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1章 收服贾诩的手段

第三十一章 收服贾诩的手段

沉吟了良久,吕布才试着询问了一下高顺:“伯平可认识那指挥男丁的大汉?”

高顺闻言,抬头看着吕布,不明白吕布为什么这么问,不过既然吕布问起,高顺随即全盘托出:“启禀主公,某也参加了那次围杀,因此与那大汉结识,关系还不浅,那大汉名为太史慈,子字义,为人不仅忠义,而武艺颇为高强。某曾闻他一人独斗一百黄巾贼,杀得黄巾贼大败而归。”

吕布听后,眼帘低垂,不动声色的问道:“如今他人在何处?”。

吕布知道,现在他缺少的就是人,兵有而将稀,以前除了张辽、高顺、成廉、曹性、如今有多了一个张绣,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就这么多了,如今听闻太史慈又能指挥,又是一名凶猛的悍将,心中已然有了收服之意。

高顺搞不懂吕布为什么这么关心太史慈,开口疑问道:“莫非主公想要太史慈投靠主公,如果主公是这样想的话,恐怕要失望了”

吕布闻言,顿时大惊,疑问道:“为何?”。

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猛将,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吕布很不甘心,白门楼殒命之后的历史,他一概不知,出现了什么样猛将,什么样谋臣,他也一概不知,如今的他就像盲人摸象,找不到方向。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看到吕布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高顺心中不忍,又开口说道:“主公,也并非没有希望。”

闻高顺所言,吕布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急忙问道:“伯平有什么办法,快速速与我说来”

“主公,太史慈为人不仅忠义,而且非常孝顺,对于黄母的话言听计从,主公只要说服黄母,此事也就成功了一半,只是黄母颇知大义,主公如今已经投靠董卓,做了执金吾,天下人尽知主公乃是董卓的爪牙,那黄母如何肯让太史慈跟随主公。”

吕布听后,目光忽然变得异常冰冷,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大帐,顿时冷得众将犹如掉进跟冰窟一般。

正当众人以为吕布会大发雷霆的时候,却只听见吕布开口问道:“如果我有机会说服黄母,你敢肯定太史慈一定来投?”

高顺皱了皱眉,思忖了片刻后,肯定的说道:“如果主公真的有机会说服黄母,我敢肯定太史慈一定来投。”

“好”吕布猛的一拍桌案,起身道:“那我就去扬州寻那太史慈”

张辽听后,眉头紧蹙:“主公若去扬州,那这营内之事该如何,主公又该如何与董卓交代,别忘了,主公如今可是执金吾。”

吕布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营中之事有文远即可,至于董卓那边我会亲自去说,若他不应允,这执金吾我不做也罢,大不了我们等退回并州,至于那太史慈某志在必得”

“可是……”张辽还想说话,吕布立即伸手打断张辽:“某意已决,文远不必在劝,只不过在走之前,某要做一件事”。

随即转头朝高顺问了一句:“陷阵营现在能用否?”

高顺急忙抱拳:“已可堪重任。”

“好,明日你领着陷阵营与我一起去西凉大营,我要去要一个人。”.

吕布说完,眼睛内敛:“贾文和,终于早见面了么,我很期待。

阵阵秋风,吹散云雾

天空呈现一片湛蓝。

西凉大营南寨

西凉军除了守城的士卒外,全部屯于洛阳城外,而并州军屯于洛阳城北,西凉军则屯洛阳城南,另外西凉军又设了两个栅寨,一座东寨,一座西寨,两寨互为犄角之势,而贾诩正是东寨中郎将牛辅帐下的功曹从事。

牛辅,在董卓进军洛阳的时候,令他屯兵于安邑,用来威震三辅之地,在董卓进入洛阳之后,有感于人手不够,于是将他调离安邑,来到洛阳听用。

西凉军东寨

主帐之内,牛辅此时正与他帐下的各个将领在喝酒,正喝得兴起的时候,账外忽然传来人荒马乱的声音。

“报”,正当牛辅想要差人查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守寨门的军侯慌忙的掀开帐幕滚了进来。对着主位上的牛辅单膝跪地禀报道:“启禀将军,吕布领军来了”

