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51章 寒门猛士甘兴霸

第五十一章 寒门猛士甘兴霸

折胶堕指,寒蝉凄切

山谷之中,吕布与甘宁厮杀了四五十回合,甘宁眼见不敌,准备放手一搏,然而面对吕布劈过来的大戟,甘宁奋力磕了上去。

“铛”的一声。

吕布的方天画戟劈在了甘宁迎来的刀把上,甘宁的战马不堪重力,四肢突然发软,一下子跪倒在地,硬生生的将甘宁掀落下马来。

正待甘宁起身,只见一点寒芒先到,吕布的方天画戟抵在了甘宁的咽喉处,倘若甘宁稍动分毫,那方天画戟估计就要在甘宁咽喉处戳一个血窟窿。

众马贼想要上前营救,吕布冷眉一挑,画戟微微转动,戟尖瞬间擦破了甘宁的皮肉,流出了丝丝鲜血。

看到此场景,马贼们纷纷停止了脚步,皆怒发冲冠的看着吕布,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一般。

甘宁的性命虽然掌握在吕布的手里,然而面对咽喉处流出来的鲜血,甘宁眉头都没眨一眼。反正自己已经战败,或生,或死全在吕布的一念之间,自己多说无用,他索性就闭口不言,一双冷眸平静的看着吕布。

吕布看到此,心中暗自赞叹:“算是一条汉子”,随即将长戟用力的往回一拉,将方天画戟握在手中,然后俯身下去,双眼睥睨的看着甘宁。

感受到咽喉处的冷锋消失,甘宁立即起身,胡乱的抹了一把脖子上的鲜血,对着吕布抱了抱拳:“多谢吕将军不杀之恩”

吕布笑了两声,然后翻身下马,将方天画戟悬与马鞍之上后,走到甘宁面前,双目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八尺大汉,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甘宁被吕布这样看着,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好像一个难耐的色鬼看着一个**的妙龄女子一般,当下干咳了一声,对着吕布抱拳道:“吕将军为何如此看着某”

吕布闻言,摇了摇头叹道:“如此正义之士,却甘愿落草为寇,惜哉惜哉啊”

甘宁听后,心中顿时一沉,有志向的青年只要有路可走,能做个光耀门楣名垂青史的名将,谁愿意去做遗臭万年的水贼?可是他好不容易花下重金在西蜀求得一官半职,可是又被人给撵了出来,最近又听说新任的荆州刺史刘表招贤纳士,自己本想前去相投,但是刘表乃汉室宗亲,恐怕他会嫌弃自己曾经做过水贼,不愿收纳,所以就一直龟缩在南阳这一带做个贼人,等有了一定实力在去投刘表,虽不能做一名将军,做一名偏将也行。可是不曾想今日却遇到了吕布。

听到吕布戳到自己的痛处,甘宁面如土灰,黯然道:“将军既然将某擒下,杀了某便是,何故挖苦在下。”

吕布闻言,发出爽朗的笑声,看了甘宁一眼展颜道:“某何曾挖苦兴霸,某只说兴霸八尺男儿之身,为何甘愿落草为寇。”

甘宁看吕布的眼神没有嘲讽之意,当下无奈的叹了一声:“习武之人那个不想封妻荫子名垂青史,谁愿意做这个宁人唾弃的水贼,某甘宁亦有血性之人,虽为水贼,但所劫之人全是商贾巨富,对于平民某却是秋毫未犯。少时,某也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将军,可是如今的大汉讲究的是一个门第,没有好的出生,如何能做将军,能做一个校尉就不错了,某虽有大志,恨无门路尔。”

吕布听后,心中暗自赞叹,这大汉的门第之差,到底是埋没了多少有志之士,世家大族把持做官的渠道,让多少人空有抱负却无处施展,最后都变成了冢中枯骨,假如自己没有遇到甘宁,他是否会当一辈子的水贼,吕布不知道。他只知道上一世的曹操不拘一格降人才,最后变得异常强大,这一世吕布也要效仿曹操,对于人才不问出处皆唯才是用。

吕布转身,对着甘宁正色道:“兴霸可知道本将此行的目的?”

甘宁惊疑了一声,这吕布为何出现在这里,他也很好奇,当下询问道:“请将军示下。”

吕布抬头仰望着天空,只见一只雄鹰翱翔在苍穹,不停的盘旋,盘旋,最后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本将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搜寻那些被世家大族所埋没的人才,让他们有路可走,有门可入,不知道兴霸可否加入我?”正当甘宁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才听见吕布沉吟道。

甘宁听后,心中有些心动,吕布的武艺他刚刚已经见识到了,可谓是勇冠三军,万夫莫敌,跟着他或许能够满足自己做一个将军的宏愿,但是心中还是有点犹豫,朝吕布抱了抱拳:“某乃一介贼寇,身负重罪,将军不杀我已经是兴霸的福分,不敢在有什么非分之想。”

吕布闻言,哀伤的叹了一口气,他能从甘宁的话语中听出了甘宁的不甘,作为一名寒门猛士没有门路可走的不甘,一名空有抱负却无处施展的猛士。这就是世家大族把持做官渠道遗留下来的后果,这个现象算不算是大汉的悲哀呢。

看着一脸失落的甘宁,吕布安慰道:“兴霸可知乱世之际,什么最重要?”

甘宁听后,思忖了半响后,不敢确定的对吕布说道:“乱世来临之际,兵马、粮草、器械一样都不可或缺,然而想要得到这些,则需要钱。敢问将军,是钱呼?”

吕布含笑的摇摇头:“不够,远远不够,成大事者不可无钱,却又不完全在于钱,首先是人,得一英雄豪杰胜过十万金银。因此像兴霸这样的豪杰,已经胜过了千金万金,且不闻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但又有谁知道今日身为水贼兴霸,明日或许就是名镇一方的悍将?”

“今日身为水贼兴霸,明日或许就是名镇一方的悍将”甘宁细细的咀嚼吕布的这句话,当他理解透之后,顿时热血沸腾,是啊,又有谁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难道某甘兴霸只能当一辈子水贼呼。

当下跪倒在吕布的面前,顿首三拜:“兴霸愿领手下兄弟两百余,效于将军鞍前马后,不避斧镬,身死相随。”

吕布见后,喜悦之情无法言语,弯腰把甘宁从地上拉起来。随后抱了抱拳道:“某能够得兴霸相助,实乃天意,大事必成。”

ps:给点收藏吧,还没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