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章 洛阳城外董丁鏖兵(上)

第三章 洛阳城外董丁鏖兵(上)

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晨光,只见满天赤云,红日犹如一炉沸腾的钢水,喷薄而出,显得无比的金光耀眼。

吕布在帐内将早已经洗漱完毕,被雷电劈成破布条的衣服胡乱的扔在地上,穿上了久违的金甲,看着地上的破衣,让吕布心里直发憷,如果昨晚穿的是这铠甲被雷电劈中,估计这身体要就被烤熟了,幸好当时他穿的只是布衣。

吕布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后,迅速的束发戴冠,插上了标志性的雉尾。

刚整装完毕,外面便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丁原昨晚便收到了吕布苏醒的消息,于是一大早便前来查看,看到早已经穿戴好盔甲的吕布,深凹在眼眶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随后便若无其事的踏入吕布的大帐。

吕布看着走进来的丁原,急忙拱手施礼“孩儿拜见义父”。

对于吕布来说,丁原在他心中没有多少情感,克扣他军功也好,在他身边安排人监视他也罢,为了自己能在乱世洪流中站住脚,这丁原,自己还是要杀,至于如何杀,当然不能像上一世那般堂而皇之的杀,吃够三姓家奴这个名声苦的吕布,此时心中开始酝酿一个既能杀了丁原,又能保住名声的办法。

丁原看到吕布对自己行礼,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略作关心的询问“奉先,你醒来就好了,昨日真是吓坏为父了,身体还有没有大碍?”

吕布心中虽然对丁原起了杀意,脸上却笑容可掬。“全仗义父庇佑,我现在以感觉身体已无大碍”

“恩”丁原捋了捋他那灰白的短髯“老夫今日便要与那董贼厮杀,如果你的身体无碍,一会之后便随我出征”

“诺”吕布沉闷的应了一声,丁原见后点了点头,嘱咐了一些无关痛痒的琐事之后,便走出了吕布的大帐,看着丁原渐行渐远的背影,操起落兵台上的方天画戟也走出了军帐。

“呜呜~”

突然尖锐的号角此起彼伏,瞬间就撕破了朦胧的清晨。

“咚咚~”

号角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惊天动地的战鼓声,那声音势若奔雷,震天动地。

须臾之后,只见一列列甲士从丁原军营内开了出去,他们个个身披黑色铁甲,神情凶狠,持着刀枪朝洛阳城席卷而去而去。

除了看守营寨的两万士卒,剩下的八万并州军全部出动,准备与董卓的西凉军来一场真正的较量。

八万大军并肩而行,漫山遍野的逶迤向前,踩踏得尘土漫天飞扬,军中旌旗林立,一阵寒风拂过,面面旌旗被刮得猎猎作响,似鬼哭,又似狼嚎,大军所到之处,践踏得原野寸草不生。

吕布一身金甲贯体,手提方天画戟,**一匹剽悍枣红马,两束五彩斑斓的雉尾迎风而飘,整个人看着无比威风凛凛,气宇轩昂。

并州将士眼神炙热的看着他们心中的战神,心中无比的心潮澎湃。

只见张辽拍马来到吕布旁边,关心的问道“奉先,昨日才受伤,今日就随军出征,能行吗?”

吕布听后,对着张辽展颜道“文远放心,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区区雷电何足道哉”,吕布心里很温暖,在并州军中就属张辽和高顺和自己最亲,看到张辽一脸关心的模样,在吕布心底窜出了一股热流,温暖了他的全身。

看到吕布如此坚持,张辽也没什么话说,朝吕布拱拱手后,返身策马回到了自己的军阵

一路无话,约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并州军便开到了洛阳城外。

洛阳,至光武帝在此建都一百多年以来,一直是大汉皇权的标志,此时的洛阳城墙崇墉百稚,高城深堑,高大宽广的城墙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将洛阳城围绕,有气吞山河之姿,叱咤风云之势,又有谁能想得到,不久之后,这气势宏伟的洛阳城将会变成一推瓦砾。

