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7章 归营

第二十七章 归营

?吕布看着一脸清秀的张绣,开口问道:“不知伯锦现居何职?”

张绣听后,尴尬的挠挠头:“不瞒吕大哥,某现在在叔父帐下做一个军侯”

“什么?”吕布听后,立即做出吃惊的模样:“伯锦有如此武艺,却为何只做了一个军侯之职”

张绣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有武功,却不能逢明主,本以为那日与吕大哥大战之后,会获得董相国的赏识,不曾想…”张绣说完苦涩地摇了摇头。

吕布听后,心中狂喜,看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这还要感谢董卓。

其实也不能怪董卓,那日他也看到了张绣的武艺颇为厉害,心中也有提拔的意思,可是最近被废立之事忙的焦头烂额,心里早就把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了,也正因为如此,也让他失去了一个以一敌百的战将,当他日后在次看到张绣于虎牢关前呈威时才想起这件事,不过那时侯,张绣早已经投于吕布帐下。不过这只是后话。

看着一脸苦涩的张绣,吕布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一会让他参观完并州大营后,在说服张绣不迟,吕布微夹马腹,速度稍微提快了一点。张绣见后,也挥鞭抽在马臀上,缓缓跟上吕布。

天高云淡,

大雁南飞。

大地上,秋风萧瑟,层林尽染,树林间积着半尺深的枯叶,风一吹,旋转着飞扬起来,又均匀地铺散下去,掩盖了那一条倾斜着盘旋到山顶的小径。

并州大营雄卧在洛阳城三十里处下寨,只见此处山地连绵起伏,主从有序,形如城郭。

而并州大营便建立在地势为“两山夹一谷”的谷内。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张绣看着戒备森严的并州大营,不时露出赞叹之声。

早在吕布与张绣踏入并州大营十里范围之内时,斥候就发现了他们,随后便快马回营禀报张辽。

当吕布与张绣出现在大营两百米时,站立在寨门上的哨卒军侯见后,往后大喊了一声:“主公回营,快开寨门”

“主公回营,快开寨门~”随后一声接着一声的命令快速传了下去。

随着呜咽的号角声划破长空,沉重的营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成千上万的并州士卒立即涌了出来,夹道于营门两侧。

当吕布与张绣策马来到队列前端时,立于两侧的士卒一齐跪下:“恭迎主公回营”,上万士卒齐声大喝,声势犹如雷电奔泻,直惊得四周燕雀纷飞,鸟兽遁走,雄厚的吼声回荡在湛蓝的苍穹,久久不能消散。

随着士卒们整齐划一的跪下,甲胄顿时发出一阵唏唏唰唰之声。

这一切丝毫不落的落入张绣的眼中,看着一个个精神抖擞,神情凶唳的并州士卒,张绣在心中暗暗赞叹,作为大汉数一数二的兵种,这并州军果然名不虚传。

看着面色激动的张绣,吕布心中暗喜,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带张绣来并州大营的原因,就是要让他看看并州士卒的雄风。

张辽收到斥候的消息,知道吕布回营,早就集合了并州诸将在营门口等候,当看到吕布骑着血红的赤兔马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诸将齐齐朝吕布单膝跪地:“参见主公”

吕布看着一个个神情激动的将领,展颜道:“起来吧”

“谢主公”诸将齐齐应声,随后缓缓起身。

吕布立即翻身下马,走到诸将的面前。

张绣见后也立即下马,缓缓跟了上去,

吕布看着满脸胡茬,双眼布满血丝的张辽,抚慰道:“文远,辛苦你了”

张辽立即对着吕布抱了抱拳:“替主公分忧解难,乃是末将的职责所在,何来辛苦之说”

吕布点了点头,随后转身指着张绣说道:“此人姓张名绣子伯锦,乃是我在洛阳的朋友,大家认识一下。”吕布说完,便转身朝诸将使了一个眼色,由于张绣站在吕布的身后,并没有发现吕布的小动作。

诸将看到吕布的眼色,顿时明了,张辽随即上前一步对着张绣抱了抱拳:“某姓张名辽字文远,伯锦唤我为文远即可。”

张辽并不因为张绣年轻而小觎他,试想一下,被吕布带回大营的岂非等闲之辈,要么是智慧超群之流,要么是武力惊人之辈,看张绣一副劲装打扮,想必是后者。

张绣看着身材魁梧,一脸英雄气概的张辽,立即回应了一声:“文远将军”,虽然张辽叫张绣唤他文远,但是张绣思考再三后,觉得还是不妥,于是叫了一声文远将军。

张辽听后,眉头一皱:“莫不是伯锦看不起我并州军呼”

张绣感受到张辽话语中的那丝不悦,疑问道:“将军此意何解”,张绣感到很莫名其妙,这张辽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说出这句话。

吕布含笑的看着张辽与张绣,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因为,这是一次张绣与诸将磨合的机会,等以后张绣归顺,免得引起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此时在吕布心中,俨然已将张绣归纳到己阵营。

张辽听后,又开口质问:“我等都有意结交伯锦,但伯锦却对我等如此生疏,却不知为何?”

张绣闻言,连忙摆手:“将军,我未有此意啊,”

看着一脸着急的张绣,诸将心里皆放声大笑,更有甚者,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吕布抿去笑意,对着张绣说道:“伯锦,文远是怪你一直叫他将军将军的,不叫他的字,而责怪你呢。”,同时也心里暗叹,对于一个在百战之将来说,张绣还是太年轻啊。

张绣恍然大悟,尴尬的挠了挠头,重新对着张辽喊了一句:“文远大哥”。

张辽这时才满意的点头。

之后成廉,魏续,侯成,曹性,宋宪一一上前与张绣问好,有了张辽的前车之鉴,张绣再也不敢将军将军的叫了,而是直呼他们的字。

直到这个时候,吕布才发现高顺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询问道:“为何不见伯平?”

张辽上前一步,对着吕布抱拳道:“主公,伯平正在练兵”

“练兵”吕布嘟囔了一句,莫非是……陷阵营?

吕布想到此,立即喜上眉梢,招呼着众人道:“随我去看看。”

ps:今天在签约群里,被人说了,他说吕布是一个无耻小人,你还把他写得如此大义凛然,我又不善言辞,顿时语塞,现在好难过,难道在他们眼中,吕布就是那样的人吗?他们为何不用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吕布。生于乱世为求得性命,他有什么错。为何你们就容不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