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0章 两世宿敌

第二十章 两世宿敌

清秋幕府井梧寒,

风尘荏苒音书绝。

乍见翻疑梦,

相悲各问年。

夜间的董府,呈现一片喧嚣。

散朝之后,董卓便遣人登门,邀请了朝中颇有些身份的重臣赴宴。

受邀的人要么是三公,要么是九卿。

曹操因为在朝堂之上支持董卓的政见,也赫然在邀请之列。

一时间,董府门庭若市,衣冠云集。

此时离开宴的时间尚早,百官百无聊赖的各自找着熟悉的人闲聊。

吕布看着一群如苍蝇般“嗡嗡”乱叫的朝臣,眉头微微皱起,然后快速起身,几大步踏出大厅,走到院内呼吸着新鲜空气。

吕布抬头看着已经陷入无尽黑暗的天空,慢慢陷入沉思、

这夜,是那么的怪诞神奇,是那么的朦胧柔媚。吕布对夜的感觉,就如同夜本身与自己是那么的相似!可是乍的一想,夜是什么印象,吕布已经无法寻觅。

自己重生到现在,已经有了几日,自己所做的事,完完整整的按照着自己最初的路线在慢慢发展。

吕布很期待,他很期待能再次与关羽张飞一战。

很期待能再次于虎牢关前力战群雄。

他很期待能再次与众诸侯在乱世洪流中群雄逐鹿。

也许用不了多久,自己的期望将会实现。

就在这个这时,吕布感觉有人慢慢朝自己走来。

高大的身躯回首看去,当看到来人的时候,吕布露出了一丝微笑:“孟德兄”

曹操因在朝堂之上,力挺董卓的政见,颇不得百官的待见,也没有人找他闲聊。

自己在朝中唯一的好友袁绍,也在不久前不辞而别,遁回汝南,看清形式的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袁绍此举何意,如果自己不是身负卢植交给他的重任,他早就离开洛阳,回到老家,然后厉兵秣马,以待天下有变。

在大厅内自饮自酌的他,看到离席而去吕布,曹操沉思了片刻,也缓缓起身跟了上去。

看到沉浸在夜色中的吕布,曹操迟疑了片刻。

那日吕布对他起的杀机,历历在目,不得不让曹操不防。

不过也就是那一瞬间,曹操便将心中的那丝恐惧压下,朝吕布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叫唤吕布,就见吕布悠然转身,对着自己喊了一声:“孟德兄”

曹操看着吕布和煦的微笑,表现得有点错愕,心中暗暗思忖:“为何他的笑那么自然,难道那日他冒出的杀机不是针对我的?”

随后曹操自嘲的笑了笑,自己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何必因为一次杀机而坏了自己的心性,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惧之有。

想到此,曹操内心豁然开朗,面对吕布也没有那么拘谨了。

只见曹操对着吕布拱了拱手道:“奉先为何无故离席,沉浸与这夜色之中。”,曹操一说话,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吕布。

就这样,吕布与曹操这两世的宿敌,在吕布重生之后,两人第一次的交谈、也是第一次交锋,就这样缓缓展开。

吕布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其实,在吕布心中,曹操是一个可敬的对手,也是可怕的对手。

可敬之处表现在日后他只身刺董,失败之后又联合十七路诸侯联合讨董,董卓兵拜洛阳之后,众诸位皆逶迤不前,唯有他曹操心系大汉,率着他那微不足道的兵甲追击董卓,要不是李儒设谋,估计他就成功了,假设他成功,那大汉的前景又是一番景象。

可惜事在人为,他最终还是失败了,一首《篙里行》,彻底的改变了这个治世的能臣,使他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乱世枭雄。

而他的可怕之处表现在他个人,他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行军打仗,奇谋跌出,在这沧海横流,战事频发的乱世,他可算是超世之杰。

这样的人,无疑是最可怕的,也正因为这样,上一世自己才败于他手,不过这一世,鹿死谁手,还有待考究。

想到这里,吕布并没有直接回答曹操的问题,只是抬头又看了看无尽的夜空,开口道:“孟德兄,多谢今日你在朝党之内为我说话,布甚为感激。”

曹操听后,连连摆手:“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奉先乃当世之人杰,为何要屈身事董。”

吕布听后,笑了笑,指着曹操问道:“那孟德为何也要屈身于董卓。”

“这…”吕布的反问,使得曹操顿时语塞。难道他会说,自己是为了刺杀董卓才会蛰伏与董卓帐下。

当下不由得尴尬的干咳了一声。

看着吃瘪的曹操,吕布开怀大笑,想不到曹操也会在这里手里吃瘪,不过,就算曹操不说,吕布也知道他为什么屈身与董卓帐下。

就在两人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大厅内传来董卓雄浑的声音:“让各位久等了,老夫之罪也”

吕布与曹操听后,相视一笑,然后齐齐转身,回到了大厅。

董卓在屋内与美姬一片巫山云雨之后,才整装姗姗来迟,看到大厅内坐满了朝中重臣,却唯独少了吕布。他放眼朝外看去,只见吕布与曹操在哪里相谈甚欢,董卓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在第一时间没有看见吕布的话,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心。

他不知道当初与吕布结盟是好,还是坏。

董卓摇了摇他那如狮子般的大脑袋,开口道:“让各位久等了,老夫之罪也”

百官皆起身对着董卓齐齐施礼:“董公客气了,我们也是刚到而已。“

董卓笑呵呵的点头,他很享受现在这种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比起当初自己作为良家子弟时,受人冷眼相待的时候,两者之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董卓也逐渐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这些自持清高的士大夫,自己必须采取强硬的手段,只有把他们打怕、杀怕,他们才会尊敬你,畏惧你。

这时,董卓又看到同时进入大厅的吕布与曹操,眉开眼笑的说道:“孟德和奉先来了,坐,快坐,筵席马上就开始了”

两人朝董卓齐齐施礼,之后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还立着的朝中重臣,董卓伸出双上往下压了压,笑呵呵道:“大家都坐,都坐”

众人也朝董卓施了施礼,然后互相说出:“请”,之后才含笑的自顾坐下。

看着一群群繁文缛节的朝臣,吕布露出讥诮的笑容,随即端起酒樽,仰头一口喝下。

ps:还是求推荐与收藏,希望大家支持,支持,在支持,这样我就有了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