摇,突然吐出了一个水晶模样的球,球上得到了水行真元,立即就被激出了无尽的水流,这些水流寒冷、匀密,全部落到了炫殛真火上面,居然冒起了一阵白雾之后,那可以焚毁一切的炫殛真火就熄灭了。

三个妖修门派,各个队长也拿出了自己带来的底牌,终于救下了自己的性命。

而在这个时候,一边的太元门、青云宗、蓝阳宫、苍阳谷四派,也拿出了自己的底牌,居然不约而同的攻击起妖修三派来。

这修仙四派和修魔三派的长老,都很清楚,这妖修三派既然已经联合,如果仅凭自己一派的力量,肯定是拼不过它们三派的。因此,这修仙和修订门派,都想要结果了这三个妖修门派,然后修仙门派和修魔门派再来争夺**刀。

太元门的良奎拿出了一件金色的伞,这是上品灵器撑天伞,只要用金行真元催动,伞面张开,伞动之即,那二十个伞点之处,飞射出条条威力极大的金剑。

这些金剑对于啸风兽、金眼电雕、镇海蛟三个总队长没有起到多大的杀伤力,但对于围在三个妖修总队长身边的其它长老级妖修,却是破伤力极大,一剑出,二剑至,三剑破,四剑灭,只看见风火兽、破天猿、玄天蛇这些妖兽,一只只的抵挡不了金剑,被一只只的杀死落到了地面上。

青云宗的翠杖拿出了一根树枝,树枝上有很多的绿叶,树枝上还有十几颗翠绿欲滴的青果,这居然是一棵已经成熟的青菩提。

翠杖摇了下青菩提的树枝,就见万道温和青风缭绕整个空间,来到了三个妖修所有长老的身边。这些青风看似温和习习,但里面却有着一种**断魄的气味。

三个妖修的长老级妖修,一要抵挡着撑天伞的金剑,二要抵挡这**香气,哪里来的这种能力,一个个都支持不了多久,然后就从空中如死鸟一样掉下来。

蓝阳宫的融祝拿出了三颗星空火雷,同时射向了空中想要摘取**刀的妖修总队长,火雷威力可比渡劫中期的强者一击,狠狠的就在三人身边炸开了。

苍阳谷的厉忠拿出了一个黄葫芦,葫芦嘴一打开,里面就冒出了一股遮天蔽日的黄沙,立即分成了三片同时飞向了三个妖修总队长,裹住三人时,这些黄沙就像蚂蚁一般附在他们身上,然后‘啃咬’起来。

除了这四个总队长在攻击外,所有修仙和修魔门派的长老们,也一起攻击着三个妖修门派的长老们。

三个妖修门派的长老级妖兽,在四派所有长老的攻击下,根本防不胜防,象征性的顽抗了几下,就纷纷从空中掉下,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三个妖修门派的总队长,啸风兽、金眼电雕、镇海蛟,因为有防御法宝,稍微抵抗得久一些。不过,防御法宝再强大,也需要真元维持,因此在六派长老的同时攻击下,三个妖修门派的总队长,真元如泄水一般,飞快就耗光了。

耗光了真元的三个妖修门派的总队长,自然就没有办法催动防御法宝了,于是就被打得个血肉纷飞,也死了个干净。

到此,三个妖修门派,派来争夺**刀的长老们,全部死光。

现场剩下的四个修仙门派,太元门、青云宗、蓝阳宫、应天派,两个修魔门派,碧炎峰、苍阳谷,因为最大的威胁妖修门派已去,六派又各分站一处,警惕着其它门派的攻击。

……

寸界球,随着九个门派的长老们一志,也被阵法破裂施放出来的能量推到了上空。

曲毅在寸界球内,也时刻观察着现场的动静。

“铄尚、铄瑞、铄绪,你们三个准备好了,只要等这六派打起来,你们就可以出去了。金麒麟、五元、幻舞蝶,等一会出去的时候,你们看谁不顺眼,就去打谁吧,不给你们具体的任务了。”曲毅突然对站在身边的几个说道。

铄尚因为手里拥有着金央教给的底牌,因此曲毅已经将两把八方剑,交给了铄瑞和铄绪。

“哈哈,我就喜欢这种偷袭,等他们打个死去活来时,我们突然出现,以八方剑的威力,想杀掉这些人那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啊。”一向稳重的铄尚,此时也是兴奋了起来。

其它几个,得意的大笑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修仙修魔门派,突然动了,四个修仙门派居然同时进攻两个修魔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