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7章 吕布董卓谋丁原(下)

第七章 吕布董卓谋丁原(下)

董卓铁青着脸看着被吓破胆的李傕等人,手微微扬起然后一放,随即一声炮响,顿时西南与西北两角响起一阵阵呐喊声,董卓看到局势并非按照他们所想的那般发展,于是动用了牛辅与董横两路伏兵,只见西南与西北两面烟尘滚滚,马蹄震得洛阳城都为之而颤动。

丁原脸上一变,大呼不好“快退,快退,有伏兵”,可是还没等并州军缓过神来,在并州军后方也想起“隆隆”的马蹄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那浓烈的杀气犹如毒泷恶雾一般朝并州军席卷而来。

原来徐荣在得知局势对董卓不利时,果断的的领兵出击,恰好四方大军犹如铁桶一般将并州军围困于一片洼地之内,

董卓看向远方阵角大乱的并州军,嘴角露出了森然的冷笑。

“呜~”

呜咽的号角划破苍茫的天空

随着进攻的号角响起,西凉军骑兵举起手中长矛喊杀着冲向并州军,然而骑兵未到,西凉弓兵率先发难,无数的箭镞,一片片,一团团,密密麻麻,犹如蝗虫过境一般压向并州军。

天空都为之而遮蔽,烈日都为之而失色。

丁原恐惧的看着犹如黑云压顶的箭镞,吓得他愣愣在那里失神,仿佛被人夺去了三魂七魄,还好亲兵反应得及时,急忙将他拉下马鞍,周围的盾兵迅速的将丁原围住,保护得像一只铁通,也就在那一刹那,无数的箭镞就扑面飞来。

那箭镞就像洪水猛兽,冲垮了并州军的所有防御,成百上千的人瞬间被射成了筛子,惨叫声、哀嚎声不绝入耳。

一轮箭雨过后,西凉骑兵如潮水一般朝并州军涌来。

一时间,洛阳城下的这片土地瞬间变成了修罗屠场,士卒的呐喊声。惨嚎声、呼喝声此起彼伏,与战马的斯鸣声、悲咽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曲悲壮的挽歌。

西凉铁骑彪悍,骑术精湛,又是四面合围,可谓是士气大震,反观并州军,经过了一轮箭雨的攻击,阵角早就被射得七零八落,在西凉铁骑的冲击之下,迅速被割成若干块各自为战。

丁原看着身边不断倒下的亲兵,心里突然冒出一股绝望,他恐惧的看着不断倒下的并州士卒,心中悔恨万千,在亲兵的拼死保护下,丁原渐渐的脱离主战场,朝东边西凉最薄弱地带遁逃而去。

看着将要逃跑的丁原,董卓大急,立即指挥重兵合围,煮熟的鸭子可不能就让他这么飞走了。

吕布看着即将远遁的丁原,计算了一下距离之后,迅速取下弓箭瞄准丁原。

屏住呼吸,龙舌弓拉得如满月。

吕布手一抖,弓弦发出一声悦耳的响声,羽箭如同流星划过苍穹一般飞出……。

“嗖”的一声,破空之声震得周边的士卒耳朵嗡嗡作响。

在受亲兵重重保护下的丁原突然感到后面恶风来袭,回头看了过去,还没看清楚什么状况,就被锋利而强劲的羽箭射穿了喉咙,自后颈而出。

“唔~”

凉风自撕裂的喉咙间飕飕的灌进了丁原的身体里,丁原的脸因为痛苦而变得极为扭曲,双手死死的抓住箭尾,努力的想要拔出来,他更想要叫喊,但是发出来的只是“咯咯”声,最后,丁原跌落下马鞍被马匹拖行了几百米,当人发现他的时候,早已变得血肉模糊,他致死都没明白,自己是被谁杀死的。

看到吕布射杀丁原的除了董卓与李儒,再也没有他人,此时两人早被吓得额头冒汗,这吕布不仅勇猛非常,弓术也相当惊人,董卓试想,如果刚刚吕布这一箭射向的是自己,自己是否机会躲闪,答案是不能,这样的人若真投降过来,自己是否真能驾驭?董卓心里开始动摇了。

董卓本来想借此机会将吕布生擒活捉,然后逼他投降,这样并州大军归自己,吕布也归自己,总比把吕布封做并州刺史统领一州之地强,现在又看到吕布勇冠三军,心里冒出一股杀机。

吕布一箭射翻丁原,然后转头含笑的看着董卓,好像在说“我若想要你性命,就如探囊取物一般,你可别耍什么花样”

董卓看到吕布的笑,心中不由得一颤,就好像被毒蛇咬了狠狠地一口,将他心中刚冒出来的那股杀机所湮灭,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恐惧。

并州军主将丁原身死,顿时在并州军中炸开了锅,令他们惶惶不安,瞬间被杀得旌旗萎靡,士卒衣不避体。

吕布看见即将溃败的并州军,眉毛一挑,奋力劈开围攻自己的西凉诸将,拍马舞戟单骑冲入后方军阵,他犹如一把利剑刺入敌人胸膛!吕布所到之处,劈波斩浪。直杀得西凉士卒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再观西凉军士,尽皆胆寒!

吕布横冲直撞,劈开一条活生生的血路,他策马来到一座山坡上,扬戟大吼;“并州铁骑,向我靠拢”。

这吼声好似有雷霆之威,震得周围无数将士的耳朵“嗡嗡”直响。

反观吕布,在太阳的照耀下,他全身被金光所包裹,两束五彩斑斓的雉尾迎风而飘。就好像一张旗帜,指引着并州军方向。

并州军齐声咆哮,顿时士气大涨。

丁原死了如何?我们有战神吕布。

士气低迷如何?我们有战神吕布

纵然面对几倍于我的敌人又如何?我们有战神吕布。

张辽看着如战神般的男人,眼光神采飞扬,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哈哈大笑“并州狼骑,随我向奉先靠拢,杀啊”,随着杀字喊出,张辽双目怒瞪,大喝一声,奋力一记横扫千军,将拦在前面的几个西凉军拦腰斩断,肠子器官流了一地,张辽大呼过瘾,手中的大刀越发的舞得犀利,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这一幕,在并州军各处上演,大的到偏将,小的到什长,他们纷纷鼓舞着士卒们疯狂的砍杀敌人,朝他们的战神靠拢,一时间,喊杀声、惨叫声、哀嚎声惊天动地,茫茫原野,流血漂橹,尸体累积。

李儒看到吕布竟然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将已经溃败的并州士卒的士气拉到如此之高,就像是一群嗷嗷叫的野狼,凶狠,嗜血。

李儒大惊急忙朝董卓建议:“岳父,吕布此人,用之则必相诚以待之,不用,则必杀之”

董卓着急的狠拍他的大腿,哭丧着道:“吕布之勇,能与当年霸王相匹,我简直爱死他了,可是他今日他叛了丁原,日后会不会也叛了我?”。

董卓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李儒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随后展颜道“岳父,你别忘了,今日的发展并非按照我们与吕布的计划而行的,丁原可是死在吕布的手上的,我们就以此作为条件逼迫吕布投降,如若不然,日后当他锋芒正盛的时候就将他杀害丁原的事公之于众,定当让在大汉寸步难行。”

董卓听后,楞了一下,随即放声大笑:“文优之言,老夫当真是醍醐灌顶”然后大喊一声“传令,让牛辅他们让出西北的缺口,放吕布他们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