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途

第10章 两件

第一集 仙云宗 第十章 两件

十万炼器师看着曲毅,脸上的惊讶神色还没有消退,又再次出了一片惊讶的声音。

啊……

啊声如潮,曲毅只用一年时间就炼制出来了器胚,现在又在快的结阵,让各个久浸炼器的观众们,心里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尤其是十万炼器师们,看到曲毅的手中结阵用的模拟能量,居然不是金行、木行、水行、火行、土行这五种神元,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能量,更是大感惊奇。

天地间,难道除了五行能量之外,还有其它的能量。

这是十万炼器师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从他们的认识中,宇宙就是由五行能量构成的,除了五行能量,哪里还能有其它的能量形式。

但是,现在曲毅施放出来的混沌能量,就不是这些炼器师认识的能量形式。

“这个曲毅,浑身都充满着神秘。”十万炼器师,心里同时出现这个念头。

自然,很多炼器师现在已经在替谭长火担心了,这个曲毅既然肯答应炼器比拼,他自然就隐藏着厉害的炼器手段。现在看来,曲毅刚刚展露的炼制器胚的实力,就过了所有的炼器师。而现在,曲毅又用特别的能量模拟阵法,用来给器胚结阵,这更加坚定了炼器师们的想法。

“霄鼎殿,这一回可能要栽了。”也有一些跟霄鼎殿有着竞争的炼器师们,此时心中有些幸灾乐祸了。

坐在观众席里的一千霄鼎殿炼器师们,看到了曲毅展露出来的炼器手法后,心里已经在打鼓了,充满忧愁的脸色已经说明他们也在替谭长火担心不已。

“哼,结阵能那么容易吗?一般来说,炼器师结阵成功,都要近万年的时间,曲毅怎么可能在这剩下的九年时间里结阵成功。”霄鼎殿的炼器师们,心中如此安抚自己。

不过,现实还是很残酷的。

曲毅一心在给器胚结阵,按照他自己以前的水平,那是完全可以瞬间结阵成功的。不过,此时曲毅也有另外一种考虑,自己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示瞬间结阵成功的手法,那么自己下一刻的命运,立即就会被火离神域的神王盯上了。

因此,曲毅已经决定,还是先装模作样一下,缓个两三年才结阵成功。

十万炼器师,看到曲毅的结阵过程,现曲毅依然还是那般的熟练,仿佛对于结阵早就了然于胸,意动阵动一样。自然,对于这种享受级别的结阵过程,十万炼器师此时个个都屏息静气,关注着曲毅的一举一动,心中也在记下曲毅的炼器手法,想要以后自己也借鉴一下。

不过,这些炼器师没有混沌能量,那是不可能学得了曲毅的这种结阵手法。

火宝镇炼器公会的会长皇甫庭,一向都不轻易出来接见生人,一直都在钻研着炼器之道。炼器公会里的事情,皇甫庭也大多数交给其它的几个副会长打理,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项,皇甫庭才会停止炼器钻研,出来主持工作。

此日,皇甫庭就在自己的住处推算一个阵法时,自己的身份卡震动了一下。

皇甫庭脸上露出一丝恼怒的神色,咆哮一样的喊道:“又有什么事情,非得在我推算化云积电阵法时找我,真是气死我了。”

不过,怒归怒,皇甫庭还是飞快的拿出了身上卡,神识迅扫过刚刚传来的讯息。

皇甫庭神色惊讶,足足凝气静声了几息时间,突然间满脸狂喜之色。

“想不到,在我们火宝镇,出现了一个炼器宗师级别的人物。很好,我就去比试场看看去。”皇甫庭只是中年模样,此时笑起来,跟年青人似的。

刹那,皇甫庭就消失于自己的住处,下一刻他的身影就来到了‘谁能赢’比试场外面入口处。

“啊……会长”负责维持入口处秩序的一队人,看到皇甫庭居然出现了,身体都震动了一下,紧张的喊道。

“辛苦了。”皇甫庭微笑的回了一声,随即就阔步走进了比试场内,去到了炼器公会人员的专席处。

这块地方,只有十人座席,乃是炼器公会的人员的专用之位,可以很方便的观看到中间的两个比试台。

此时,这十个座席上,只有三人,其中一人圆脸剑眉,气宇不凡,笑容可掬的看着皇甫庭。此人就是炼器公会的一个副会长,黄云乐,刚才就是他将曲毅的情况告诉了皇甫庭。

“会长”

