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51章 六合刀,我的

第五十一章 六合刀,我的

太元门的良奎、青云宗的翠杖、蓝阳宫的融祝、应天派的坦宇,这四个修仙门派总队长,灵识快速交流,立即达成一致,先以四派之力,干掉碧炎峰和苍阳谷这两个修魔门派,最后四派再来争夺刀。

于是,太元门、青云宗、蓝阳宫、应天派,四派的长老们,一起突然出手了。

良奎依然用真元催动着撑天伞,伞动旋转时,金剑不停的射出,打向碧炎峰和苍阳谷的长老们。

现在的碧炎峰只有三人,而苍阳谷只剩下厉忠一个人,两派加起来只有四人,因此这无尽的金剑攻击,就需要这四人全力防御了。

碧炎峰的炎灼拿着三尊炫火鼎,口中直接吞下了一瓶丹药,补充了真元,然后火行真元催动炫火鼎,整个空间又是一片火海,抵挡着金剑,保护了碧炎峰另两位长老。

厉忠一个人,拿着一个黄葫芦,土行真元输入,又是一股黄沙喷出,将整个天地都变成了黄沙飞扬。那些金剑射来,好像在黄沙里迷失了方向似的,而后又被黄沙磨切,很快就消失了。

在良奎毅然攻击的时候,青云宗的翠杖、蓝阳宫的融祝、应天派的坦宇,也拿出了自己法宝,带领着三派的长老们,也对碧炎峰和苍阳谷两派的四个人发出了法术。

青菩提树枝摇摇,就是一片清香淡风,缭绕飞到了碧炎峰和苍阳谷的四人周围。

一颗星空火雷从融祝手上射出,来到了碧炎峰的炎灼身前,突然爆炸,无数天火打到炎灼身上。

破界四剑齐头并举,快速的飞到了苍阳谷厉忠面前,同时划出了四道空间裂缝。

而太元门另外四位长老,青云宗另外三位长老,蓝阳宫另外三位长老,应天派另外两位长老,和四位总队长一起,同时发出了法术,攻击着碧炎峰和苍阳谷剩下的四人。

炎灼以三尊炫火鼎保护着自己和另外两位长老,厉忠以黄葫芦喷出黄沙保护着自己,在面对着十六个强大的法术同时攻击,尤其其中有四个还是相当于渡劫中期威力的法术,居然也是极力抵挡住了。

不过,在挡下这第一轮攻击时,炎灼喷出了一道精血,不用看也知道体内已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厉忠用黄沙抵挡时,那黄沙被各种法术攻击,全部散去了,厉忠仓皇中飞退但还是被攻击到了,一个人飞抛中连吐精血。

“你们四个修仙门派果然狠毒,我不争夺刀了,我们碧炎峰退出。”炎灼擦去嘴角精血,大声喊道。

而那厉忠,已经使用了精血遁法,立即飞向了星空中,直接逃走了。

良奎、翠杖、融祝、坦宇四个总队长,任由厉忠逃走,不过却死死盯着碧炎峰的三人,冷冷笑着,显然不会上当。

“炎灼,你说得好听,你是打算先飞走,等到我们四派拼杀之后,再返回来争抢吧。”良奎直接点出。

果然,炎灼听到后,脸色微动。

“炎灼,你们碧炎峰的人,全部留在这里吧。”融祝大笑一声。

话落,就见太元门、青云宗、蓝阳宫、应天派这四个修仙门派,所有的十六位长老,同时出手,以自己的法宝发出各自的法术,一起轰到了碧炎峰三人身上。

“啊!”

一连三声痛叫,然后就见炎灼和另两位长老,血肉炸飞,空中只留下一片血雾,凄凄惨惨。

现场,只留下了四个修仙门派的长老,而此时四派之人,迅速的退到一处,警惕的看着其它三方。

刀,在空中浮着,散发着耀眼的白光。

此时,太元门的总队长良奎扫了眼其它三派的长老,笑道:“诸位,我们四派都是修仙门派,大家就不必再打了吧。我看这样吧,这把刀,就由我带回太元门,以后大家进入浩天仙府时,给予你们三派各一个名额,怎么样?”

翠杖立即就反驳起来:“良奎,刀关系重大,可不能由你带走。”

“翠杖说的是,刀只能属于我们四派中的一方,哪有共享之理。”融祝和坦宇都表示了支持。

这三个总队长可是明白的,现在如果由良奎带走,他说的承诺太元门可不会兑现,以后进入浩天仙府,不知何年何月的事情了,谁也说不准,因此现在的承诺就是空气一般。

良奎微微一笑,又说道:“哪依三位的意见,这刀如何决定它的归属呢?”

