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8章 掌控并州军

第八章 掌控并州军

积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洛阳城外,流血漂橹。

沃血千里,原野上铺满了层层叠叠的人尸马骸,其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矢。远远看去,如蓬蓬茁壮的蒿草。

苍穹之上,一群群翱翔的秃鹰不时的飞下啄食伏尸。无数的残肢断臂自半空中,纷纷掉落,形成了漫天的腥风血雨!

并州大营

此时的并州大营内一片哀恸,人皆缟素。

吕布身上穿着生麻斩哀孝服,面色悲痛的跪在丁原的灵柩前,只见灵堂正中摆放着一口檀木棺材,棺材中的丁原双目紧闭,咽喉中的羽箭早已经被拔出,伤口处被缝得像一只蠕动的蜈蚣,让人觉得无比的诡异。

吕布此时早已哭得是肝肠寸断。

那哭声甚是洪亮,闻者无不是心酸涕零。

吕布在灵堂足足哀嚎了半个多时辰,直至嗓子哭哑,身形摇摇欲坠之时,张辽迅速的上前扶住吕布,陪着吕布落泪,哽咽道:“奉先不必如此哀伤,主公已经离去,你应该节哀才是,若他看到奉先为他如此悲戚,恐怕也于心不安,奉先还是保重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吕布短暂的楞了一下,随即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涕泗横流。悲伤之情溢于言表。

灵堂内的诸将看到吕布如此悲伤,皆无奈的摇摇头,想吕布至从跟随丁原以来,建功无数,早就可以当一个偏将,可是丁原怕他夺权,一味的打压他,九尺男儿却只当了一个主薄,诸将在惋惜的同时,也对死去的丁原产生了一些偏见。

你看人家吕布,为了你哭得死去活来,但你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服,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他,真是小人之径,成廉愤愤不平的起身道“诸位,如今主公身亡,我们应该选出新的主公来主持局面,如若不然,用不了几天的时间并州军就会大乱。”

“是啊”“不错,义之说得在理”

诸将听后,纷纷表示赞同,如果再没人出来主持局面的话,估计并州军就会轰然奔散。

坐在右首首位的军司马曹性起身道“既然义之提出了这个问题,那么请问,这堂内之人,谁可为主?”

曹性一说完,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成廉,成廉尴尬的挠挠头,干咳了一声道:“我成廉一生只服一人,那就是主薄吕布,所以我愿奉吕布为主”

成廉说完便朝吕布跪了下去,目光显得无比的诚恳。

张辽低头思忖了半响,亦朝吕布跪下道:“张辽愿奉吕布为主”

“我也愿意”其次是高顺、宋宪、侯成、魏续、薛兰、曹性依次朝吕布跪下,都表示愿意奉吕布为主。

吕布瞪着红肿的双眼,逐一的打量着众人,当看到端在席上的郝萌时,吕布双目一冷,吓得郝萌立即滚下厅堂,俯首就拜:“郝萌拜见主公”

看到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并州军大权,吕布心里可谓是心潮澎湃,虽然心里很激动,不过吕布面色依然很悲痛:“诸位,奉先何德何能可做你们的主公啊”

张辽听后随即反驳道:“奉先此言差已,你首先是破鲜卑、黑山、黄巾皆立下不世之功,此其一也,主公膝下无子,而你作为主公义子,应该子承父业,不要将主公一生的心血化为泡影,某恳请奉先继承主公的基业”

“我等恳求奉先继承主公的基业”诸将纷纷齐声大喝

吕布知道如果在装下去就没有意义了,随即正声道:“你们是否真的愿意奉我为主?”

“我等皆愿奉你为主,一生无悔”诸将纷纷跪下齐声大喝。

“如此”吕布双目一冷,环顾四嫂扫,沉声道:“义父身亡,不幸辞世,某纵使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为义父报仇,然如今当务之急就是将义父扶柩归乡,魏续、宋宪何在?”

“末将在”

魏续、宋宪二话不说,当即出列,单膝跪于堂中,拱手听令。

“令你俩率亲卫五百扶义父灵柩归于南阳,办理一切丧葬事宜之后,迅速归营”

两人听到军令,也知道此事不能耽搁,虽然不能与吕布一起杀敌,但是扶柩归乡才是重中之中,两人当即高声允诺。

“高顺,张辽听令”

两人随即跪身拱手:“末将在”

吕布看着跪着的两人,心中惆怅不已,上一世是我辜负了你们,这一世某誓死不负你们。

“令张辽、高顺为兵曹从事,暂时统帅并州兵马,由成廉、曹性、薛兰辅佐,其余的官职不变,希望各位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事,日后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诺”各将皆兴奋的答道,因为在他们心里,吕布的勇武足与霸王媲美,能与他驰骋疆场也是为将者莫大的幸事,虽马革裹尸亦无憾也。

吕布盯着张辽与高顺,以及他们身后的诸将,沉声问道:“当今之势。你们可知道该怎么做?”

众人一愣,各自在心里揣摩吕布的这句话。

“厉兵秣马,严阵以待!”

高顺与张辽异口同声的回答。

众将听后,皆不明所以的盯着两人。

唯有吕布点点头:“如今洛阳局势相当复杂,董卓想要独霸京师,但是世家大族也想要分一杯羹,几方势力错综复杂,盘根交错,唯有厉兵秣马,以防有变,而各部各司其职,在此期间,但有不遵令者,杀无赦!”

诸将皆轰然允诺。

随后吕布交代了一些琐事之后,诸将便鱼贯而出,吕布则一个人端坐在桌案上,陷入沉思。

他相信,以他在并州军中的威望,即使不能全部掌控全部并州兵马,也能掌控大半,如今没有了弑父之名,这乱世,我吕布当有一席之地,至于董卓那边,他相信,不久之后李肃还会在来。

吕布已经打定注意,自己还像前世一般奉董卓为主,但是不拜他为义父,然后暗地里慢慢掌控西凉军,西凉军与并州军向来不和,如何掌控好西凉军,唯有掌控两人,那就是华雄与张济,而且张济的子侄张绣武艺颇为厉害,枪法刁钻毒辣,以后可堪大用,至于李傕、郭汜、牛辅等人,日后另当别论。

想到这里,两个人掠过吕布了的心头,贾诩、李儒,你们俩休想逃过我的掌心,

“报~!,虎贲中郎将李肃求见”

门外传来亲卫的禀报,吕布随即从沉思中转醒过来,咧嘴一笑,整理了一下衣冠之后迎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