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0章 陷阵营的由来

第三十章 陷阵营的由来

?悲愁回白首,

倚杖背孤城。

远处,夜幕低垂,落霞与孤鹜齐飞。

渐渐的,傍晚入夜,万物皆归于沉浸,唯有并州大营呈现一片喧嚣。

此时,整个并州大营一片灯火通明,照的四周如同白昼。

营外,一列列持戈的甲士在来回巡逻,他们目光如电,紧顾四周,并没有因为营内的士卒在喝酒,他们在巡逻而感到一丝懈怠。

营内,地面上早就排起了一字长桌,上面摆满瓜果酒食,将士们个个都敞胸露怀,举杯畅饮。酒令声、吆喝声不绝入耳,使得整个并州大营都沸沸扬扬的。

主帐之内

吕布坐于主位上,看着满屋子的全是武将,脸上肌肉一抽,两世为人,自己能拿得出手的谋臣除了陈宫,再也没有第二个,自己得加快步伐,尽量让贾诩来投,至于如何说服贾诩,吕布已经想到了办法。

看着下面喝得酣畅淋漓的诸将,吕布举杯道:“诸位,为伯锦加入我们并州军,为伯平训练出陷阵营,请满饮此杯。”

众将闻言,纷纷举起手中的酒樽朝高顺与张绣敬酒。

张绣立即起身,他首先对着吕布,然后又对着诸将一一举杯道:“绣新入并州军,日后若有得罪之处,还希望各位将军海涵。绣在此谢过了”,张绣说完,仰头将酒樽里的酒一饮而尽。

众将见后,皆满意的点点头,替张绣抚掌叫好。

吕布也看着张绣点了点头,随后目光瞟向高顺那边,只见高顺桌前除了瓜果肉食之外,并没有酒。随即展颜道:“伯平还没学会喝酒呼?”

众将听后,皆放声大笑。

高顺却不以为然,起身对着吕布抱了抱拳道:“启禀主公,为将者,不饮酒,不受馈遗,方为将,我不饮酒,有错呼”

高顺的一席话,令在座的诸将无比的汗颜,纷纷将待饮的酒缓缓放下。

张绣也暗自佩服高顺,因为高顺不仅练兵厉害,为人还很清白有威严,思忖再三后,只见张绣缓缓起身,走到中央朝吕布跪下:“主公,我想去高顺将军的陷阵营,望主公应允。”

“这……”,吕布有点犯难了,他本来想让张绣跟着张辽学点东西,然后加上他的武艺,日后定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

可是他居然提出想要去陷阵营,这如何不让吕布犯难。

看着张绣一脸坚定的模样,吕布又不好意思拒绝,

思忖了一会后,展颜道:“如果伯平同意你去陷阵营,那你就去吧,某没有意见”。

张绣听后,顿时大喜,目光希冀的看着高顺。

高顺也没想到吕布会把问题抛给自己,看着张绣投来希冀的目光,高顺不好意思拒绝,正准备开口答应。忽然感觉一道冷峭目光朝自己射了过来。高顺抬头看去,只见坐在主位上的吕布冷冷的看着自己。眼神示意他拒绝张绣的请求。

高顺顿时觉得两难,正在踌躇不定的时候,张绣“扑通”一声,朝高顺跪了下去:“请将军收纳张绣。”

高顺错愕了一下,然后急忙上前扶起张绣:“伯锦何故如此,某不是不许你进入陷阵营,只是陷阵营颇为艰苦,我怕你坚持不下来。”

张绣闻后,正色道:“大丈夫连死都不俱,何俱这区区辛劳,古人云:“: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因此,再苦再累,某也不惧。”

吕布看到张绣如此执着,心里暗自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朝着高顺点点头。

高顺见吕布点头后,随即对着张绣说道:“既然如此,你明日就到我的内寨来吧。”。

高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不过某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不能坚持,就滚出某的陷阵营,某的陷阵营不收孬种”,高顺的这句话后,目光凌厉的看着张绣,就好像是在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张绣迎上高顺的目光,全然不惧:“这恐怕要高将军失望了,绣心中什么都有,唯独缺少“坚持”二字,正好在陷阵营为某补上这二字。”

高顺听后,放声爽朗大笑:“某很期待你的表现”,高顺说完便将张绣扶起,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事情已经敲定,吕布再怎么遗憾也无甚用处,目光看向高顺询问道:“伯平,你是怎么想出训练陷阵营的?”

在前世的时候,陷阵营都为自己立下赫赫战功,曾经击败过拥有关羽,张飞的刘备,击败过曹操手下头号战将夏侯惇,可是自己对陷阵营的认知少之又少,只知道自己麾下有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陷阵营,却不知道是如何训练而成的,如今有这个机会,吕布想借此来解答心中的疑惑。

吕布说完,众将的目光也齐刷刷的投向高顺,其实他们也很好奇高顺在哪里学得的练兵之法。

高顺听到吕布询问,也不敢有所隐瞒,当下解释道:“启禀主公,某的练兵之法源于一场人兽之间的搏杀。”

吕布惊疑了一声:“此话和解。”

高顺摸了一把虬髯展颜道:“某还未投军时,乃是一名游侠,有一日行至扬州黄县的一个村落时,恰逢山中熊罴下山捕杀村民,其中有一个大汉没有显出一丝紊乱,而是指挥着村民捕杀熊罴,他首先令男丁在远处射箭,给予熊罴一定的伤害,当熊罴靠近之后,他又令强壮的男丁执着厚实的木板靠了上去,趁兄罴不注意的时候,执木板的男丁放下木板,后面持长矛的男丁一阵乱搠,等熊罴要扑过来的时候,执木板的男丁又快速的将木板举起,保护持矛的男丁,当熊罴精疲力尽的时候,持矛的男丁有一通乱搠,就这样,一只凶恶的熊罴这样被村民杀死,它本想下山捕食村民,非但没有如愿,反而生死明消。”

高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从此我也悟出了一个道理,在弱小的敌人,也有他强横的一面,所以永远都不要小看自己敌人,就算他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孩童。也不能。所以至从投军以来,某并没有小瞧任何一个对手,因此某在与鲜卑、黑山大战时,都是尽了十分全力,所以一直都是胜多败少,而陷阵营的练兵之法也是从那个大汉哪里学得的”

高顺的一席话令在座的诸将都为之而叹服,他们都想不到高顺会因一次村民围杀凶兽而悟出练兵的法门。诸将也试想了一下,如果当时是自己站在高顺的位置,自己是否能想高顺一样观察入微,最后的答案是不能。

而吕布在佩服高顺的同时,心中也在咀嚼高顺的最后一句话:“在弱小的敌人,也有他强横的一面,所以永远都不要小看自己敌人,就算他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孩童”,自己自认为历经两世,洞悉历史的走向,在凭自己的勇武,定能与众诸侯逐鹿于中原,立下不世之功。

如今听了高顺说言,吕布的头上就要像被人用一盆冷水浇下,瞬间就击破了吕布的所有幻想。然后在回头这么一想,还真如高顺所言,那袁绍、袁术亦非等闲,可况是曾经击败过自己的曹操与刘备。

想到这里,吕布使劲的握了握拳头,心中暗暗发誓:“曹操,刘备,这一世到底鹿死谁手,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