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2章 并州刺史、执金吾(上)

第十二章 并州刺史、执金吾(上)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穹如墨。

吕布安排好大营内一切事物之后已经接近黄昏。

他也不想耽搁,于是便领着张辽直奔西凉大营而去,因为他在看来,高顺练兵布阵可以,但是武艺却不如张辽,这两人,自己必须安排一个人守营,那样自己才安心,不为其他,只因为这两人值得他吕布信赖。

当赶到西凉大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此时的西凉大营,灯火通明,刀枪林立,无数的甲士正持着刀枪棍棒在营中来回巡逻。

整座西凉营盘匍匐在崇山峻岭之下,看起来,就像黑夜中一只正在觅食的饕餮猛兽,张开着血盆大口,随时都可以吞噬一切来犯敌人。

吕布也不得不赞叹董卓的用兵之道,在他还没有被洛阳城的繁华所侵蚀的时候,他董卓也算是一方枭雄。

然而枭雄也有老去、萎靡的时候,而我吕布也是一只枭,不过是一只军中之枭。

他董卓注定是为我徒做嫁衣罢了,十万西凉军在不久之后都要落入我手。

而董卓则会被乱世的洪流所湮灭,直至消失。

吕布看到董卓等人已经在西凉大营门口等待已久,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便领着张辽迎了上去。

还没等吕布开口。

那边的董卓看道吕布前来,率先开口放声大笑:“老夫等待将军已久矣”

吕布随即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立即拱手告罪:“让董公久等,某之罪也”

董卓见吕布朝自己施礼,他几大步小跑过来扶起吕布:“哟哟哟,将军,我可不敢受你这一拜啊,哈哈”

“来来来,我给你引见一下我西凉诸将。”董卓说完,便拉着吕布的手朝后方的李儒等人走去。

这时董卓的眼光才转向吕布旁边的张辽,驻足了一会指着张辽询问道:“奉先,不知这位将军是?”。

董卓说话间,已经从将军改口,叫了吕布的字。想增进两人之间的感情。

布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但是毫不在意,随即指着张辽展颜道:“此乃我同生共死的袍泽,张辽字文远,马邑人。”

张辽听后,心中一暖,吕布的话宁他全身暖洋洋的,虽然知道这是吕布的客套话,不过,话从吕布嘴里说出来,仍然让他心中激动不已。

张辽遂朝董卓拜了拜:“张辽拜见董公。”

“好好好”董卓笑呵呵的点点头:“既是奉先手下大将,那就请张将军与我等一同前往。吧”

董卓说完,便拉着吕布走到李儒等人面前。

董卓指着李儒介绍道:“此乃我的女婿,也是我的智囊,叫李儒李文忧,老夫能有今日成就,全靠他出谋划策。”

李儒一挥鹅毛扇朝吕布拱了拱手。

吕布不用董卓介绍也深知李儒的厉害,在董卓进洛阳那天起,他就奇谋跌出,与贾诩并称“毒士”,两人每每出的计策,都搅得整个大汉血雨腥风,可谓是“毒士乱国”。不过这样的人才才符合吕布的胃口。

李文忧,这一世你休想逃出我的掌心。

吕布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不过脸上却装作吃惊的模样,朝李儒施礼道:“想不到先生竟如此才能,堪比周朝之姜尚、大汉之张良,布失礼了。”

李儒笑了笑,吕布竟然将他比作姜尚、张良,虽然知道这是吕布夸大了说词,不过,谁不愿意听别人夸赞自己,还把自己比作各朝的开国元勋,大大的涨了李儒的脸面。

李儒眉开眼笑的说道:“吕将军谬赞了”

