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6章 百鸟朝凤枪(下)

第二十六章 百鸟朝凤枪(下)

张绣的枪法讲究崩、点、穿、挑、拨、轧、拦等,枪法展开运转起来深得缠绕圆转的枪法要领,就好像一直凤凰不断盘旋在半空中,时而用爪、时而用喙来攻击敌人,枪法运作起来气贯长虹,犹如狂风骤雨,连绵不绝。

吕布很好奇,这张绣的枪法是何处学得,竟然如此凶猛,想必将他枪法的人,定是一个武艺超群的能人,至少不比自己差。

张绣看到已经尽在咫尺的戟锋,不敢触其锋芒,头颅微偏,吕布的长戟刮着冷风几乎是擦着张绣的鼻尖从张绣的门面划过。

张绣暗呼“好险”。随即抖擞精神,懵哼了一声。“百鸟朝凤枪”挥洒开来,冷冷的长枪奔着吕布的咽喉如同流星划过一般刺了过去,吕布眉毛一挑,挥舞长戟,一记斜劈,卸开了张绣的长枪,同时心里也暗暗吃惊,这张绣突然使出的枪法,居然已经在自己手下走了二十多回合,此子可堪大用。得想办法把他拉拢过来。

可伶傻傻的张绣,还在不遗余力的与吕布缠斗,却不知吕布已经开始算计他。

张绣见吕布弹开了自己的攻势,立即舞了三朵朵枪花,奔着吕布的咽喉连刺三枪,每一枪都如白蛇吐信,刁钻迅疾,枪枪致命。

吕布脸色一喜,心中对于张绣越发的喜爱了,张绣这一枪,包涵了枪法奥义,他这一系列动作虚实交杂,枪头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人防不胜防,只有摸索到了枪的真谛的人,才能做到如此娴熟,这如何不让吕布兴奋,稍加以时日,此人的武艺定能挤入一流之列,甚至更高。吕布更在心中发誓,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他为自己效力。

吕布心里虽然那样想,但是手里却毫不含糊,只见他双手运戟,腰腿同时发力,起步如风,戟尖直射,点向张绣门面,瞬间就拆了张绣的攻击。

卸开了张绣的攻击,吕布展颜道:“伯锦,你小子居然深藏不露,这下我可要尽全力了”。

本来两人切磋,吕布只使用了七分力道,不过看到张绣枪法凌厉,吕布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只见吕布一声轻喝,舞着画戟迎了上去,身随戟走,只见戟影重重笼罩向张绣。

张绣面色凝重,但却不慌不忙,只见他沉腰坐马,挥枪直画,拨上吕布的戟头。

“叮”的一声,戟枪交击,吕布稳稳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张绣则被戟枪交击产生的巨大反震力击退。

还没等张绣反应过来,只见吕布以奇异的方式运作长戟,戟身呈诡异的角度直刺张绣的咽喉。

反观张绣,看到吕布刺来诡异的长戟,犹豫了一下,直接枪长枪往地上一扔,沮丧的说道:“我认输了。”

吕布洒然一笑,持戟的手往回一拉,收回了刺出的长戟。

看着沮丧的张绣,吕布夸赞道:“伯锦,你不必沮丧,你的枪法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力道还差了一点,你现在还年轻,只要把力量练上去,稍加以时日,你定能挤入一流武将之列,甚至更高,至少今日切磋,我也用了十分力。”

“是啊,奉先与我切磋,只用了三合,就将我击败,你可是与他占了四十多回合,奉先说得对,你还年轻,还有进步的空间”。

坐在台阶上的华雄看到张绣沮丧的样子,恨不得上去拍死他,在吕布手下走了四五十回合,居然还不满足,当下起身对着张绣酸溜溜的说道。

感受到华雄话语中的酸意,吕布与张绣两人同时放声大笑。

张绣一扫先前的沮丧,对着吕布抱了抱拳:“多谢吕将军的指点”

吕布摆了摆手,示意张绣不必客气,随后抬头询问:“伯锦,你的枪法如此凶猛,不知师从何处?”

华雄听后,也朝张绣看去,他也很好奇,张绣的枪法在何处学得,竟能在吕布手下走了四五十回合而不落败。

张绣迟疑了一下:“这……”,并非他不愿告诉吕布与华雄,而是他出山时童渊交代过,不许在外人面前提起他的名字,也不想忤逆他师傅的意思。

看着张绣为难的样子,吕布也不想逼他,展颜道:“如果伯锦觉得为难,不说便是。”

张绣听后,朝着两人抱歉的说道:“并非我不愿,只是师傅他老人家不让我在世人面前提及他而已。”

吕布也见怪不怪,他知道,高手一般都潜心于练武,希望自己更上一层楼,不愿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他们偶尔也会下山收两三个徒弟,让自己武艺得以传承下去,而张绣的师傅,便是此列。

吕布明白,但是华雄却不明白,看张绣不愿意说,微微有点不悦:“怎地伯锦,还怕我去寻你那师傅学艺不成。”

华雄一席话,令张绣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后,便一声不吭的矗立在哪里。看到张绣一脸的无辜,华雄登时大怒,指着张绣准备破口大骂。

吕布见后,急忙拍了拍华雄的肩膀说道:“伯锦也是秉承师命而已,子健何必如此逼他”。

吕布可不想让自己以后手下的两员大将产生间隙,当下拍了拍吕布的肩膀,低声劝慰。

华雄听后,冷哼一声,便扭过头去,不在看两人。

吕布见华雄如此,也微微有点不悦,几步上前拉着张绣的手,对着偏过头去的华雄冷冷道:“既然子健雄不欢迎我与伯锦,我等告辞”

说完便拉着张绣准备离去。

华雄见后,顿时大惊失色,急忙上前去拦住两人,赔笑道:“奉先为何如此啊,我只是与你两开玩笑尔”

素知他为人的吕布也洒然一笑:“华子健,某要罚你一百杯”。

华雄楞了一下,随即放声爽朗大笑“一百杯怎地够,我要与你两痛饮三百杯。”

吕布与张绣听后,与华雄对视了一眼,三人同时放声大笑。那笑声回荡在整个后院之中,随后伴随着秋风飘散在华府各处。

“请”须臾之后,华雄才渐渐的收住笑声,对着吕布与张绣做出了请的姿势。

吕布上前邀住华雄与张绣,开口道:“一同前往”

就这三样,三人一路拥拥抱抱回到了宴席之上。

这场酒宴从巳时一直喝到午时草宣告结束,然后吕布与张绣辞了华雄,朝洛阳城外走出,因为吕布要带着张绣去参观并州军营,然后在找机会说服张绣。

张绣不比华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军侯,而且他所在的军队归他叔父掌管,就算他不在西凉军当值,有他叔父在,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而华雄则不同了,华雄本来就是西凉军的统领,而且还是董卓的心腹爱将,所以,华雄唯有徐徐图之。而张绣当下便可以收为己用。

况且,说服张绣还有另一层用意,如果以后收了西凉军,管理起来相当麻烦,以前只有华雄,现在又有了张绣,那么,日后说服张济来投也是铁板钉钉的事。

想到这里,吕布转头看着一脸清秀的张绣询问道:“伯锦,汝姑父为西凉军的将军,想来伯锦的职位也不低,却不知现居何职?”

ps:补齐昨天的,今天的晚上在更,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