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9章 接连惊讶

第十三集 控三界 第九章 接连惊讶

正有熟练的操控火焰的谭长火,此时也感受到了异样,因为当他洋洋得意的看向观众席时,所有观众的目光居然都投向了曲毅。&&

谭长火心里咯噔一下,居然有些慌了,他还以为曲毅的炼器水平非常高超,肯定正在施展着出神入化的炼器手艺。

于是,谭长火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比试台。

“什么……曲毅在睡觉。”

谭长火在看到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幕时,都不由失神了一下,控制的器鼎里的黑汐神火突然爆发了一下,居然都将刚刚分解完的材料都喷发了出来。

原本谭长火感觉曲毅出身神秘,又答应了自己的比拼要求,肯定有一些隐藏的炼器手段。此时,谭长火看到曲毅居然在比拼时睡觉了,根本就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不由出神了。

器鼎内的黑汐神火喷出,这才惊醒了谭长火,一下子他就明白了,这个曲毅肯定是故意睡觉的,曲毅想要刺激自己,让自己也不能好好的炼器。

“这个曲毅,原来他知道自己炼制不出神器,就想到了用这种方法来干扰我的炼器过程。哼,我既然知道了你的打算,那我怎么会再次受到你的影响。”谭长火平复了刚才不悦的心情,心里冷静的想着。

于是,谭长火决定不再看观众席,也不再去看曲毅,一心炼制神器。

重新起火,重新投入炼器材料,谭长火又重新开始了炼器过来。

观众席的十万观众,当然都看到了谭长火刚才那搞笑的一幕,不由一片大笑之声,感觉这一场炼器比拼还真是让人历历不忘,有趣刺激。

一个曲毅在睡觉,一个谭长火控火不稳居然要重新开始炼器,这样的场景,在神界的炼器师比拼中,估计也是头一回的事情。

当然,所有的炼器师此时心里也认定了,曲毅无法在一百年时间里炼制出一件神器,因而故意用这种办法影响谭长火的炼器过程,从而打成平手。这样的话,曲毅的成功出演,就能替方器阁赢得很大的名声。

此时,方心费和方模两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

“看来是我冤枉了曲毅大师,原来曲毅大师为了复兴我们方器阁,自己一个人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啊,还要像小丑一样被这些人取笑。”方心费心中在埋怨自己。

“曲毅大师,我错怪你了,你这么替我们方器阁着想,而我居然还在怀疑你是霄鼎殿派来的内奸。”方模心里悔意不断。

而观众席中,无数的炼器师此时认为曲毅应该要起身开始炼器了,毕竟谭长火刚才已经受到了影响,不可能再当了,也就不要再装睡了。

但是,曲毅居然还在睡觉。

真是奇了怪了,所有的观众都猜不透曲毅的想法了,曲毅浑身都透着一种神秘啊。

“阁主,曲毅大师怎么还在睡觉啊,他已经不用再装了,可以开始炼器了。”方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时就神识传音给了方心费。

“不急……不急……我们要相信曲毅大师。”方心费自己都在迷惘着,故作镇定的回了一句。

观众席里,看着曲毅还是在睡觉,不由出现了无数的讥笑声音,尤其是霄鼎殿那一千个炼器师团体,极尽己能的开始喊话挖苦曲毅。

不过,曲毅一直都没有理会,依然在睡觉。

一年过去了。

曲毅没有动静,在木床睡觉。

十年过去了。

曲毅的身体动都没有动,依然躺在木床。

五十年过去了。

十万观众,一直盯着曲毅都没有放松,一直都在期待着曲毅离开那张讨厌的木床,但曲毅没有如众人之愿。

八十年过去了。

所有的观众已经不抱希望了,因为曲毅还赖在木床,好像这一场炼器比拼,曲毅就打算一直睡下去。

十万炼器师们,不满了。

“这个曲毅怎么回事,炼器比拼,打算一直睡下去吗?有没有炼器师的耻辱心,以后还想不想在火宝镇立足了。”

“一百年时间虽短,但被曲毅这样子搞得心情郁闷,就像过了一万年时间一样。这次炼器比拼结束,我要去砸了方器阁的店铺。”

“神界炼器师奇葩啊,在炼器公会里公然睡觉,曲毅是不想在炼器师界混了,以后有机会,我要好好的羞辱他。”

“有曲毅这样的炼器师,真是丢了我们所有炼器师的脸。”

……

无数的炼器师,已经不遮不掩,开始公开的大骂起来,整个‘谁能赢’比试场,居然开始炼器师的群骂大赛了,一个比一个骂得凶狠,绝对比他们的炼器水平高多了。

作为方器阁的两个代表,方心费和方模两人,此时已经将脑袋埋进了两腿间,不敢将自己的面目公示出来,搞得旁边的几个炼器师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两人,不知两人为何要这样做。

