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1章 董卓的手段

第二十一章 董卓的手段

随着董卓一声令下,几个舞姬自内堂翩翩而来。

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那些舞姬便开始舞动着自己妖娆的身躯,只见她们个个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

诸女长袖漫舞,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那几名舞姬犹如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

厅内的朝中重臣有髯的捋髯,无髯的则用双手死死的抓住袖口,双目呈痴呆之色,一双双眼睛皆看得发直,就好像的老虎看到较弱的绵羊一般,

看到此情景,董卓与李儒相视了一眼,皆讥讽的点点头,这些舞姬都是董卓花重金在整个天下搜罗而来,她们每一个人,都是名动一方的绝世妖姬,董卓此举,就是为了试探这满朝文武,看看那个正直,那个迂腐,以便接下来自己好行事,谁该打压,谁该升官,由此看去,一目了然。

曹操端着酒樽,看着这群丑态百出的王公大臣,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难道这大汉真的回天乏术了么?随后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饮完杯中之酒,曹操便回头朝吕布看去,想看看吕布面对这些绝色的舞姬,是什么反应。

就在曹操回头看吕布的同时,吕布也恰好朝曹操看来,两人的目光透过撩人的舞姬,在空中相遇。

吕布看向曹操的眼神充满着警告,曹操见后,微微的皱了皱眉,不明白吕布是什么意思。

吕布看到满脸不明所以的曹操,无奈的用食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太阳穴,随后眼神若有若无的瞟向立于上坐的董卓。

曹操立即顿悟,立即回首过来,用余光偷瞄立于上坐的董卓,只见董卓的目光一个一个扫向群臣,随后便仿佛决定了某件事一样,一会扶着虬髯若无其事的点点头,一会目光又变得异常狠唳,仿佛要食人皮肉。

曹操见后,立即惊得一身冷汗,怪不得自己觉得这些舞姬一个个的都妖艳非常,摄人心魄,原来都是董卓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那些人内心清明,那些人内心肮脏。内心清明的人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在洛阳。

想到这里,曹操也不得不赞叹董卓的手段,居然利用这些通晓魅惑之术舞姬来除掉政敌。

曹操此时内心无比的感激吕布,他想对吕布道谢,但也知道此时不是时候,看到董卓的目光就要扫到自己,曹操立即左手端起酒樽,右手轻抚自己的短髯,目不转睛的看着舞着撩人舞姿的妖姬,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

也就是那一瞬间,董卓的目光恰好落在曹操,看到曹操一副色眯眯的模样,董卓满意的点点头,心中暗暗思忖:“这曹操倒是一个可造之材”。

随后,董卓的目光便越过曹操,看向下一个人。

感受到董卓的目光转移,曹操终于呼出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落了下去。随后便专心致志的看着舞姬跳舞,因为,这些舞姬跳得还真的蛮好看的。

吕布看到曹操有惊无险,心里也暗暗的舒了一口气,他可不想曹操现在出事,如果没有曹操,谁来联络这十七路诸侯,没有十八路诸侯讨董,自己如何有机会夺得西凉兵权。

看到曹操脱离困境之后,吕布平静的看着这些舞姬,没有显出任何心动之色,因为在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女人,不是身在并州的妻子严蕊,而是身在王允府里的貂蝉。

想到貂蝉,吕布慢慢的陷入回忆,曾几何时,自己与貂蝉策马奔腾,共享人间繁华,每到自己出征,貂蝉都会替自己擦拭铠甲,而如今,有情人却始终不能相见。

一口饮尽杯中之酒,吕布在心中暗暗发誓,这一世,自己决不能让貂蝉受任何委屈,也觉不能让王允在使出连环之计,貂蝉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吕布想到貂蝉,又想到前世两人身死两别,忽然一股惆怅感席卷而来,随后便一杯一杯的狂饮,目光慢慢的变得朦胧,看着厅中的舞姬也起了变化。

现在在他的眼中,这厅中的舞姬慢慢汇聚成一个人,一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貂蝉”吕布梦呓般的叫唤着,想抓住那个惹人爱怜的娇躯。可是无论自己如何用力,却始终都抓不住,反而离自己越来越远,吕布大急,起身想要冲上去。

也就在那一瞬间,吕布顿时感觉一股凉意席卷全身,令吕布脑袋逐渐变得清晰,刚刚眼中的貂蝉逐渐变回了妖娆的舞姬,吕布心中大吃一惊,心中暗呼“好险”,刚刚差一点就陷入幻境,无法自拔。

吕布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心中暗暗思忖:“这玉璞到底为何物,不仅让自己得以重生,还可以滋养自己的心神。”。

吕布依稀记得,这玉璞是当年自己年少时,大汉与鲜卑展开互市,母亲送给自己的十五岁的生辰礼物,也就是那日,与大汉展开互市的鲜卑人、匈奴人在深夜时劫掠了整个九原城,自己的母亲、姐姐都死于那次战乱,这也是自己为何如此憎恨鲜卑人的原因。

想到这里,吕布双手握成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鲜卑、匈奴,上一世没有机会屠尽尔等蛮夷,这一世,看某不杀得你们血流千里,某誓不为人.”

吕布发完誓,抬头看向董卓,此时的董卓早已经停止了观望,在哪里自顾的开怀畅饮。

原来就在吕布陷入了幻像之中,将舞姬看成了貂蝉时,董卓的目光就扫向了吕布的,看到吕布眼神尽显痴迷之色,董卓放心的点点头,心中暗暗自喜,就算吕布英勇非常如何,还不是着了自己的道,由此看来,吕布之勇可惧,然心境不明,不足为据。

一时间,董卓心情大好,端起酒樽自顾的狂饮。心中对吕布的忌惮之心,也减少了许多,于是便眉开眼笑的饮酒作乐,欣赏妙歌漫舞。

ps:啦啦又来一章了,让客官们等久了,不好意思,不胜感激,不胜感激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