“什么,吕布领军来了?”牛辅猛的起身,惊惧的失声大喝。

吕布的勇武,众人有目共睹,当初他一人凿穿西凉十万,杀得西凉军血肉横飞,使得现在西凉军闻吕布名而尽皆胆寒。牛辅听到吕布居然领兵前来,还以为吕布是要来攻打他,顿时急的牛辅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哪里抓耳挠腮。

坐在帐内第二排最后一个席位的贾诩听后,并没有显出一丝紊乱,颇有世人皆醉,唯他独醒的味道,诡谲的双目不时泛出智慧的光芒。

稍动脑子的人都知道,吕布现在投靠于董卓,他来肯定有别的事,怎么会是来攻打牛辅的,看着一群群闻风丧胆的西凉诸将,贾诩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自从董卓进京后,西凉军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雄风,每日皆沉迷于酒色温柔之乡。贾诩在想,自己是不是该换主了。

正当牛辅急的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又一名亲卫掀帐而入,对着牛辅跪地禀报:“报将军,有吕布书在此。”

牛辅听后,急忙上前,一把夺过亲卫手中的竹简,然后快速展开,细细打量里面的内容。看完之后,牛辅皱了皱眉,目光瞟向了坐在角落里的贾诩。

感受到牛辅投来的目光,贾诩抬头对视了过去,显得不明所以,众人看到牛辅的目光瞟向贾诩,眼光也纷纷投了过去。难道吕布前来是为了贾诩?

牛辅上前一步,笑眯眯的盯着贾诩问道:“文和,你是不是得罪吕布了”

贾诩听后,疑问道:“大人,何出此言啊。”

牛辅扬了扬手中的竹简,道:“吕布书中说道,他恨不得食汝肉,寝汝皮,如果没有莫大的仇恨,他岂能说出这般狠话。”,牛辅说完,目光就死死的盯着贾诩

贾诩看着牛辅的目光,就知道牛辅已经放弃自己了,心里顿时一阵失落,如果没有他贾诩,他牛辅岂能有这一天,在失落的同时,心里也在沉思,自己肯定没有得罪过吕布,他来寻自己到底有何事?不过关乎自己性命的事,管他是好是坏自己也要小心。

当下不卑不亢的询问:“那吕布可曾说原因何在?”

牛辅冷笑一声:“他说你前些日子在洛阳城,酒后败坏他的名声,如今他要来捉你问罪,文和啊,如今吕布在岳父哪里如日中天,我怕是保不住你了”,牛辅说完,可伶的看着牛辅,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贾诩闻言,心中冷笑:“无能为力,我看你是惧怕吕布吧”,不过当下他也不反驳,只是在哪里自饮自酌,他如今已经对牛辅失去了希望,就凭一份书信,就要一副将自己献给吕布的样子,这如何不让贾诩失望,不过贾诩敢肯定,这吕布肯定是为了自己而来,为什么?贾诩在心里分析出了无数个猜想,其中杀自己的可能微乎其微,唯有想要收服自己,才是才是最大的可能。

只是贾诩有一个疑问,自己在西凉军中一直蛰伏,不露山不露水,做好分内之事,声才不显,这吕布到底在何处得知自己的,难道这吕布真的有识之明呼?

牛辅看着一言不发的贾诩,以为他是默认了,当下冷哼一声,朝账外喊了一声:“来人啊,将贾诩绑了,交给吕布处置”

随着牛辅一声令下,从账外涌来一波士卒,迅速的将贾诩五花大绑,然后押了出去,贾诩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任由士卒将他绑了。

ps:由于第一次写书,剧情方面、文笔方面,稍微有点不合理,希望大家不介意,推荐,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