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8章 睡觉

第十三集 控三界 第八章 睡觉

“曲毅大师,你真答应跟谭长火比拼?”

方模卖完了兽核后,回到了方器阁店铺,立即得知了曲毅和谭长火比拼的消息,立即就喊了一声。

曲毅坐在木椅上,看着焦虑不安的方模,哈哈大笑,扬下手说道:“方模,你不用担心,这一次我要让谭长火跌个大跟头。”

一百年一件神器?

曲毅想到这个比拼内容,心里就笑得不行,自己炼制一件神器,需要一百年吗?

十天!

在百兽村时,曲毅就已经拥有了这么逆天的炼器水平,而且十天内可以同时炼制出一百件神器。

曲毅对于骗过谭长火,一直都是高兴的不行,心里已经筹划出在公开比拼时如何的戏弄这个谭长火了。

方模看着曲毅那放松的神情,心中有话,却不知如何说了。

要不是曲毅送出了十万件神器,又送出阵法玉简,又拿出了十万枚兽核,方模都要以为曲毅是霄鼎殿派来谋害的方器阁的人了,毕竟这方器阁店铺一旦有失,方器阁就真正的在公众中消失了。

“曲毅大师肯定能赢,肯定能赢……”方模只能这样在心里鼓励自己。

对于方模那副担心的表情,曲毅也不去多劝,反正百年时间之后就能见分晓,对于神界修士来说,短暂的很。

“方模,兽核都卖了吗?”曲毅转移话头,笑问道。

这一声,立即就让方模神色激动起来,立即答道:“曲毅大师,十万枚兽核,我已经全部卖出去了。一枚兽核,三万神晶,我现在又有了三十亿神晶,可以继续帮你购买材料了。”

曲毅估计了一下,这三十亿神晶对于购买剩下的那些布阵材料,倒是足够了。

“好,方模你就继续在这里收集材料吧,我先出去活动一下,一年后,我们就在炼器公会那里见面吧。”曲毅笑着起身,开心的说道。

方模虽然还有些担心,但此时倒也平静了下来,目送走了曲毅。

火宝镇炼器公会,位于镇中心,乃是火宝镇炼器师最集中的地方。

在炼器公会,各个派系的炼器师都会过来交流经验,也会互相切磋各自的炼器水平,因此这里一向都是炼器师们最喜欢来的地方。

最近,炼器公会里各个炼器师们最热闹的话题,居然就是霄鼎殿长老谭长火要跟方器阁的一个炼器师曲毅比拼炼器,这个消息一传开,立即引起了许多的炼器师们的关注。

方器阁什么水平,哪个炼器师不知道呢,那可是沉默了几千万年,一件神器都没有卖出去的门派啊。

此时,方器阁居然有一个炼器师要跟霄鼎殿的长老谭长火比拼炼器,这绝对是一个火爆的消息。霄鼎殿那可是火宝镇所有炼器门派中排名第十的存在,如果方器阁赢了这霄鼎殿,这可让其它的炼器门派如何生活呢?

无疑,不管是为了看热闹,还是为了自己的门派,许多炼器师都停止了手中的事情,来到了炼器公会,等待着曲毅和谭长火两人炼器比拼。

炼器公会,占地极广,里面分设各种机构,其中就有一个区域,专门用来炼器比拼。

‘谁能赢’比试场,是一个大大的圆形场地,中间设有两块方形比试台,周围就是座席,一共有十万个座位。

此时,曲毅和谭长火两人,就各自进入了其中的一个比试台。

而十万座位上,此时居然空无一席,还有很多的炼器师正想从入口处涌进来,不过被炼器公会的人挡住了。

炼器比拼,能做到空无一席的场景,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曲毅和谭长火两人的比拼,可见有多引人注目了。

霄鼎殿的人,来了一大帮,数量不下一千之数,全部坐在一个区域里,统一的制服,非常显眼。

而方器阁这里,当然只有方心费和方模两人过来助威了,两人坐在一起,有些畏首畏脚的缩在那里,都不敢看周围的炼器师。

此时,比试场中央,走过来一个人,方眉长脸,头发飘逸,着装古怪,微笑的来到了两个比试台中间,然后信目扫向观众席。

“各位道友,我是炼器公会比试场的监事,薄天平。今次,霄鼎殿的长老谭长火和方器阁的炼器师曲毅,两人一致同意炼器比拼。谭长火赢,方器阁的店铺归霄鼎殿。曲毅赢,霄鼎殿在火宝镇的三号店归方器阁。两人同时约定,以一百年为期,两人炼制出来的神器数量最多者,即为胜利方。”

作为裁判,薄天平还是很公平的说了一席话。

虽然大多数观众都知道比拼的内容,但现在又一次听到,还是引起了一阵哄动,整个空间里各种声音涌出来,不过大多数都言正声明支持霄鼎殿。

方心费和方模两人,脑袋缩得更低了。

“阁主,你怎么也答应了曲毅大师的比拼要求啊?店铺现在是我们唯一的财产了。”方模缩头的时候,神识传音给了方心费。

曲毅从方器阁离开后,只是跟方心费传讯交流了一下,只是告诉方心费比拼的内容,让方心费毫无保留的支持自己就行了。

方心费学习阵法正沉迷的时候,得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多想,盲目的就相信了曲毅。此时,方心费来到比试场后,看到了现在的形势,心里才开始打鼓了。

