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章 身死白门楼

第一章 身死白门楼

芸芸众生,不过希冀于在平凡的生命中有过一瞬被视为英雄,一类升格了的高级物种,于愿足矣,而英雄,却并未甘心,时刻妄想着在有限的生命里爬山更人迹罕至的巅峰,由会迟暮的英雄,一跃而起,成为永不垂涎的神袛。

云在崇山之下,腾云驾雾,站在大地与万物的万仞巅峰的战神,在生命最灿烂辉煌的金光下缓缓走出了下邳城门。

东风劲吹,牙旗飘飘,旄尾蛇摇,气势雄张。

辰时三刻,下邳城头纷纷插满白旗,下面城门大开,两队无甲无马的并州铁骑步行而出,人人神情沮丧,步伐沉重。少倾,城门暗处,一个白色雄壮身影缓缓出现,立即成为三军近万道目光聚焦点。

一袭戴罪服饰的月白色中衣,披头散发,身缚筋索,五花大绑,步履蹒跚。

吕布!

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夏侯惇,立即率十名甲士迎上,从州吏手中近乎是夺过州牧大印与人口籍册——印绶与籍册,是一方势力的象征,小可一县,大可一国。这两样事物献出去,投降就是板上钉钉了。

夏侯惇亲自上前搜身及验看吕布被绑缚的情况,他验得很仔细,几乎是拈着筋索逐寸检查,最后确认,货真价实,捆得结实。

而吕布在被搜身、查验的整个过程中,神情漠然,毫无反应,任由摆布。那种枭雄末路的悲凉,看得左右并州铁骑士卒无不心酸落泪,攥拳颤栗。

过了一会,一侍从牵过一匹通体如火的雄健战马。夏侯惇看到,两眼发亮,上前欲摸,啧啧道:“这必是赤兔宝驹了。”

赤兔马打了个喷鼻,扭头躲开夏侯惇粗大的手掌。

吕布终于开口,冷冷道:“你配不上这匹宝驹。”

夏侯惇哈哈一笑,不以为然:“我配不上没关系,只要主公配得上就成。”

当曹操看着摆在案上的印绶与籍册,满意拍了拍,传令:“于禁、路招率军入城,招降敌卒,控扼四门。”

潇潇泗水之畔,一个深衣冕冠,高居台上;一个白衣自缚,立于阶下。

四名押解力士,使劲摁压吕布,想让他跪下,但吕布昂然而立,四力士竟莫之奈何。

曹操道:“罢了,让他站着吧。”四力士这才停下。

四目相对,曹操眉开眼笑,居高临下的看着吕布:“奉先,没想到你我有今日之会吧”

吕布不答,游目四顾,似在寻人。

荀彧已明其意,淡淡道:“足下不必找了,他们三人俱在大营之内,未敢前来”

吕布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诮:“原来他们还知道没脸见我。”

曹操摇头:“魏续、侯成、宋宪三将亦识时务矣。吕奉先,你若早识时务,如何会落得今日众叛亲离的下场。”

吕布深深低下头,曹操之言如锥其心,若非众叛亲离,他未必不能与曹操再打下去。

少倾,吕布抬头,有些难受地动动身躯,道:“某既然已降,何不解缚?”

曹操笑道:“缚虎不得不紧。”

吕布瞠目,既愕且怒:“孟德何意?莫非以使者诓我?”

没错,吕布是投降了。但哪怕是无条件投降,也是有最起码的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生命要得到保障,这也是曹操派出使者给出的承诺。

曹操的确没想过要留吕布活命,吕布资历、能力均不输于他,缺陷仅在于其性格。这样一只猛虎,曹操自问无法彻底降服,留其性命,无异于养虎为患。但要杀此人,还缺一个藉口。

这时吕布顿首道:“孟德,你可以主步兵,我主骑兵,那天下岂不是你的囊中之物?”

曹操不言,神情似有所松动,旁边的刘备插话了:“明公,莫忘了丁建阳与董卓的下场”

曹操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可是心情却乐开了花,正当自己为没有借口杀吕布的时候,想不到这刘备却却送了上来。

吕布听后,心里一沉,暗呼不好,随即怒视刘备:“大耳贼,人常言我吕布见利忘义,岂不知你刘备乃奸恶狡诈之徒,某恨不能吃汝肉,寝汝皮”

众人目光一齐投向曹操,等待他的决断。尤其是刘备,他方才那番言语,已经等于与吕布结下死仇。若吕布此番不死,今后只怕会与他不死不休了。

曹操阖目不言,让人猜不透他此时心里想什么。

良久,这死一般的氛围被一个声音打破:“主公快看。下邳四门已升起我军旗帜,下邳城已入我手。”

曹操抬头,抚髯而笑。他等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抬手一挥:“推到市槽斩了,悬其头于都门,以示三军”

吕布奋争怒吼:“曹贼无信,早知如此,某当奋死以搏,马革裹尸亦强于引颈受戮”

四名曹军力士挟臂抱腰,奋力将吕布推离。

......

冷风料峭,遍地枯残,虽然此时已是初春,但是却萧风瑟瑟,寒风刮在吕布的脸上,显得无比凄凉,天幕低垂,黑云密布,寒风吹彻空旷的街道,如风刀霜剑般轰鸣,正是暴风雨来临之兆。

吕布抬头看着阴霾的天空,思绪纷飞,遥想当年塞外策马,杀得胡人肝胆欲裂,虎牢关前,惊得天下诸侯心神巨颤,“三姓家奴”,我一心为了天下人,却不被天下人理解,反遭骂名,背主家奴,身于乱世,不依附诸侯,何以安生立命,正义、大道、法理、仁慈无不是诸侯问鼎天下的借口,我吕布不过是乱世中最纯粹的强者,却遭口诛笔伐,如果老天再给我吕布一次机会,我还会这样做,为何?因为我乃国士无双,誓揭天下诸侯虚伪的面纱。

吕布忽然惨然大笑“吾一杆方天画戟,战天下豪杰心神巨颤,塞外策马,杀得胡人肝胆欲裂!老天,你待我不公。待我吕布不公”

良久之后吕布环首看着身边的高顺、陈宫等共同赴死之人,洒笑“吾悔不该不听公台之谋,以至于造成今日之祸,今日与诸君共赴高泉,布无比荣幸,如有来生,布必不负诸君。”

众人纷纷拜泣“主公,吾等今世能追随主公,乃吾等的荣幸,如有来生,我们还会追随主公征战天下,虽死而无憾矣”

曹仁看到这样的场景,摇了摇头。他为吕布临死时不甘的怒吼而悲,为吕布君臣一同从容赴死而哀,他缓缓转过身,朝刀斧手挥了挥手。

刀斧手见后,猛的喝了一口酒,朝着虎口大刀的刀锋喷了一下,然后举刀砍向吕布的头颅,吕布虎目微闭,晶莹的泪水顺着吕布的面颊潺潺流下,这时虎口大刀刀光闪过,血溅八尺。吕布头颅飞出一丈之外,只见吕布怒目而视,死不瞑目。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