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47章 寻访天下

第四十七章 寻访天下

ps:今天考了一门,明天考毛概,这挂不挂看老师了,我要为自己祈福,今天没复习的,从下午码字一直到现在,虽然很辛苦,但是得到大家的收藏和推荐的话,我还是很开心的

吕布已经到荥阳驻防已有半余月,在此期间,董卓自以为洛阳有了屏障,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他纵兵劫掠乡民,获得的财物除了一小半份分个西凉将士外,其余的全被董卓中饱私囊,一时间无论是平民还是巨富都成了董卓眼中肉盘中餐。更为嚣张的是董卓入朝不趋,赞拜不明,剑履上殿,威福莫比。

而蔡邕也没有让董卓失望,入朝之后被董卓拜为侍中,他的门生故吏犹如过江之鲫纷纷来朝做官,一时间蔡邕风光无限,其在朝中的影响力渐渐的与袁家不相上下,比肩持衡。

而在这风云际会的之时,吕布已经准备好前去扬州寻找太史慈的行程。

秋寒料峭,凄风苦雨,牙旗招展,嗡嗡作响。

主帐之内,吕布斜靠着一张豹皮软榻,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锐利的双瞳不是泛出宁人琢磨不透的寒光。

软榻之下的左下方,是诸位将军的坐席,为首的是张辽,其次是高顺,黄忠,张绣,成廉,侯成,曹性,宋宪,昔日八健将郝萌已死,臧霸仍在陶谦的帐下,魏续回并州接自己的妻子严蕊,基本上已全部到齐。

至于臧霸,吕布早已有了计较,这次扬州之行非得将他弄过来不可,否则自己按照贾诩的计策行事,将会与臧霸失之交臂,对于臧霸这个悍将,吕布绝不会放手的。

软榻之下的右下方,则是文臣的位置,不过坐在席上的人却寥寥无几,除了半个月前归顺的郑浑,如今多了一个人。

只见那人身高七尺,体型适中,长须短髯,一副文人士子的模样,此人乃是东郡武阳人,陈宫字公台。

半个月前,陈宫还在中牟县当县令,一日,他正在府邸用餐时,来了一队凶神恶煞的士卒进入他的府邸,说是新任河南尹让他去荥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那队士卒架着上了马车,星夜来到了荥阳。

河南尹下辖二十一县,其中包括陈宫的中牟县,因此当吕布要求陈宫在自己军中任职的时候,陈宫没有反抗,对于他来说吕布是河南尹,自己本来就是他的属官,在哪任职都是一样,不过,通过半个多月的接触,他发现吕布是一个神秘的人,这并州大营里,无论是士卒还是将领,看着吕布的眼神里都充满着崇拜的目光,通过长时间的接触,他渐渐发现吕布是一个及其有远见的人,但是不是一个成大事的人,还有待观察。

凛冽的寒风呼呼的挂过账外的牙旗,带动着旌旗呜呜的空响。

帐内靠墙的位置上,上好的精炭在炉子里熊熊的燃烧着,橘红色的火苗摇曳,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给大帐内增添了不少暖意。

吕布突然动了动身子,顿时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们的纷纷朝吕布看了过去,等待吕布开口说话。

良久之后,吕布才展颜道:“诸位,明日我就要前往扬州,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快快道来。”

郑浑皱了眉,露出思索之色,当吕布提出扬州之行的时候,他就曾出言反对过,因为吕布刚到荥阳,许多事情都还没有弄明白,就准备撒手不管,去扬州寻一个不知道还在不在的人,他觉得这样不值,根本就不符合吕布的利益。

见众人都不说话,吕布威严的虎目闪出一缕精光,看着陈宫说道:“公台以为如何?”对于陈宫,吕布还是很信任的。

在前世,还没遇到陈宫的时候,自己处处仰人鼻息,寄人篱下,从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和地盘,遇到陈宫之后,自己如虎添翼,迅速占据了几乎整个兖州,第一次有了自己独立的地盘,尽管不久后兖州易手,被曹操夺回,但在陈宫等人的协助下又迅速夺了徐州,成为了虎踞一州的汉末一方强势诸侯。

最后自己在乱世洪流中争雄失败,身死人手,全都是自己犯了太多错误,屡次不听陈宫的劝告,最终命陨白门楼,说到底自己还是小觑天下诸侯。这一世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那还看下一步该如何走了。

陈宫听到吕布点名让自己回答,立即坐直了身子,朝吕布作揖道:“主公,我附议文公所说的不赞同主公去扬州,但是如果主公非要去的话,我们也拦不住。”陈宫说完,便又坐了回去,双目微闭,陷入沉思。陈宫这皮里阳秋的话,宁帐内的人嗟叹不已。

吕布知道,如果不能说服这帐下的这两个文臣,自己的这次扬州之行估计是去不成了,如果自己执意要去扬州的话,估计帐下这两个唯一的谋臣都将拂袖而去。

吕布颔了颔首,嗓音略显低沉道:“文公,公台,你们认为我的这个司隶校尉会做多久?”

郑浑与陈宫两人同时一愣,思考着吕布的问题,能做多久,他们两个又不是朝廷,又怎么知道吕布的司隶校尉能做多久,当下两人面露难色,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着两人面露男色,吕布干咳了一声,笑道:“不出四个月,我的这个司隶校尉便会名副其实。”

吕布说完,缓缓的起身走到炭盆前,搓了搓有点僵硬的手,转过头来看着陈宫和郑浑,很有分寸地露出一丝微笑:“观天下大势,矣事实之变通,关东诸侯已经蠢蠢欲动了,来年开春,关东诸侯必定聚众讨伐董卓,汜水关作为首冲之地,必定会成为一块血战之地,而我作为荥阳太守,扼守虎牢已是必然,但是就凭并州十万大军如何抵挡得住关东豪杰,我猜想此战必败,如虎牢一失,洛阳危亦,董卓如果死战必会身死,如果不战便会退守长安。无论是董卓身死亦或退守长安,那乱世显然已经开启,我等想要成大事,人才必不可少,如今某帐下除了文公与公台已别无他人,某此行去扬州只是其中一地,我还要去颍川走兖州到徐州,最后在去扬州,回来时某走九江、汝南回洛阳,此行某一定要网罗一批文臣猛将前来荥阳。那时在积蓄力量,厚积薄发,以待天下有变时,文臣猛将皆立于左右,这样何愁大事不成呼?”吕布心中还暗自补了一句,若他们不来荥阳,某就杀了他们,已决后患。

吕布一番话说的是洋洋洒洒,踌躇满志,每句话字字连珠,铿锵有力,使得帐内的诸将顿时身受他的感染。皆一副崇敬看着吕布。刚刚还反对吕布决定的郑浑也不例外。

陈宫叹了一口气,他终于知道吕布为何博得并州众将的拥护了,拥有这样极其高的政治远见,跟着这样的人,何愁不能封妻荫子啊,而且吕布形貌昳丽,言语深邃,能使人陷入其个人魅力之中。

当下陈宫顿了顿首,朝着吕布叩首道:“主公放心去便是,在此期间,宫当竭尽全力辅助文公先生治理荥阳,虽万死不辞”

“好”看到终于获得了陈宫的认可,吕布一挥大氅,喝令道:“诸将听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