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48章 改道南阳

第四十八章 改道南阳

吕布见众人没有异议,立马傲然矗立,昂首挺胸,一挥大氅:“传某将令,即今日起,这三军中之事全权由张辽接替,陈宫、郑浑辅佐之,众将从之,若有不尊者,张辽有先斩后奏之权。”

吕布一说完,在场的众人纷纷沉声应诺,对于张辽暂时代行吕布之权,没有任何人有异议,一来张辽在并州军的威望仅次于吕布,这二来张辽的确很有智谋,深得大家的信任。

吕布略作思忖一会后,说道:“文公,公台留下,其余人都下去吧。”

随着吕布话音刚落,众将纷纷朝吕布拱拱手,随后便鱼贯而出。

吕布看着自己帐下两个唯一的文臣,苦涩道:“文远在军事上有非凡谋略,但是在政治上却不擅长,我走后,还希望两位先生好好辅佐他。”

两人不约而同的动了动嘴角,随后朝吕布拱手道:“主公放心,我等一定不遗余力辅佐文远,不负主公重托。”

听到两人的话后,吕布放心的点点头,在交代了一些琐事之后,吕布便叫他们退了下去。

秋风劲吹,旌旗招展。

郑浑、陈宫、张辽、张绣等将领,于道路两旁恭送,挥手辞别吕布。

临别之时,吕布在此叮嘱郑浑、陈宫二人,要注意各方局势,辅佐张辽,若有风吹草动,一定要果断处置。郑浑、陈宫拱手领命,吕布方才挥鞭而去,与他一起的还有黄忠和高顺。

为什么要带黄忠,因为吕布考虑到高顺练兵属于上层,武艺则属于二流,一路上肯定会遇到不少麻烦,带上黄忠的话会有保障一些。

长亭外,古道边。。。

三人三骑飞驰而过,只见马上之人均是劲装强弩,气势不凡,面上更是无丝毫表情。

为首一人,年约三十左右,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身着一袭紫袍劲装,鞍上悬挂方天画戟,腰配三尺青峰,**一匹血红骏马,四蹄如电,行如奔雷。

“主公,我们现在要去哪里?”三人三骑,连夜快马加鞭,已经离开荥阳两百多里,途径一条河流时,黄忠一勒马缰,扭头朝着吕布问道。

因为吕布曾说他们将从颍川去扬州,可是黄忠发现他们已经偏离了颍川的方向,而是朝着荆州的方向而去。

吕布没有做声,而是率先下马,然后将赤兔马牵到河边水草肥沃的地方拴了,让赤兔马喝水吃草。高顺则去寻找了一些干柴来到河边生火取暖。九月的夜晚已经寒冷刺骨,在这荒郊野外,没有篝火实在难熬。

天上挂着一弯斜月,照的大地影影绰绰,虽然不甚明亮,但也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东西。

狂奔了了大半夜,三个人早已饥肠辘辘,吕布嚼着手中的干粮,在寒冷的秋夜,显得如同嚼蜡一般。

“呸呸”吕布吐出口中干粮,瞄了一眼高顺后,展颜道:“伯平可否寻一些野味来给我们开开荤。”

高顺听后,欣然领命,迅速撘上弓箭,迅速窜入了森林。

看着高顺离去的背影,吕布干咳了一声,目光瞟向黄忠说道:“汉升,我们将从南阳走水路去扬州。”

黄忠听后,不解的问道:“从颍川不是更近么,主公为何要从南阳走,岂不是多走了一些路?”

吕布低声笑了一声,抬头缓缓说道:“我转走水路的原因是因为你。”

黄忠诧异了一下,竖起一只手指,指了指自己:“为了我?”

吕布痴痴一笑:“不错,那夜我闲来无事,在营中闲逛,恰到汉升营帐时,忽然听见汉升在梦呓,口中低呼:“蝶儿,为父好想你”。我想你所谓的蝶儿就应该是你的女儿,为此我便临时决定从南阳走水路去扬州,顺便将你的女儿接到荥阳,以免你们骨肉分离“。

“主公”黄忠听后,泪眼婆娑的看着吕布,他自己的确有一个女儿,名为黄舞蝶,自己一直寄养在一个好友家里,本来不想告诉任何人,却不曾想被吕布知道了,而且为了自己还特意改变前往扬州的路线,心中的感激之情无法言喻。自己如何报答吕布的知遇之恩?此生唯效死命而。

看着一脸激动的黄忠,吕布笑了笑,抬头看着漫天繁星的星空,喃喃道:“我也有一个女儿,名为吕玲琦,我也好久没见她了,我很想她。”

星空中排列组合的繁星,渐渐的行成了一个笑脸,一个美丽的小女孩,那是吕玲琦小时候的样子,按照自己重生的年月来看,此时的小玲琦应该还是九岁,过了年关就十岁了。”,吕布想起他的女儿,那个惹人喜爱的小姑娘,自己前世拼搏一生,为的就是保住家人的性命,可惜最后还是兵败身亡,也不知道自己死后,我的小玲琦怎么样了。

也就在吕布陷入回忆的时候,只见高顺拧着四只兔子走了回来,:“主公和汉升稍后,某猎得野兔四只,马上烤了给主公和汉升开开荤。”

黄忠诧异了一下,:“伯平还会烹食?”

高顺听后,爽朗大笑:“某曾经是一名游侠,吃惯了这山中野味,颇得一些烹烤的手段,汉升你且稍后。”

高顺说完,拎起短刀把野兔开膛破肚,剥皮去脏,在河水里清洗了,然后拿回来放在树枝上熏烤。一炷香之后,兔肉的香味在旷野里飘荡,让已经饥肠辘辘的吕布与黄忠顿时垂涎三尺,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

黄忠看着吕布一副恨不得将兔子骨肉尽吞的模样,心中暗自洒笑:“抛开一切身份,主公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更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看到肉汁已经溢出,肉香已经四溢,高顺提刀将烤熟的野兔分成几块,分别递给了吕布与黄忠。随后又将另一只清洗干净的野兔架在了篝火之上。

三人取出烈酒,在佐上兔肉,吃得不亦乐乎,只有一丝灯火的森林,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

残月挂在苍穹,阵阵秋风吹过,天地间一片萧瑟。

吕布靠在一颗粗壮的大树下闭目陷入沉思:“还有四个月,四个月后关东诸侯就要扣关虎牢,这次某虽然不能击败你们,但是让你们脱一层皮,某还是有把握的。”

就这样,吕布想着想着就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渐渐的陷入了梦乡,而黄忠和高顺则持刀立于吕布不足五步之处,替吕布警戒四周。

ps:今天心情好郁闷,不在状态,毛概估计要挂科了,脑袋很空洞,码了一百字抽一支烟,就这样循环,觉得写得不好有删掉,今天对不起大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