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4章 洛阳城外董丁鏖兵(下)

第四章 洛阳城外董丁鏖兵(下)

鹰击长空,翱翔万里,那凌厉的目光,透过重重云霭,俯瞰苍茫河山.凝立山巅,岿然不动,目光如电光火石,扫向四周。

洛阳城外,两军对垒,刀枪斧钺犬牙交错,高牙大纛遮天蔽空,锯牙钩爪,旌旗蔽日,一方是身经百战的并州狼骑,挂着丁字帅旗,一方是久经沙场的西凉铁骑,挂着董字帅旗,双方都是百战之士,熊罴之兵。

旌旗开出,丁原手提一把长剑,**溜须黑鬃马,走到阵前,指着董卓破口大骂:“国家不幸,皇纲失统,阉党祸国专权,以至于生灵涂炭,你本是外郡刺史,又无尺寸之功,因贿赂十常侍而讨了一个凉州刺史,如此行当还妄想行废立之事,你想要祸乱朝廷乎?”

董卓在大旗下勃然大怒,回骂道“你这山野匹夫,出身贫寒卑微,因会写文章,而获得了一官半职,你有又何能做那并州刺史?还妄想觊觎三公之位,真是不知廉耻,羞煞你冢中老父”

“哎呀,气煞我也”

丁原本来就是出身贫寒卑微,因会写文章,年少时被任用为官吏,后来成为南县县吏,每当有贼寇前来进犯时,丁原都会身先士卒,冲阵杀贼,积累了无数军功之后才升任这并州刺史、武猛都尉,看到董卓揭了自己的身世,丁原只感觉双肋窜出一股怒火,灰白的胡须乱颤,扭头大喊一声;“我儿奉先何在?给我斩了董卓那老贼”

“末将领命”

随着一声雄壮的应诺,并州军旌旗开出,一匹血红的枣红马飞驰而出,立于两军阵前,马背上的吕布目光睥睨的看着董卓的西凉军。

董卓看到吕布一身金甲贯体,墨发泼洒如瀑,两束五彩斑斓的雉尾迎风而飘,身高九尺,身材看着魁梧有力,浓眉阔目,相貌堂堂,一脸英气,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董卓大惊,回头看着诸将询问“这是何人啊?为何看着如此的彪悍?”

立在华雄身后的李肃闻后,立即拍马而出对着董卓拱手道:“启禀相国,此人乃是我的同乡名为吕布,他有万夫不当之勇,于万军从中取敌酋首级犹如探囊取物”

李傕的部将王方听后冷哼了一声:“子武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随即对着董卓拱手道:“主公,某愿取吕布首级,献于帐下”

董卓大喜,随即令王方出战吕布。

西凉军旌旗开出,王方手提一把大斧,直取吕布。

吕布很想笑,这王方他倒认识,上一世跟着李傕在长安杀败自己,算是自己的死敌,既然又碰见了,岂能让他活命。

只听吕布一声爆喝:“九原吕布在此,贼寇还不授首”

随后双腿猛夹了一下马腹,那匹枣红马犹如离弦之箭载着吕布冲向王方。

声如惊雷,震耳欲聋,枣红马四蹄翻腾,如踏飞燕,吕布瞬间就冲到了王方面前。

王方吃了一惊,还没有回过神来,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刺到面前,王方躲避不及,正中咽喉,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顿时从马上摔了下来,

并州军见吕布斩了敌将,士气大振,纷纷摇旗呐喊,力士奋力的抡槌击鼓。

反观西凉军,己方将领被阵斩,士气瞬间低落到了低谷,董卓面色阴晴不定,他倒不在乎王方死不死,他在乎的只是己方的士气问题,看着许多将士皆畏惧的看着吕布,董卓回头怒吼了一声:“谁去斩了这贼将,老夫赏千金,封他做万户侯”

董卓此话一出,顿时在西凉军中炸开了锅,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见张济身后闪出一名白袍小将,拍马上前对着董卓拱手叩拜“董公,小将愿往“

董卓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将,虽然他长得英武不凡,但是显得太年轻,如果叫他出战吕布,如有又被吕布斩杀,又该如何,踌躇间,董卓身后又响起沉闷的声音:“主公,某愿往”

董卓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自己手下第一悍将华雄,董卓大喜,急忙令华雄出战。

西凉军旌旗开出,华雄挥舞着大刀拍马而出,朝吕布杀来。

那白袍小将见董卓没有理自己,失落的朝董卓拱拱手,悻悻的回到张济的身后,张济见后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在那边,吕布与华雄早就纠缠到了一块,马走龙蛇,刀来戟往,直杀得天昏地暗,马蹄踩踏得尘土漫天飞扬。