方心费和方模两人,可不是经常露面的,很多炼器师都不知道两人。

“曲毅大师,你害苦我了。”方心费和方模两人,心里在流血。

不管外面骂声如潮,曲毅依然安如泰山,睡姿一直保持的不错,安逸的很。

骂声,居然持续了十年。

十万炼器师们,平日哪有这样好的机会,哪有这样好的场合,哪有这样好的气氛,终于将平日不可能骂得出来的脏话,全部一古脑的都给骂出来,式样翻新,层出不穷。

如潮的骂声,无疑也传播到了‘谁能赢’比试场外面,让外面的那些想要冲进比试场的炼器师们,更加**澎湃想要进入比试场内,好好的领略一下这么让人心动的场面。

更郁闷的是炼器公会的那些人物,好好的一个比试场,居然成为了一个脏话比拼的场地,而且还是那样的活力四射,**不减。

但是,面对这十万炼器师,炼器公会的人也只好沉默下去,让这些人自由的发泄。

最为郁闷的人,当数裁判薄天平了。

处于两个比试台的中间,而四周的十万炼器师竟然一波接一波,一浪高一浪的骂出精彩绝伦的脏话,薄天平看着四周的观众,好像都是在向自己骂话似的。虽然说薄天平知道这些脏话都是针对曲毅去的,但作为两样是在样中央的自己,还是不由自主的将这些脏话往自己身捞过去。

十万炼器师的脏话啊,薄天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崩溃了,也第一次明白,原来自己的内心还不够强大。

而就在薄天平快要愤怒的暴走之时,十万炼器师观众此时居然同时站了起来,同时啊的一声,所有的目光锁定住了曲毅所在的比试台。

薄天平不由好奇的看向曲毅。

曲毅此时,竟然从木床站了起来,微笑大方的朝四周的炼器师观众拱起了手,不停的致意。

“这曲毅想干什么?”无数的观众,口中无话,但心里同时涌现出这个想法。

方心费和方模两人,感觉到身边有异,不由小心将埋在腿间的脑袋抬了起来,然后看到了曲毅起床了,立即兴奋的站起,有些激动的看着曲毅。

同样处于比试台的谭长火,此时也注意到了十万观众的异样,但这一次他学乖了,不再去分心看曲毅的动静了。因为这九十年中,谭长火用了十年时间炼制成器胚,现在一直都在给器胚结阵。

结阵的过程,可不能有丝毫差错,否则这件神器就报销了。

“哼,曲毅你这个卑鄙的家伙,还想故意制造景象来影响我。我的结阵就快要成功了,很快我就能炼制出一件神器来,那时你们方器阁就等着滚出火宝镇。”谭长火心里得意之极的想着。

果然,谭长火更加小心细致的继续给器胚结阵。

曲毅在给四方的观众致意之后,突然就拿出了三方鼎,然后也拿出了一个承物台,居然准备开始炼器了。

已经坐到了座位的十万炼器师,看到曲毅拿出了炼器物品居然要开始炼器了,不由又惊讶的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惊讶的神色。

当然,那个一千霄鼎殿的炼器师团体,此时就开始讥笑的喊了起来。

“曲毅,你就不要再耍花招了,你以为你能在十年时间内炼制出一件神器吗?”

“曲毅,你的目的我们都知道了,你无非是想制造假象,好让谭长火长老分心,从而结阵失败,这样你就能跟谭长火长老比成平手。”

“果然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家伙,身为炼器师,我以你为耻。”

“谭长火长老就要结阵成功了,曲毅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了,直接认输。”

……

霄鼎殿的一千炼器师,当然是极尽所能的挖苦曲毅了,不停的讥笑着。

对于这个场面,方器阁的两个代表,方心费和方模两人,自动闭嘴,人少就是不占优势啊,还是沉默应对。

曲毅当然不会为外面的声音影响,此时输入混沌混沌能量,立即在三方鼎中催发出来了黑汐神火,那火焰的平稳感,居然比谭长火更加的温顺一些。

这一手露出,立即引起了十万炼器师的注意,一些不好的声音全部安静了下来。

“可能有戏。”有些炼器师,心里已经如此的想着。

曲毅没有辜负那些开始看好自己的炼器师的心情,在黑汐神火出现的同时,炼器材料就全部飞进了三方鼎内,迅速分解开来。

平稳、潇洒、和谐、优美。

那十万炼器师,看着曲毅的炼器过程,心里竟然不自觉的就兴起了如此的想法,他们已经自动的认为曲毅的这一手炼器手法,完全可以跟炼器宗师媲美了。

一年时间过去。

曲毅居然就炼制出了一件器胚,形状跟谭长火的那件飞火剑一模一样,此时器胚飞出了三方鼎,来到了承物台,曲毅也开始给器胚结阵了。

哗!

十万炼器师,在曲毅拿出器胚的时候,再次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又一次集体惊讶了。

器胚,一年时间就成了!

这在整个神界的炼器师界,也是非常罕有的事情,除了那些神帅期和神王级的炼器师,其它级别的炼器师,根本就不可能一年内就将器胚炼制成功。

但是,曲毅就做到了,在众人的亲眼目睹下完成了。

十万炼器师,暗暗觉得,曲毅有可能真的在十年内炼制出一件神器了。

曲毅不为外界所动,此时脸露微笑的开始给器胚结阵。

混沌能量,立即浮于手掌中,打进了器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