翠杖、融祝、坦宇三人,立即一滞,这一下可答不上来了。这刀,四派都想取走,但现在的情况,谁也妄想以一派之力夺下这刀。

而就在三位总队长犹豫之际,良奎嘴角一抽,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剑,居然就是八方剑,剑上有一个‘北’字。

“你……”

翠杖、融祝、坦宇三人都认出了八方剑,急忙想喊出来。

但是,良奎没有给他们机会,吞下了一瓶丹药,然后真元输入八方剑里,立即挥出了三道流光。这三道流光,几乎同时发出,同时斩向了翠杖、融祝、坦宇三人。

翠杖、融祝、坦宇三人,迅速的拿出了青菩提、星空火雷、破界四剑,立即催发,想要用来抵挡流光的攻击。

但是,良奎乃是合体后期的修为,用八方剑发出了流光能量,可是相当于渡劫后期的威力。三人匆匆中发出的法术,根本就挡不住流光的攻击,三道流光斩到了三人的身体里。

倒地!

三位总队长,脸上有着强烈的不甘,轰然倒地。

而与此同时,太元门的四位长老,也拿着自己手中的法宝,攻击着青云宗、蓝阳宫、应天派的几个长老,借机拖住他们。

良奎在杀了三派的总队长后,又拿着八方剑,再次连续挥动,八道流光连续发出,将三派剩下的长老们,也全部斩杀了。

到此,来到天火星区的十大门派,只剩下了太元门。

“哈哈哈!还是掌教胆量惊人,交给了我八方剑,我依靠八方剑的锋利,一举将所有门派都铲除了,这一下,刀就属于我们太元门了。”良奎兴奋的喊道。

四位长老,也在一边高兴的笑着。

……

寸界球内,曲毅一直关注着外面的变化,知道现在就只有太元门的五人留下了。

“真是没有想到,太元门居然把一把八方剑交给了良奎,这还真有魄力啊。万一这八方剑被其它门派夺去了,太元门不但损失了一把八方剑,而且连刀也夺不到。不过,太元门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还有我曲毅在外面等着吧。”曲毅欣喜的笑道。

身旁的铄尚立即笑道:“李沐,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曲毅笑了笑,然后带上一个面具,点头道:“好,大家准备好,我们出去了。”

哗!

就在良奎飞身来到刀旁边时,曲毅、铄尚、铄瑞、铄绪、五元、金麒麟、幻舞蝶一起出来了。

铄瑞和铄绪两人,人手一把八方剑,从寸界球里一出来,立即就全力挥动了八方剑,两道百米长的流光,立即斩向了良奎。

良奎突感有异,手中八方剑拿着,转头时就见两道流光飞来,立即挥动八方剑,以流光对流光。

良奎挥出的第一道流光,将铄瑞发出的流光挡下了,流光互碰,居然同时湮灭。但是,良奎第二道发出的流光,真元也无法快速输入到八方剑里,因此挥出的流光能量很少,却是没有挡下铄绪发过来的流光。

哼!

良奎身中一道流光,直接闷哼一声,然后就从空中掉了下来,而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漆黑,直接死掉了。

铄绪也是合体后期的修为,用八方剑发出的流光,也相当于渡劫后期的威力,既然良奎没有挡下,也只能身死了。

而另一边,铄尚拿着一柄金色大剑,攻势如潮的压着太元门的一位合体后期的长老打。五元和金麒麟一起合力,也压着太元门的一位长老打,幻舞蝶也不落后,扭着柔软的腰身,缠着太元门一位合体后期的长老一起跳舞。

曲毅手上拿着上品灵器级别的法宝冻魂冰晶,水行真元直接输入,发出了一片寒冷的冰层,将太元门的一位合体后期的长老困住。而且,曲毅手中不停的往口里塞着分神期元婴,在体内全部转化成水行真元,不停的激发着冰魂冰晶,将冰层一直维持着。

铄瑞和铄绪两人,服了丹药恢复了真元,然后立即挥出八方剑,四道流光下去,将场上还在顽强抵抗的太元门四位长老,一一打晕了过去。

随即,曲毅收取了冰魂冰晶,然后飞到了空中,右手已经抓住了刀。

刀开始时居然还有自己意志,极力震荡,想要摆脱曲毅的控制。忽然,器神的灵识通过曲毅传达到了刀上,那刀上的意志立即消散,然后刀也没有散放白光了,变成了一把普通之极的大刀。

“刀,我的!”曲毅端详了一阵,大声笑道。

铄尚、铄瑞、铄绪、五元、金麒麟、幻舞蝶,一起看着空中得意的曲毅,也露出了喜悦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