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40章 司隶校尉

第四十章 司隶校尉

看到马上离开议事厅的吕布,李儒急忙上去拉着他的衣袖,喊了一声:“奉先且慢”。

吕布转身看着李儒,皱了皱眉道:“文优,拉我做甚?”

李儒急道:“相国并没有说不答应你,奉先何必动怒,况且二十万担粮食不是小数目,你得容相国准备准备。”

李儒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如今相国看似风光,但处境却凶险非常,相国需要你啊奉先。”

“需要我?”吕布几乎失笑:“董公拥有十万西凉大军,坐拥洛阳,挟天子以令诸侯可谓是权势滔天,需要我这个一介武夫做什么。”,吕布说完,一挥衣袖,荡开李儒拽着自己的手,转身踏步准备离去。

面对吕布冷嘲热讽的话语,李儒顿时语塞,看着马上离开的吕布,李儒转身朝着董卓着急道:“主公,莫为了一时之气,坏了大事呼?”

“这……”董卓抬起头颅,手微微倾起,眼巴巴的看着李儒,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其实这二十担粮草他给得起,只不过舍不得而已。就好比自己得到一个绝世宝物,自己还没捂热乎,就被别人给夺了过去,而这个人就是他吕布。

看到董卓还是一声不吭,急得李儒是搔首顿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主公,倘若今日让奉先离去,我等大事危矣。”

李儒如今可算是失望透顶,就如吕布所说,董卓在进入洛阳之后抄了不少富户,而且灵帝囤积在西园的金银财宝全被董卓搬了一个空,二十万粮草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无关痛痒之事,而如今他却为了那么一点点粮草,弃吕布不用,如果没有吕布在司隶,那关东诸侯必定趁势而起,到时候就不是二十万粮草就能解决的。

董卓快速的用指头敲击着膝盖,双眼望着厚厚的布幔,似乎想要努力的看穿它。最后,董卓咬了咬牙,喊了一声:“奉先且慢”

李儒见董卓终于开口了,顿时舒了一口气,转身对着吕布笑道:“奉先,相国叫你”

背对着李儒和董卓的吕布,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断定董卓一定会答应,因为没有吕布的董卓,就像没了牙的老虎,迟早会被猎人宰割。

吕布悠然转身,眼睛盯着董卓询问道:“不知相国还有何事?”

“奉先,奉先呐”董卓快速的走到吕布身前,拉着吕布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然后将吕布按坐下:“奉先何必动怒,有事咱们可以商议”

吕布呵呵笑了一声,味道苦涩:“自投到相国帐下以来,已有半余月,军中粮草已然不多,因此在厚着脸皮向董公讨粮,怎乃董公不允,布实感寒心。”

看到吕布一副愁苦的样子,董卓心中疑问:“难道并州军真的缺粮?”,当下解释道:“非老夫不给粮草,只是西凉军的粮草也需要调度,这二十万粮草,老夫的确是拿不出来,不如这样。老夫先拨十万粮草给你,待日后在凑齐十万,之后派人给你送去,奉先以为如何?”

“这……”,吕布抬头看了董卓一眼,露出一脸难为之色。

李儒见后,帮着董卓说道:“奉先,相国既然已经答应你日后在补齐十万,你就放心吧。”

吕布沉思了良久,才缓缓抬起头来说道:“好吧,希望这次相国不要失信与我,不过请相国放心,但凡有我吕布在此,休想让诸侯踏进荥阳半步。”

“好,董卓猛的拍了他的双膝开口道:“老夫现在就加封你为中郎将,都亭侯,河南尹。”

吕布竖起一根指头询问:“兼司隶校尉呼?”

听到董卓封自己为河南尹,吕布心中有点惊愕,因为河南尹一般都兼任司隶校尉,而司隶校尉的官职与并州刺史差不多大,但是却比并州刺史要高级很多,与朝内的尚书令、御史中丞等具有一样的地位。总领三辅,三河和弘农郡。是一个要职。

当初何进欲诛宦官,以袁绍为司隶校尉,并授予他较大权力,后来袁绍果然尽灭宦官。但是袁绍这会正在渤海当太守,这司隶校尉就一直空在那里。难道董卓这么信任自己?

董卓看着吕布一脸不相信的模样,抹了一把虬髯说道:“当然领司隶校尉,只要奉先为老夫立下大功,就算大将军之职也未尝不可。”

吕布听到董卓肯定的回答,心中暗呼:“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实用的官职了,这比执金吾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虽然心中欢欣鼓舞,面色却显得比较淡然,只见吕布缓缓起身,朝着董卓单膝跪地道:“多谢相国赐官,某虽万死,亦不能报答相国的知遇之恩。”

董卓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扶起吕布,同时心里也舒了一口气,因为刚刚的吕布与李儒的话提醒了自己,如今的他是离不开吕布的,要是吕布一走,袁绍必定登高而呼,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到时候关东群雄必定响应,那自己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所以董卓也不惜以司隶校尉将吕布牢牢的绑住。

议事厅顿时陷入短暂的宁静,吕布看了董卓一眼,抱拳道:“夜已深,某就不打扰相国休息了。”

董卓笑呵呵的扬扬手:“奉先,何时动身前往荥阳?”

吕布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相国的粮草什么时候到,布就什么时候去。”

董卓听后,血盆大口微微张开,尴尬道:“明日老夫就差人给你送去。”

吕布微微一笑,朝董卓抱了抱拳,随后转向李儒。

李儒亦朝吕布作揖。随后吕布便几步并作一步,踏出了议事厅。看着吕布渐渐走远的身影,董卓的笑脸渐渐变得异常铁青,好像吃了秤砣一般。突然董卓猛地一发力,踢翻眼前的桌案,咬牙切齿道:“吕布,日后老夫若稳定局势,必杀你,以泄吾恨。”,随后也不管李儒,径直的朝内堂走去,去寻他的美娇娘去了。

李儒看着已经消失的董卓,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吩咐侍者将董卓踢翻的东西收拾好,自己走在另一边观看洛阳城典籍。

走出相国府,吕布骑上士卒牵过来的赤兔马,微夹一下马腹,赤兔马嘶鸣一声,四蹄翻腾,朝着吕布的府邸疾驰而去。

感受到秋风的刺骨,吕布缩了缩脖子,随后嘴角一撇:“司隶校尉,岂会满足与我,能让我满足的,除了天下别无他物。”

ps:不知道你们觉得司隶校尉给吕布合适不合适,我觉得挺合适的。毕竟官大招风,他去扬州的路上,用官职来唬人还是蛮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