黄云乐和另外两人看到皇甫庭到了身前,平静的喊道。

这一声虽然低微,但这个比试场里的炼器师们,神识才能覆盖整个比试场,自然所有的炼器师都现了皇甫庭的身影。

“皇甫庭都来了”十万炼器师,目光立即锁定皇甫庭,心中惊讶,不停的猜疑着。

自然,以这些炼器师们的智慧,一下子就明白了,曲毅的突出表现,已经引起了炼器公会的重视了,这个曲毅看来要得到皇甫庭的关照了。

皇甫庭只是轻轻点下头,就算是给所有的炼器师们打了招呼,然后微笑的坐了下来,安静的看着比试台里的曲毅,亲眼去观察曲毅的炼器手法。

“黄会长,这个曲毅手中的能量,你能看出来是哪种属性吗?”皇甫庭看了一会,心里简直就是惊涛骇浪一般,以他神将期的修为,都没有见过混沌能量,也不会用这种方式结阵。

黄云乐立即摇下头。

“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啊,我们还是等比拼结束后,再去见见这个曲毅。”皇甫庭微笑的说道。

随即,炼器公会的四人,安静的坐着。

炼器比拼已经过去了94年,此时在谭长火所在的比试台上,谭长火突然高亢一声。

“哈哈,曲毅小儿,我已经炼制成功了。”

随着谭长火的喊声,谭长火立即拿出了一个水潭,里面放着用来淬火的归汐元水。

谭长火炼制的飞火剑,终于成功了。

淬火过后,谭长火拿着飞火剑,抬起头,高傲的看向观众席,想要得到十万炼器师的羡慕眼神。但是,谭长火双眼过处,惊讶的现没有一个炼器师在关注着自己。

“这是怎么了?”谭长火心里猛的惊,立即转头看向曲毅所在的比试台。

曲毅此时,竟然也刚好结阵成功,而且连淬火这道过程都省了,直接就挥动了手中的飞火剑,一边串的火焰国度飘了出来。

“啊……这不可能,曲毅怎么可能跟我同时炼制出一件神器呢。”谭长火的眼中,露出了一片慌张的光芒。

谭长火可是知道的,这个曲毅一直都在睡觉,也就是说曲毅炼制这件神器的时间,肯定要比自己短,这就让谭长火非常的慌张了。

“不过还好,曲毅也只是炼制出一件神器,我也炼制出了一件神器,两人打平,我们霄鼎殿的店铺不用送给方器阁了。”谭长火又很快平复了心情,安慰着自己。

但是,谭长火此时目光放到霄鼎殿一千炼器师所在的区域时,看到霄鼎殿的炼器师们个个都是一副死了亲人的模样,心里立即诧异起来。

“这些家伙,有什么可失落的,我跟曲毅都只是炼制出一件神器来,按照比拼内容,我们打平了,霄鼎殿又不用损失店铺,有什么可失望的。”谭长火脸色不好看,有些怪责这一千炼器师了。

此时,谭长火还不知道,曲毅炼制也这件神器,只用了四年时间。

曲毅在比试台上挥了下飞火剑后,也转头看向了谭长火,然后拱了下手,笑得很开心。

“承让?我可没有承让,你的炼器度比我快,我让输,但下一次,我们霄鼎殿一定要让你好看。”谭长火对于曲毅的示礼,心中有些火气的喊着。

大大的出乎了谭长火的意料,曲毅拱完手,居然又开始了炼制神器的过程。

瞬间,谭长火明白过来了,霄鼎殿那一千炼器师的慌张神色,所有的炼器师观众目光聚集于曲毅身上,曲毅故意向自己拱手示礼,原来是这曲毅炼制出这件飞火剑时,时间只用了四年时间。

一下子全明白了,谭长火面容立即惨白一片,目瞪口呆的看着旁边比试台里的曲毅。

此时,谭长火自己,有一种拿着自己刚刚炼制出来的飞火剑自杀的想法。

“太丢人了,太丢人了,我现在不但输了炼器比拼,还输了霄鼎殿的一个店铺,现在我里外都不是人了,以后再也无法抬起头来。”谭长火心中悔意不绝,自责连连。

一个成名很久的炼器大师,竟然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这个面子丢得是够大的了。

而十万炼器师观众,此时都没有去理会谭长火的自责,他们的目光依然放在曲毅身上,他们还想再次目睹曲毅用四年时间炼制出一件神器的奇迹。

自然,曲毅没有让这些观众失望,再次用四年时间,又轻松顺利的炼制出了一件飞火剑。

炼器比拼时间,过去了98年。

曲毅又一次炼制出了一件神器后,立即收起了三方鼎和承物台,手拿两件飞火剑,微笑的看着另一个比试台上的谭长火。

谭长火,已经脸色暗沉的快黑了,这四年时间,就是他这一生最过难熬的四年,被十万观众看笑话,自己心里的那份自责自怨,早就心焦气燥了。

炼器比拼,还剩下两年,自然就是一个垃圾时间了。

“皇甫会长,你快宣布比拼结束,剩下的两年时间,不要再让大家等下去了。”观众席中,已经有无数的炼器师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