董卓笑呵呵的点点头,然后依次介绍了李傕、郭汜、李肃、张济、樊稠。众人也一一朝吕布施礼。

李傕、郭汜虽然对吕布万般不爽,但是因为有董卓在场,他俩也不敢放肆。

当看到华雄时,吕布也不等董卓介绍,立即赔罪道:“华兄,前日我们各为其主,不小心伤了华兄,还请你不要记恨奉先才是”。

华雄这个人吕布还是很佩服的,忠肝义胆、武艺也不错,可惜最后死在了关羽的手中,不过,这一世如果想要掌控十万西凉军,这统帅的最佳人选非华雄莫属,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从关羽手中将华雄救下,让他追随我,替我效命。

华雄听后连忙摆手:“子键岂会因为这等小事记恨吕将军,将军多虑了,将军的武艺宁子键钦佩不用,等某伤好了之后,还望吕将军指点一二。”

吕布爽朗的大笑:“哈哈,子键兄,切磋可以,指点不敢当”。

李儒亦笑道:“外面风大,我们还是进去说吧,董公闻将军前来,已经在营中备好筵席,请将军与我进账等小酌一二可否?”。

李儒越看吕布越觉得喜欢,打心眼里觉得吕布不错,人不仅长的威风凛凛,而且很会说话,最主要的武艺还很高,这样的人才如果让己方获得,那将有莫大的裨益。

董卓也附和说道:“是啊,奉先,老夫已经备好了筵席,今日便与将军痛饮三百杯”

吕布随即展颜道:“如此,布恭敬不如从命了,董公请”

“请”

董卓哈哈大笑,率先步入大营之中。

众人见后,也一一跟随董卓步入西凉大营。

进入董卓的大帐之后,双方按照主从宾序的顺序作罢,张辽则立在吕布身后,手握刀柄,目光凌厉的环视四周,双耳微动,倾听账外动静,以防董卓安排刀斧手害了吕布的性命。

董卓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也不说话,但是心里却连连打鼓。

这吕布果然英勇,居然敢只带一人来西凉大营,是他真的不惧怕,还是另有后手,董卓不敢确定。

还有这叫张辽的也堪称一员虎将,只见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得了吕布,又得他帐下虎将,某又何惧天下人。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稳住他再说。

董卓抬起就樽朝吕布敬了过去:“奉先请”

吕布亦抬起酒樽回敬董卓:“董公请”

然后两人纷纷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董卓喝完之后,一抹他的虎髯,爽朗笑道:“那日在战场之上,初见将军虎威,老夫钦佩不已,恨不得能与将军把酒言欢,不曾想,时隔几日,老夫的愿望居然实现了,将军”董卓又抬起酒樽敬吕布:“请满饮此杯”

吕布亦抬起酒樽,然后仰头喝下。

须臾之后,董卓帐下的诸将也一一来给吕布敬酒,吕布也来者不拒,纷纷一饮而尽。

酒过五旬,菜过五味。

董卓见差不多是时候了,眉毛一挑,虎目一瞪,开口问道:“奉先,想必子武已经将我的话传到,不知道将军意下如何”

西凉诸将见董卓谈起正事,纷纷停止攀谈,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吕布身上。

他们现在要的,就是吕布一个准确的答复。

吕布闭口不言,一口饮尽杯中之酒后才不快不慢的答道:“董公,那我提出的条件,你又是否答应。”

看到吕布傲然的面容,李傕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拍案而起,指着大怒道:“吕布,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家主公看得起你才招降你,你居然在此大言不惭,还妄想提条件,你信不信我一声令下,我西凉十万将士瞬间将你剁成肉泥,纵然你武艺高强,也插翅难飞”。

李傕他很担心,他还真像李肃说的那样,如果吕布投靠过来,他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他的武艺连华雄都不如,何况是吕布,只因为他跟随董卓最久,所以才做了司隶校尉,统领董卓的飞雄军,而董卓初入洛阳,各方势力犬牙交错,而像吕布这样勇武的人正是董卓需要的,用来威慑洛阳士族。而他无勇也无谋。

吕布听闻李傕之言,头也每抬,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我与董公商议要事,何时轮到你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