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2章 李儒之谋

第二十二章 李儒之谋

直到亥时三刻,天色已然尽黑,董卓才吩咐舞姬乐师退下,就连众人桌案上的杯杯盏盏也尽数撤得干干净净。

看着意犹未尽的群臣,董卓在主位上站起身来,然后昂然四顾道:“如今天子新立,朝中人才匮乏,诸位可有什么办法么?”

“额,这…”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董卓的问题。

董卓左顾右盼,眼睛看向低着头颅的袁槐问道:“袁太傅,如何不见你的两个侄子袁绍和袁术”

其实董卓早就收到了消息,那袁绍和袁术在温明园宴席结束之后就遁回了汝南,他这么问,只是想找个话茬子而已。

袁槐听后,急忙起身对着董卓施礼道:“汝南的家中出现了一些小事,我派他们去打理打理”

董卓仰起他那硕大的头颅,冷笑一声:“莫不是怕我董卓加害他们,所以你才让他们离开洛阳的。”

董卓的一席话,吓得袁槐双腿一软,险先朝董卓跪了下去,立即拱手想要辩解。

董卓单手一扬,眼睛看都不看袁槐,打断了袁槐的辩解:“侍中周毖、校尉伍琼向我举荐你的侄子袁绍做渤海太守、袁术为南阳太守,对此,你有什么意见。”

董卓其实也不敢太过打压袁家,因为袁氏树恩四世,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如果太过打压,反而适得其反,所以当周毖与伍琼给自己提出这个建议时,自己心中已然接受了,在此刻提出来,只不过是为了让群臣觉得自己在唯才是用而已,博得一点微薄的名声而已,虽然董卓不在乎,但是有总比没有强。

袁槐听后,不解的看向伍琼两人,伍琼、周毖见后齐齐对着袁槐施礼。他们两人此举,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他们俩是在拍董卓与袁槐的马屁,有这种思想的人,纷纷嫉妒的看着周毖与伍琼,纷纷在心中暗叹:“提出这条建议的为什么不是自己呢”

袁槐转过头来,思考再三后,对着董卓说道:“如此,我便替两个侄儿先谢过相国了”

“恩!”董卓满意的点点头,之后便不在说说,一时间大厅内又陷入了一片沉寂

李儒看了一眼群臣,目光一冷,阴险的笑了笑:“相国,我保举一人,可解相国之忧。”

董卓惊异了一声,不知道李儒又有了什么计谋,当下喜笑颜开说道:“哦?文忧有何建议,快快说来”

李儒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袁槐,随后躬身施礼道:“相国,我举荐之人名为蔡邕,字伯喈,是先帝的老师,此人乃是当世大儒,在民间颇有威望,如果相国能召得此人来朝,以收取人望,那么相国的忧虑便可迎刃而解。”

李儒说完,还不忘的看了看袁槐。

因为李儒早就调查清楚了,当初蔡邕作为灵帝的老师,在灵帝即位之后,被封为了太傅,一时间,蔡邕在洛阳混得是风生水起,依附之人犹如过江之鲫。可谓是门庭若市,衣冠云集,如同今日的相国府一般。

他的崛起逐渐的侵犯到了袁氏的利益,于是袁槐、袁逸以及朝中依附袁家的人联合十常侍整垮了蔡邕。

如今李儒提出再用蔡邕,就是为了让朝中能有一个人能与袁槐对抗,不让袁氏一家独大。用蔡邕来掣肘袁槐,那是再好不过了。

袁槐看向李儒,两人对视了一眼后,袁槐冷哼一声,偏过头去。

吕布听了李儒之言,心中不得不佩服李儒的这条计谋,不仅能打压袁氏一族,还能使董卓的阵营进一步增大,真可谓是一石二鸟之计。心里越发的喜爱这个体貌不惊,但腹内却藏兵百万之人。

果不其然,董卓听李儒说完之后放声大笑:“文忧所言正和吾意”。当下立即派人星夜赶往陈留,邀请赋闲在家的蔡邕出仕。

袁槐看到事已成定局,在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随即向董卓请辞,董卓也感觉大事已定,随即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可以走了。

百官见后,纷纷起身朝董卓施了一下礼,随后便鱼贯而出,离开了董府。

此时已是深秋,

吕布独自行走秋夜的冷风中,一股寒风吹彻,顿时使得整条街道“嗡嗡”作响,犹如风霜刀剑般轰鸣。

因为吕布受封为执金吾,不能驻扎在并州军营。

所以董卓特地赠给了吕布一座府邸,离相国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

而军中之事,吕布全权交给了张辽和高顺打理,对于这两个人,吕布是一百个放心。

回到府邸,侍从快速的为吕布掌灯,给吕布打来了热水,胡乱的洗了一把脸后,吕布便令侍从退了下去。

吕布躺在床榻上,闭目陷入了沉思:“今日可谓是一波三折啊,不过李儒最后的那条计策,可谓是妙策,如果蔡邕真的来朝,他的影响力足可以招来许多有才能的人,亦足以与袁氏对抗,至于那些人才,自己一定要招揽一二,以备不时之需。”

想着想着,吕布便陷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梦见自己的父母,梦见了自己的姐姐,梦见了貂蝉,梦见了草原,他梦见了千千万万的人匍匐在自己的脚下,他们嘴里高呼着“战神”,这一夜,吕布睡得无比的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