“不要急,稳住,我们要相信曲毅大师。”方心费自己心里也没底,不过还是装作镇定的回了一声。

方模脸上焦虑,不过也不再多话了。

此时场中,那个裁判薄公平扬了下手,示意观众安静下来,然后微笑的说道:“现在,我们就请两位比试人开始炼制神器吧。”

顿时,观众席中一片掌声,潮声一般,响了几回。

曲毅此时看向谭长火,笑道:“谭长老,这一次我们两人的比拼,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哦,我很厉害的。”

居然还有人自夸自己厉害,这一道声音,自然让所有的炼器师都听到了,立即就引起了一片嘲笑声。

“这个曲毅,真是有趣,他不会是故意气谭长火的吧。”

“一句话,这就暴露了曲毅是一个低级炼器师,居然想用话刺激谭长老,这不是搞笑吗?”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只会玩弄嘴舌之利,很明显这炼器水平就不怎么行。”

……

无数的炼器师,立即就给曲毅安了一个华而不实的名头。

谭长火听到曲毅的话,心里更加得意了,这个曲毅看来炼器水平很低,想用一段话引起自己的内心混乱,从而让自己炼器不成。

“曲毅,多说无用,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谭长火干脆的喊道。

这一个声音,立即就引起了霄鼎殿那一千多炼器师的欢呼,各种赞扬的话立即飙了出来。

霄鼎殿作为排名第十的炼器门派,自然也有广泛的人脉,这霄鼎殿一千多人的赞扬声,立即就带动了整个观众席的一片赞赏声,好声如潮。

曲毅不为所动,微笑的点下头。

随即,曲毅和谭长火两人的比拼,正式开始。

两个比试台上,突然就出现了两个透明的半圆形光罩,将曲毅和谭长火两人都罩在了里面。这个光罩,当然也是由阵法驱动出来的,只是为了防止炼器不成,那些还没成形的神器爆炸后给观众们带去冲击。

谭长火一见光罩出现,立即就从自己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红色圆鼎,迅速摆在比试台上,然后又在鼎旁架起了一个平台,用于置放材料和器胚。

“起火!”

谭长火心无旁鹜,此时专注于自己的炼器,根本就不去看周围其它的景象了。

那个红色炼器鼎立即出现了庞大的黑汐神火,火焰竟然非常平衡,一看就知道谭长火在炼器一途上,也是一个控火大师,对于火焰的操控算得上得心应手了。

神火即出,谭长火立即就将准备好的炼器材料放入了鼎内,然后开始专心的操控黑汐神火,融化、分解、混合着各种材料。

对于这个熟悉的感觉,谭长火那是非常得意的,因为即将要炼制出来的飞火剑,谭长火已经熟练的炼制出上百件了,对于整个炼制过程,那可是熟练的不行。

因为这种熟练,谭长火跟曲毅的比拼赌约,才再霄鼎殿内部通过了,毕竟一百年内炼制出神器,在整个神界也是极少数炼器师能够做到。

谭长火那潇洒的炼器过程,此时居然没有人在关注,因为所有观众席上的炼器师们,此时将目光全部锁定在曲毅所在的比试台上。

“这个曲毅,他在做什么,怎么还不开始!”

所有的炼器师,此时双眼迷离的锁定曲毅,透着无穷的疑惑,没有一个人能猜出曲毅此时的想法。

曲毅在比试台上,当透明光罩出现的时候,居然不是拿出炼器鼎,而是拿出了一张木床,此时居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舒服的躺在了木**……酣睡过去了。

不只是观众们感到惊讶,两个比试台中间的裁判薄天平更是一股无名怒火冲出,这个曲毅竟然在自己作为裁判的比试中睡着了。

薄天平恨不得直接冲进比试台中,直接掐死曲毅。

不过,薄天平还是忍住了,直接就转头看着谭长火,对曲毅那是不闻不顾了,眼不见心不烦啊。

霄鼎殿的那一千炼器师,此时全部大笑起来,他们心中已经认定曲毅炼制不出神器,因此干脆不在众人面前出丑。对于曲毅的心中目的,霄鼎殿的一千炼器师也猜测出来了,那就是曲毅认为谭长火在一百年内也炼制不出一件神器。

既然都炼制不出一件神器,自然这比拼就是平手,谁也没有赢。

方器阁仅有的两个代表,方心费和方模,两人已经震惊的无法说话了,大目圆睁,锁定着睡在木**的曲毅,脸上的焦急神色,表明了两人那颗快要爆炸的心脏。

“完蛋了……”

“曲毅不会是霄鼎殿的内奸吧,他是故意给我好处,然后再跟霄鼎殿演出这一场戏,然后把我的方器阁店铺拿走。”

方心费和方模两人,心中无数念头出现,种种彷徨让两人都坐立不安。

但是,曲毅依然还在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