洛阳城下,旌旗一开,只见丁原拍马而出,手中的令旗一挥“擂鼓,挑战”

丁原话音刚落,顿时“隆隆”的战鼓声骤起,雄浑地鼓声、呜咽的号角声,立即喧腾起来,汇聚成一片,呈排山倒海的气势朝洛阳城内的西凉军席卷而去,轰隆隆的鼓声涌动,冲向整片云霄。

看守洛阳城的守门校尉,看到如此阵势被吓得屁滚尿流,直接从楼梯上滚落下城楼,然后在士卒的搀扶下翻身上马,挥舞着皮鞭飞速朝董卓的府邸奔驰而去。

此时的董卓正在府邸与李儒商量废立之事,现在的董卓尚未被洛阳的繁华所侵蚀,只见董卓体魄魁梧,膀阔腰圆,年纪约莫四十上下,一脸的络腮胡子,脸庞黝黑,全身上下带着一股风尘之气。

而他旁边的李儒相对来说长得比较平常,身材瘦小,羽扇纶巾,但是一双冷冷的眸子里不时泛出诡谲的光芒。

李儒捋了捋他的山羊胡,对着董卓说道:“董公,废立之事要速战速决,迟则恐怕生变”

董卓听后,缓缓起身,在大厅内来回踱步,然后突然转身瓮声瓮气的说道:“明早,可宁华雄带两千甲士埋伏于温明园外,以玉珏为号,如果有人胆敢反对,就杀之以摄诸人。”

李儒闻言,思忖了半响之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报~”

就在此时,那城门校尉恰好赶到董卓府邸,随即滚落下马鞍。

那校尉下马之后立即奔入府内,对着雄壮的董卓单膝跪地禀报:“报相国,丁原领军在城外叫阵”

董卓听后,并没有显出一丝紊乱,看着那校尉淡淡问道:“有多少人马”

那校尉听后,思忖了半响后答道:“约莫十万”

董卓没有答话,只是朝那校尉挥挥手,然后转身希冀的看着自己帐下的第一谋士李儒。

李儒捻了捻他那嘴角上的那撇胡子,然后低下头颅细细思量,须臾之后抬头看着董卓展颜道“公如果杀败丁原可获两利”

董卓惊异了一声,立即询问“不知是那两利?”

李儒也缓缓起身,负着双手在大厅里踱步,随即转身道:“丁原,山野匹夫不足为惧,可是他帐下的并州狼骑皆是熊罴之士,如果相国能杀败丁原,收了他的并州军,那么公的势力将会大涨,此一利也,如今的洛阳城内,兵马是不少,东郡太守乔瑁的五百新兵,大将军掾王匡的西园残部千人,骑都尉鲍信招募的泰山兵千人,毋丘毅招募的丹阳兵千人,以及袁绍袁术手中的羽林军,典军校尉曹操和右军校尉夏牟所部,这些兵甲都是那些士人的屏障,然而这些都不足为惧,只有丁原所率领的并州军才是公最大的障碍,如果公能杀败丁原,亦足以威慑朝中宵小。”

董卓听后喜上眉梢,随即发出爽朗的笑声,双手猛拍他那粗壮的双膝“哈哈,文忧之言宁老夫犹如拨云见雾一般。”。

随后董卓转身朝屋外高喊了一声。

华雄听到董卓的叫唤,披着黑甲进入大厅,对着董卓单膝跪地“不知主公有何吩咐。”

董卓看着自己的心腹爱将高声到“迅速传老夫军令,宁李傕、郭汜领三万飞熊军,张济、樊稠领三万西凉铁骑随老夫出城与那丁原老儿一决雌雄。”

华雄闻言,顿时气势高昂,一直以来在天下人眼中,西凉军与并州军都属于彪军,一直难分胜负,如今有机会分出胜负,怎不让华雄兴奋,华雄怒吼了一声之后大步走出大厅,径直踏出董府,随即翻身上马朝着西凉军的驻地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