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章 投靠董卓的前奏(下)

第十一章 投靠董卓的前奏(下)

吕布与众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郝萌的军帐,不等吕布发话,郝萌自觉的小跑到自己的床榻旁,掀开铺着的毛毡,将几卷竹简取了出来,随后又回到吕布的身旁,将竹简递给吕布。

吕布冷冷的接过,瞟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后,他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瞋目裂眦的将竹简狠狠的丢在地上,怒吼道:“丁原匹夫,安敢欺我”。

高顺看到吕布大发雷霆之怒,眉头皱成一条直线,立即弯腰拾起地上被摔成几瓣的竹简,细细观看,当看到里面的内容后,纵然是古井无波的他脸上也显出了一丝愠怒。

张辽从高顺手里取过竹简,须臾之后也长叹了一声。

诸将也依次阅览了这竹简中的内容,看完之后无不义愤填膺。

这竹简是丁原写给郝萌的密信,内容是叫郝萌紧紧盯住吕布,如果吕布有什么异动,就迅速报给丁原,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杀后奏。

吕布看到诸将都面带怒色,随即又下了一记猛药,只见吕布捶胸跺脚,珠泪偷弹:“想我吕布甘为驽马供丁原驱使,想不到他却如此对我,心痛,痛煞我也”吕布说完,立即咬破舌头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

众人见后,纷纷大惊失色,张辽、高顺迅速上前扶住吕布劝慰道:“主公何必忧伤,如今丁原已经身死,已经得到了惩罚,主公何必为他如此哀伤”

众将也纷纷附和,以前在他们看来,丁原向来给他们的感觉都是宽广仁厚的,想不到那都是丁原装出来的,众人也替吕布愤愤不平。

李肃也添油加醋的说道:“是啊奉先,我亦想不到这丁原竟是这般妒贤嫉能的人,贤弟不必为这等人哀伤,如今之际应该想想今后贤弟的路该怎么走”

吕布稳了稳身形,荡开张辽、高顺扶着自己的手,上前几步,咬牙切齿的说道道:“兄长说得对,不过在此之前,我首先要做一件事,成廉何在?给我斩了郝萌!”

“末将在此”

站在郝萌身后的成廉答应了一声,突然拔出佩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看向郝萌的后颈,刀锋到处,一颗人头滚滚落地。

吕布看成廉斩了郝萌,又下令道:“成廉,传某将令,集合三军,然后将郝萌头颅悬于都门,以示三军”

“诺”成廉一声允诺,弯腰提起郝萌的头颅迅速退出军帐。

吕布顿了顿,回头看着诸将说道:“我意投于前将军董卓帐下,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

经吕布这么一问,诸将的脸色表现不一,张辽、高顺、成廉、曹性、魏续、宋宪面容坚定,均表示愿意跟随吕布投靠董卓。

唯有薛兰有点踌躇,他其实也不是不想跟随吕布去董卓的帐下,只是他已经厌倦拼杀,厌倦了勾心斗角。

薛兰深吸了一口气后,朝吕布拱手道:“奉先,非我不愿与你一起驰骋疆场,上阵杀敌,只是我已经厌倦了杀戮,所以,我想解甲归田,忘奉先成全。”

薛兰说完便朝吕布跪了下去。

吕布见后,急忙上前扶起薛兰:“我与茂长相识多年,岂会强留茂长,不过,茂长离去之后什么时候想回来,并州军大营随时为你打开。”s深知薛兰为人的吕布知道,薛兰只要决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况且,日后薛兰有可能会像前世一般战死沙场,今日离去,也未必不是好事。

薛兰感激的看着吕布,随即起身朝着吕布拜了拜,然后又朝张辽等人拜了拜,众人也朝薛兰一一施礼,满脸不舍,同行十几年袍泽,这情谊岂能割舍。

薛兰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随即一挥赤袍,扭头道:“诸位保重,茂长去也”,薛兰说完之后,便踏出了军帐,渐渐的越走越远,留给众人一个消瘦的背影。

李肃见吕布已经答应投靠董卓,感觉在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随即朝吕布拱手道:“既然贤弟已经答应,此事我应当快点回去禀报董公,愚兄先行告退了。”

“兄长,请便,待我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后就前往西凉大营拜见董将军。”

李肃笑了笑,朝吕布施礼道:“那我与董公就恭候贤弟大驾”

李肃说完便转身离开。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待李肃走后,吕布环顾了一下众人,展颜道:“诸位一定很好奇我为何要投靠董卓吧?”

众人听后皆点点头。

吕布摸了摸他的胡茬子狡猾的笑道:“我就偏不告诉你们,但是你们要记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并州军的将来,所以,我希望你们能竭尽全力的辅佐我。”

众人纷纷朝吕布叩拜,异口同声的答道:“我等皆愿供主公驱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吕布满意的点点头,心里暗忖:“今日,自己才算真正的掌控并州军,而这乱世也即将来临,我已经准备好了,希望你们不要令我失望才好”

寒夜的天幕

半个月亮斜挂。

无边的黑夜,正在蚕食天空中那微弱的星光。

西凉军大营

董卓此时正在营门口焦急的来回踱步,目光不时的扫向远处。

旁边站着李儒,李傕、郭汜、张济、樊稠、李肃以及带伤的华雄。

华雄前日被吕布打伤,休息了两日之后,身体渐渐恢复。

听闻吕布来投,也不管身上有伤无伤,也起身相迎。

一直以来,他只佩服董卓一人,如今又加了一人,那就是吕布。

不为其他,因为吕布的武艺已经让他折服。

董卓走了片刻,回头严肃的看着李肃询问:“子武,你确定吕布会来?”。

董卓的话里充满了对李肃的不满,他在这里足足等了几个小时,也没见吕布的身影,心里开始对李肃话有点质疑。

李肃当然听出了董卓的不满,丝毫不敢怠慢,立即拱手道:“启禀主公,吕布今日已经答应来投,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

李肃的话还没说完,早已等得不耐烦李傕冷哼一声,打断了李肃的话:“如今他掌握了并州十万大军,岂会屈身于主公帐下,你是不是立功心切,所以想诓骗主公”

还没等李肃反驳,旁边的郭汜也应声附和。

李肃闻两人所言,冷笑道:“李稚然,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恐怕是担心吕布来投之后夺了你的军权吧”

李傕听后,勃然大怒:“李子武,你休要胡言”

李肃刚要反驳,那边的董卓立即吼道:“行了,行了,你俩要是想吵,就给老夫滚一边去吵去。”

见到董卓发怒,两人均不敢在言,互相瞪了对方一眼,便各自扭头,不在说话。

人群中的张绣惊异了一声,指着远方的树林思索道:“主公,刚刚那边似乎有人影闪动,是不是吕布来了。”

“哦?”董卓大喜,顺着张济所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如张济说言,当董卓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吕布领着一个人朝董卓等人走来。

只见吕布身高九尺,身着暗灰色的劲装,虽然是黑夜,也挡不住吕布那英武的气息。

董卓猛地怕了他那雄壮的大腿放声大笑:“老夫盼将军久已”,随即便迎了上去,身后的众人见后,也纷纷跟着董卓的步伐朝吕布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