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章 逢异变吕布重生

第二章 逢异变吕布重生

夜,以深,

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在一座军营之内,一队队持戈的黑甲士卒顶着狂风暴雨在来回巡逻,双目锐利的看着四周,并未因为下雨而感到一丝懈怠。

“啪”突然间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劈在了一座大营之内的一颗高大的枯木上,大树被拦腰折断,下边的树身被劈开成三大“瓣”,直至根部;上面的树枝哗啦啦跌落下来。

“主公,主公~”吕布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总在自己耳旁聒噪。

头好重,吕布试图睁开双目,可是无论如何努力却始终都睁不开,但是凭着感知,吕布隐隐约约感觉屋内有两个人,

良久之后,只听见先前那声音低声道:“丁大人,如果吕布长时间都不醒,该如何是好?”凭着记忆,吕布知道这是郝萌的声音,而他所说的丁大人就应该是丁原了

此时吕布的心中可谓是用翻江倒海来形容,记得自己头颅被砍掉的瞬间,吕布惊愕的发现,四周全是惨死的冤魂,他们纷纷张牙舞爪的朝自己的鬼魂扑了过来,似欲要将自己的鬼魂吞没,我吕布是何人?生时是人杰,死亦为鬼雄,看着恶魂袭来,身为鬼魂之躯的吕布一声鬼啸,张着血盆大口冲向那些冤魂,然后一口一个将那些鬼魂吞入腹中,正当吕布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他断头处的脖子掉落下来的玉佩突然泛出一道白光,将吕布吸了进去,等吕布在次有意识的时候便听见郝萌一直在自己耳边嘟囔。

丁原冷冷的扫了一眼躺在矮榻的吕布,面色阴情不定,本来今日已经在温明园与董卓摊牌,明日就准备厮杀,可是在关键时刻吕布却出了问题,在自己的并州军中,就属吕布勇冠三军,因此他也是自己的最大依仗,可是如今却变成这个样子,直让丁原焦躁不安。

本来在收到何进密信的时候,丁原便有了打算,等除掉了阉党,自己便依仗并州铁骑威逼何进封自己做三公,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正当自己准备要杀入皇宫的时候,怎知何进又和阉党讲和,有感于自己千里而来,何进封自己做了一个执金吾,虽然执金吾官位不小,可是比起三公来说,它就显得什么都不是。

之后何进又被阉党诛杀,丁原便领军杀入皇宫想要挟持少帝,可惜被董卓抢先一步把持了少帝,丁原与董卓同属于外郡刺史,如今董卓手握大权怎让丁原不眼红,本来想让董卓封自己做三公之一,可是董卓却一口回绝,丁原勃然大怒之下,次日便在温明园给董卓下了战书,本来三军已准备妥当,就等明日厮杀了,可是就在不久前,吕布在试一匹烈马的时候,天上突然劈来闪电,将一人一马劈倒在地,当被人发现的时候,那匹马早已毙命,而吕布却陷入了昏迷。

丁原深凹在眼眶里的双目冷冷的看着躺着的吕布,目光充满了怨恨,早不被劈,晚不被劈,偏偏在关键时刻被劈,真是坏我大事。

沉吟良久,丁原才对着郝萌冷冷的说道:“不醒?不醒我们只能退后并州,难道让你们这些废物去和西凉军打不成?”

郝萌听后,畏惧的缩了缩了脖子,抬头看着丁原急忙问道:“丁大人,那我……?”