吕布的戟法势大力浑,犹如雷霆万钧,长戟犹如白虹贯日,疾如闪电,

华雄此时心中早就惊骇不已:“这吕布果然悍勇,自己才与他走了五个回合,就已经招架不住了”

面对着吕布排山倒海,连绵不绝的攻势,华雄心中忽然感到一丝悲凉,看来还是小觑天下英雄了,看这形式只怕自己今天没法活着离开了。

华雄心神错乱,猝不及防之下被吕布一戟挑飞了他手中的大刀,本来吕布想杀了华雄,但是想到华雄为人忠义,而且颇有些勇武,以后若想要收西凉军,领兵者非华雄莫属。

于是将刺向华雄胸口的戟头微偏刺入华雄的肩窝,随后反转戟身用戟柄拍在了华雄的背部,华雄猛地吐了一口鲜血,随后跌落下马鞍,昏迷了过去。

这华雄可不比王方,华雄可是董卓的心头肉啊,看到华雄跌落下马,董卓急忙下令军士抢夺华雄。

吕布冷笑,扬起手中的长戟,大喝道:“并州狼骑,随我冲锋”,戟尾轻刺马臀,马儿吃痛,拔足冲向敌阵,只见吕布方天画戟舞动如龙在敌阵中左突右刺,如入无人之地,杀得西凉军阵角大乱,敌军见吕布如此威猛,人人心惊胆战,士气全无。

看到吕布在敌军中冲杀,丁原捋须笑道“奉先果然英勇,”

手中的长剑一挥,轻喝道“击鼓,冲锋。”

丁原话音刚落,并州军中顿时鼓声震天,号角长鸣,士兵大喊着,向敌军冲去,烟尘滚滚,旌旗飞扬。

王方被斩,华雄受伤,两军尚未交锋便先损两员大将。西凉军的士气低落,哪里还有再战之心。加之吕布在己方军阵中冲杀,更是令士兵胆寒,纷纷向后退却,军阵顿时散乱,时不时有人倒下死于己方践踏之下。

吕布高喝一声:“董卓老贼休走。”

董卓听闻吕布高喝,心中惊骇,对着马卒喝到:“快走快走,”

吕布纵马直追,董卓见状,抬脚踢翻马卒,竟亲自提绺挥鞭,用尽力气拍打在马臀上,马儿吃痛长鸣,顿时加快速度,马蹄翻飞,掀起阵阵尘土,向己方军阵逃去。

看着已经逃远的董卓,吕布随意的舞了一朵戟花,高声道“主将以逃,降者免死”

西凉军闻后,看着如修罗般的吕布,纷纷弃掉手中的刀戈,跪地投降,磕头得如捣蒜。

看着这些投降的士卒,吕布抿着嘴没有说话,只见他拍马来到一座山坡之上,随即翻身下马,将方天画戟插在地上后,负着双手打量着这片残破的山河。

战城南。

死郭北。

野死不葬乌可食。

吕布一眼望去,只见整片原野上铺满了尸骸,层层叠叠,一眼望去,不知道有几何,远处硝烟弥漫,袅袅升起,映衬着残阳,显得无比的幽暗,被烈火烧光树叶的枝头上,成群结队的乌鸦立在上面不停的鸣叫,鲜红的眼睛映着缕缕硝烟,显得无比的诡谲、阴森。

破碎的内脏洒落一地、潺潺的鲜血汇聚成积流……无不彰显着战争的惨烈。

看着惨烈的战场,吕布面色古井无波,双眼犹如一股深潭,看不见底:“立于乱世,大道皆废,为了能在这乱世中生存,我吕布就算杀尽百万又如何,没有吞并天下的野心,迟早会被乱世的洪流所吞没,我准备好了,曹孟德不知道你准备好了吗?”

夕阳的余晖喷洒吕布的身上,一身金甲发出炫目的光芒,两束雉尾迎风而飘,雄壮的身躯被包裹在一片金芒之中。

无论是大获全胜并州士卒,还是投降的西凉降卒,均痴痴的看着在余晖下闪闪发光的男人。

“战神,战神~”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剩下的人听后纷纷附和,八九万人齐声呐喊,那声音撼动整片云霄,震得大地都为之而颤抖,这一刻,在众人眼中,吕布就是这个世界的战神。

唯有丁原立在那里闭口不言,他看着吕布的背影面色阴晴不定,目光充满诡谲:“如果在不除掉他,我的并州大权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