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8章 枭雄已迟暮

第三十八章 枭雄已迟暮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洛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夜幕逐渐降临,实行宵禁的洛阳城还未尽黑,家家户户早已紧闭了房门,摇曳的烛光,忽明忽暗,就好像有人在烛边用嘴吹拂一样。

桑榆暮影,锦衣夜行,吕布**赤兔马,疾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相国府

董卓的亲兵里一层外一层地将相国府围得严严实实的。犹如一只铁桶一般。虽然董卓如今权势滔天,但也不得不小心行事,以防遭到刺客的刺杀。

“哒哒~”

空旷的街道上,突然传来“达达”的马蹄声,在无边的静夜显得格外的清脆。

感受到那马蹄声越来越近。董卓的亲兵纷纷拔出腰间的佩刀,目光冷峭的看着空荡的街道口。

须臾之后,一人一骑拐进了街道口,朝着相国府飞驰而来,只见马上之人一身暗灰色劲装,卧蚕凤目,威风凛凛,气势不凡。

董卓的亲兵统领皱了皱眉,踏步走到街道中央,伸出一只手拦住马上之人:“来者止步”

吕布一提马绺,赤兔马随即发出一声嘶鸣,然后双蹄高高跃起,也就是那一瞬间,赤兔马的双蹄便重重的踏在了石板上,发出一声“噔”的巨响。

当董卓的亲卫看清来人后,立即拱手施礼:“参见吕将军。”

吕布应了一声,随即翻身下马,对着董卓的亲卫统领询问道:“相国在府上否?”

那亲卫不敢怠慢,立即答道:“相国有令,若将军前来,可自行进府”

随后那亲卫统领朝后面招了招手,立即上来一个士卒,想替吕布牵住马绺,赤兔马面对士卒伸过来的手,重重的打了一个喷鼻,四蹄止不住的翻腾。烦闷的摇头晃脑。

吕布见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赤兔马的脖颈,那赤兔马经吕布这么一拍,顿时就安静下来,任由士卒将它牵走。

看到这一幕,那亲兵统领也暗暗称奇,作为董卓的亲卫统领,这赤兔马他并不陌生,相反却相当熟悉,这赤兔马还没给吕布的时候,他就会时常跟着董卓去马厩观赏,只不过他从来没有见过赤兔马这么听某个人的话。当下又用羡慕的眼光看了吕布一眼。能拥有如此神驹,试问那个将士不羡慕。

看到士卒已经将马牵走,吕布不理会董卓亲兵统领投来的目光,自顾的踏进了相国府。

董卓的亲卫统领见后,没有阻拦,迅速的走到原来的位置上,目光凛凛的看着四周。

吕布左拐右拐的走了半柱香的时辰,来到了董卓的议事厅。

李儒此时正在查阅洛阳城的典籍,忽然感觉一阵秋风卷了进来,李儒抬头看去,只见吕布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

李儒面色一喜,立即起身相迎:“奉先来了。”

吕布朝李儒抱了抱拳:“文优”

李儒捋了捋他的山羊胡,看着吕布笑道:“奉先前来所为何事?”

吕布看着李儒一副明知故问的模样,心中一阵冷笑,不过脸上却笑容可掬:“文优,听说相国要将我调往荥阳,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李儒故作大惊之状:“居然有这等事,奉先稍后,容我去请相国前来”,李儒说完,朝吕布做了一下揖,几步并作一步踏出了议事厅。

此时董卓正与侍妾在内室里好一阵巫山云雨,只见董卓雄壮的身下玉体横呈,那完美的身段尽收眼底,酥胸巍然,粉色两点,宁人心神荡漾,腰肢婀娜,犹胜迎风杨柳。

这个女子,正是那日董卓用来招待百官其中的一个,董卓目光贪婪的盯着身体下的玉体:“自今天以后,老夫要让你夜夜承欢”

那女子抚摸着董卓的胸块,媚眼如丝,低声娇嗔:“相国说话可要算话,可不要将我送与他人。”

听到那女子魅惑的娇叹,董卓血涌喷张,立即挺枪上马,直捣芦苇丛荡。

忽然被扣关而入,那女子娇躯一颤,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娇吟。

红帐翻滚,芙蓉春帐,董卓与那女子好一阵翻云覆雨。

正当两人准备共赴人生巅峰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董卓一惊,顿时**。

董卓大怒,咆哮了一声:“是那个不要命的狗奴才,不要命了”

站在门外的李儒面对董卓的咆哮,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其实他也不想打扰董卓的好事,只是担忧吕布等久之后有所怨言,听着屋内传来一阵阵的娇喘,李儒犹豫了好久才决定敲门,听着屋内传来董卓的咆哮声,李儒小心翼翼的道:“岳父,吕布来了,此时正在议事厅等候。”

“吕布”董卓嘀咕了一声,随即起身。

那女子也跟随着起身,从床沿拾起董卓的衣物,替他穿上,娇笑道:“相国,可快些回来”

董卓听后,双目**光闪烁,嘿嘿直笑:“小妖精,等老夫回来”。

董卓说完,整理了一下腰间的玉带,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看着屋外躬身相迎的李儒,董卓冷哼一声,猛地一挥衣袖,昂首阔步的走在前面,李儒见后立即小跑着跟上。

董卓一边走一边向李儒询问:“他知道了?”

一身青衫的李儒,听到董卓的询问,一脸淡然的道:“想必是知道了。”

董卓没有听出李儒话语中的那股淡然,依然自顾的走在最前面,头也没回。

看着董卓微微有点发福的身躯,李儒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半个月前的董卓,是多么的雄心壮志,为了成就大事,不惜消耗巨大的财力物力,网罗天下的美女来交好百官,可是如今的他却深陷其中,整个人已经开始被洛阳城的繁华给迷住了双眼,同时也迷住了曾经的那股雄心壮志。

不仅是他,许多的西凉诸将也是这般,渐渐的失去了在关西时的雄心。

李儒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快速的跟上董卓,即便是董卓没有了当初的英雄气概如何,他李儒依然还是当初的李儒。

正当吕布等得不胜其烦的时候,议事厅外忽然传来董卓粗狂的笑声:“奉先何在,让奉先等了这么久,老夫之错也”。

董卓的话音刚落。雄壮的身躯随即出现在了议事厅外。

吕布见后,立即踏步上前,对着董卓抱拳道:“参见相国”,看到面色有点微红,全身带着一股糜烂之气的董卓,吕布心中一阵窃喜。看来,枭雄已经开始迟暮了。

ps:下星期考试了,考英语和毛概,我估计已经挂科的边缘了,看在我冒着挂科的危险为大家码字,可以给点推荐和收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