丁原瞟了一眼郝萌,脸上毫无表情:“这几年让你跟着他,确实委屈你了,如果明日他还不醒来的话,我们就退回并州,之后你就回我身边,如果他明日醒来,你还要潜伏在他身边,替我监视他。”

郝萌听后喜忧参半,回头恶毒的看了一眼全身焦黑的吕布。

听着两人的对话,吕布可谓是怒火滔天,疲惫的心神一下子就褪了下去,难怪上一世自己在丁原那里行事处处小心,可是还是寸步难行,原来是郝萌这厮给丁原告的恶状,吕布心里弥漫着一股冲天的杀机,他恨不得马上起来杀了这个蠢贼,可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明日,明日便杀了这个蟊贼。

丁原又看了看躺着的吕布,怨叹一声,一挥衣袖大步踏出营帐。

看着已经走远的丁原,郝萌此时心中冒出了一个宁自己都害怕的想法,何不现在就弄死吕布,以防有变,说干就干,郝萌颤巍巍的从怀里迅速的取出毒药,准备鸠杀吕布。

恰这时,一阵阵脚步声传来,惊得郝萌满头大汗,然后快速的将毒药放入怀中,郝萌刚将毒药放好,帐幕就被人掀开,只见几个人徐徐走了进来。

郝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几人“诸位将军,你们来了”

薛兰看到郝萌,略微有点吃惊,随即开口问道“你不在军营到这里来干嘛”,众人听薛兰这么一说,目光齐刷刷的盯着郝萌,直盯得郝萌心里直发毛。

郝萌有点后悔,刚刚应该跟丁原一起走的,郝萌心中急速旋转,随后展颜道“刚刚在营外遇到丁大人,我与他一起来的”

“哦”薛兰听后恍然大悟,如果是和丁原来的,那就不足为奇了,当下众人也不管郝萌,急忙来到床榻旁,看着焦黑的吕布,眉头均拧成了一块。

张辽回头看着站在那里的郝萌,询问道“奉先如何了?”,郝萌长叹了一口气,悲伤的摇了摇头。

躺在床榻上的吕布意识到张辽他们来了之后,感到时机成熟,手指假装微微的蠕动了一下,一直在旁边观察吕布的高顺看到吕布手指动了之后顿时大吼道“动了,动了,奉先的手指动了”

这一声吼,将帐内的人都吓了一跳,薛兰本来想起身踢高顺一脚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恶狠狠的看了高顺一眼,然后目光又转向躺着的吕布。

只见吕布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几个熟悉的人,张辽、薛兰、曹性、高顺、成廉、魏续。他们目光焦急的看着自己,除了他们身后的郝萌。

吕布心里此时可谓是五味杂陈,他很恨侯成等人出卖自己,可是他想了很久,侯成等人为何要背叛自己?怕死么?如果真是怕死的话,为何每逢冲阵的时候,侯成总是冲在最前面,吕布综合了许多原因之后,最终认为他们对是自己失望了,如果对某个人失去了信心,那么背叛是迟早的事,吕布在心里挣扎万分之后,最终决定原谅他们,一则自己一直都缺少将领,如果弃他们不用,那自己就显得相形见绌了,二则自己实实在在也存在了许多原因。

“诸位”吕布在张辽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对着几人拱手施礼“大战在即,多谢各位百忙之下来看我,某在这里感谢了”

高顺听后爽朗的笑了一声“奉先,你可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啊,明日能出战否?”

吕布听后,活动了一下筋骨,抬头看着诸将“某岂会因为一次雷击而畏惧?尔等放心,明日尚可上阵杀敌”

众人听后,纷纷大笑,就是因为勇猛非常,犹如战神,所以大家都尊重他,佩服他。

吕布又与众人寒碜了许久,由于刚刚附体重生,略显有点疲惫,张辽看着困乏的吕布,收住笑容,然后对着诸将严肃道“好了,诸位,奉先刚刚醒来,且让他先休息吧”,然后又对着吕布拱手道“奉先,伯平之言,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先好好休息,西凉军对我等来说不过就是锄田之夫尔,你只管好好养着身体便是。”

吕布只是笑着摆摆手。

诸将也觉得张辽说得有礼,纷纷嘱咐吕布好生休息,然后徐徐退出账外,郝萌那双老鼠眼转了转,随后也跟着众人走出了大帐,此事还要快速报给大人才好,郝萌心里这样想着。

一时间,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大帐,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吕布躺在床榻上,双目紧紧盯着屋顶,思绪纷飞“想不到自己能重生为人,难道上天真给我一次机会?不管如何,曹操,此生鹿死谁手,我们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