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9章 吕布要粮

第三十九章 吕布要粮

吕布看着董卓面色潮红,身上带着一股子糜乱之气,心中暗自窃喜,看来枭雄已经开始迟暮了。

想当初董卓在关西的时候,为了自己以后的长远发展打下基础。在野心趋使下,董卓散尽家产,结交羌族豪帅。

经过董卓多年的经营,他势力在不断膨胀,其地位也相继上升,为了获得更加广阔的政治空间,外结好羌族豪帅,内贿赂十常侍,开始进一步蓄积力量,伺机发展。

之后董卓担任羽林郎,统管元郡羽林军。不久,升为军司马,跟从中郎将张奂征讨并州反叛的羌人。征战中,董卓极力表现自己,充分发挥他勇猛强悍的优势,纵横冲杀,左右开弓,由于战绩突出,因功迁升为郎中,后来又因功升迁为广武令、郡守北部都尉、西域戌已校尉,一直征拜至并州刺史、河东太守。

深知朝廷派系之争的董卓,为了了解洛阳的动向,不惜耗费巨资,在洛阳城内培植势力,使得整个洛阳城的无赖之徒,尽成董卓之鹰犬,为董卓收集情报。

在得知灵帝宴驾的消息后,他密切注视朝廷各派动向,随时准备相应措施,见机行事。

不久,何进密招董卓进京,诛杀十常侍,董卓感觉时机成熟,连夜兴兵,直奔洛阳。

之后便发生了吕布附体重生,与董卓一系列合作的事情。

看着面色潮红的董卓,吕布上前踏了几步,拱手道:“参见相国”

董卓抿嘴,点了点头,上前扶起吕布:“奉先不必多礼”。

随后董卓便自顾的走到主位上坐下,看着还站着的吕布,董卓伸出手,往下压了压:“奉先坐,坐”

吕布道了一声谢后,便走到左首位坐了下去。李儒则站在董卓的旁边。

吕布也不拐弯抹角,眉毛徒然一扬,故作严重的语气道:“某听闻相国要将我调离洛阳,驻守荥阳,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让吕布驻守荥阳的事,是昨日与李儒商量得出来的结果,他也不怕吕布领兵回并州,因为吕布还有把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董卓听后,故作无奈的说道:“奉先啊,将你调到荥阳也是无奈之举,你也知道,袁氏兄弟的出走,定会引起关东群雄响应,荥阳乃是要冲之地,我不放心别人去驻守,唯有奉先你可担此大任”

董卓语速很慢,仿佛每一句话都要含在嘴里深思熟虑一番。而他也没有隐瞒将吕布调往真正目的,他知道吕布是聪明人,拐弯抹角还不如直截了当的告诉他。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紧紧的盯着董卓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莫不是相国已经掌控了洛阳城,不需要我吕布了吧”。

董卓双手环起,遥空一炮,郑重其事道:“奉先多虑了,你也知道我们是互相合作而已,你是求官,我是为了挟天子以令诸侯,两者是相辅相成。”

吕布眉毛一挑:“不错,我是为了求官,不过当初如果没有我,相国岂能坐拥洛阳,相国不仅没有给我想要的,反而让我做执金吾,领并州刺史那个空壳子,这我就不说了,如今相国又让我替你守荥阳,阻挡关东诸侯,相国,莫不是将吕布当孩童戏耍。”吕布顿了顿,突然突兀地转换了话题:“不过让我守荥阳不是不行,但是相国可否答应在下一个条件?”

听到吕布答应守荥阳,董卓心中一喜,慵懒的身躯略微的挺直了一些。

“奉先但说无妨”

吕布歪了歪头,含笑道:“我并州十万大军,除了辎重营,马童,火头营,斥候营等非作战士卒,带甲之士共有七八万,上次与相国鏖兵损失近一万士卒,但是仍有六七万士卒,如今军中已无余粮,奉先斗胆,向董公借粮二十万担。”

还没等董卓答话,吕布又接着道:“相国不要说没有,最近听闻相国搜刮了不少洛阳富户,这区区二十万担粮食,对于相国来说,不过是九牛取一毛,况且灵帝在时,于西园囤积了不少财务,董公想必是拿了不少。”

“什么?二十万担?”董卓猛地起身指着吕布说道:“吕布,你还真敢开口,二十万担粮草,足够你并州军吃半年了,一郡之地积攒两年都未必有二十万担。”

吕布听后,冷冷笑道:“董公,至从某领着并州部曲投靠你以来,吃的粮食都是从并州带过来的。如今已经所剩无几,倘若董公不给粮草,那布只好带着部曲回并州,不过我敢说,只要我吕布一走,关东诸侯必定立即来攻,相国,只怕那时你根基未稳,看你如何抵挡住关东诸侯。”。

吕布说完,便自顾低头把玩自己的手指,毫不理会即将发怒的董卓,他算定董卓一定会答应他的,不过不是二十万,最多十万而已。但是也足够并州大军吃上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十八路诸侯扣关虎牢,那时候就算吕布不给董卓要,董卓也会乖乖的将粮草。

在说,就算董卓不给自己粮草,自己也会去荥阳,只不过只想在董卓这里讨点好处而已。

果然,董卓在听到吕布的话后,眉毛倒竖,目眦欲裂:“吕布,你是在威胁我”

吕布讥诮一笑:“董公,并非我威胁你,你想让我给你守荥阳,什么都不给我,让我如何守之?,既然董公不同意,那某明日便带部曲回并州,告辞”,吕布说完,便迅速起身朝董卓拱手告别。

走了几步之后,吕布悠然转身,看着一脸怒气的董卓,淡淡地道:“董公,非我吕布对不起你,而是你对不起某,董公官职不给也就罢了,如今粮草也舍不得给,还叫我给你守荥阳,莫不是真以为某有把柄在你手中,你就如此欺我,而且也不怕告诉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就算你将我杀丁原的事说出去如何?某既然敢杀他,又有何惧。”

吕布说完,冷哼一声,转身朝外走去。

李儒大惊失色,因为吕布说得很对,如今董卓根基未稳,如果吕布领并州军离开,那么关东诸侯定会趁势而起。

“奉先且慢”

看到马上离开议事厅的吕布,李儒急忙上去拉着他的衣袖。

ps:晚上还有一更,今天复习了一下午,刚刚朝才回来。希望大家投上一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