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52章 黄忠智斩敌将

第五十二章 黄忠斩将

?湛蓝的天空,浅灰的云层,泛黄的草地,枯残的树叶,清澈碧绿的河水,间或还有一些墨绿色的山峦点缀其中,那种雄浑而苍凉的美丽,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甘宁站起身来,朝着不远处的锦帆贼众大声招呼:“诸位弟兄,这位便是飞将军吕布,他一杆方天画戟,杀得塞外蛮夷心神俱颤,他还曾一人独斗黑色贼众七员悍将,他的武艺某深感佩服,我甘宁已经决定投到吕将军帐下效力,诸位弟兄若要闯出个名堂,就跟着我共同为吕将军效命,不愿意的某也不勉强,去寨中拿些金银自去便是。”

这些锦帆贼众,从甘宁做水贼伊时就跟着他,都以甘宁马首是瞻,倘若离开了甘宁,他们在荆襄地区什么也不是,自己的首领都投了,做水贼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当下两百多人同时朝吕布跪了下去:“我等愿为将军效力。”

吕布做梦都没想到,刚到荆楚就获得一员悍将与一群身经百战的老兵。

吕布高大的身躯向前跨了几步,高声道:“诸位弟兄快快请起,只要你们好生为本将效力,本将肯定会不吝封赏。到时候封妻荫子,封侯拜将皆不在话下”

甘宁平静的看着这一切,转身朝着吕布抱了抱拳:“主公,某这些年干水贼这勾当夺得了不少辎重,今日某就献给主公以资军用。而且今日天色已晚,我们且在寨中休息一番,明日在启程如何。”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看着逐渐沉落西山的残阳,吕布郑重的点点头,与甘宁大战了一下午,不知不觉已经开始进入了黄昏。

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甘宁的山寨提绺慢行。

高顺看着一脸刚毅的甘宁,心中很是佩服,立即拍马上前道:“兴霸,若非今日主公相救,今日某估计就要成为你刀下亡魂了”

甘宁回首,对着一脸敦厚的高顺展颜道:“待回到寨中,我自饮三百杯向将军请罪。”

到了甘宁的山寨,甘宁立即下令部众杀猪宰羊痛饮一番。

本来还剑拔弩张的两拨人,顿时成了笑容满脸的好兄弟,一个个推杯把盏,喝的不亦乐乎,特别是甘宁和高顺,两人频频举杯畅饮,亲热得仿佛是很久没有相聚亲兄弟一般,一场酒宴下来,直至深夜十分才宣告结束。

黎明,撕开了浓墨的黑夜。

旭日东升,秋高气爽,昨日的豪饮并没有使甘宁懈怠,而是早早的起床,指挥着锦帆之众将寨中的金银装得满满的两大车。

吕布醒来看到这番景象后,赞赏的点点头,洗漱完毕之后招呼着众人下了山寨,带着两百之众浩浩荡荡直奔南阳而去。

董卓未进入洛阳之前,那南阳太守张咨被孙坚所杀,因此南阳太守一直或缺,董卓进入洛阳之后,封刘表为荆州刺史,恰逢袁氏兄弟遁走,刘表就上疏表袁术为南阳太守,朝中的伍琼、周苾又在董卓耳边煽风点火,说袁氏四世三公,名声故吏满天下,不能太过打压,于是董卓大手一挥,封袁术为南阳太守,封袁绍为渤海太守。

而吕布现在处于南阳地界,乃是袁术的地盘,容不得他不小心。

由于黄忠将女儿寄养在义阳,所以吕布等人必须渡过渭水,从安乐走驿道可直奔义阳。

渭水寒渐落,离离蒲稗苗。

渭水河畔,水银河清,横断荆楚,天流不息。

泱泱渭水,滋养了楚地无数的黎民,使得此处成为了有名的鱼米之乡。

看着已经装满货仓的财务,吕布终于舒了一口气,自己一路上小心翼翼,尽量不打草惊蛇,他倒不是怕了袁术,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行踪。

然而,世总与愿为,吕布等人刚刚把金银装满船舱,后面就响起了“轰隆隆”的马蹄声,吕布等人朝着后面看去,只见铁骑踏起滚滚烟尘席卷而来,一面大旗迎风招展,銮丝黑边的“李”字大旗在风中格外惹眼,看这旌旗飘扬之数,马蹄踏地之声,估计约有一千之众。

吕布一双冷眸平静的看着疾驰而来的骑兵,丝毫没有显出一丝紊乱,昔日,自己曾与千枪万仞之中,矢石交攻之际,匹马纵横,如入无人之境,何惧这区区千百南阳铁骑。

吕布一挥大氅,高顺、黄忠、甘宁一字排开,静待这千百骑兵。

李丰收到消息,有一波锦帆贼押着两车财务朝渡口而去,人数大约两百之众,他还没来得及向袁术禀报,就领着本部军马千余追赶而来,在他看来,一千对两百,一人一口吐沫也可以将其淹得半死。

看着不远处严正以待的锦帆贼众,李丰突然哈哈大笑,这锦帆贼正是大胆啊,竟然不逃不避,合该自己立下大功,李丰看着那些装满船舱的财务,似乎看到了它们在向自己招手。

甘宁眯着眼睛,望着像狂飙一般飞射而来的南阳军,脸上闪过一丝轻蔑的冷笑。这南阳新任的太守,自己还没和他交过手呢,今日就试试他有几斤几两。

想罢准备拍马而出,不过有一个人比他更快,甘宁放眼看去,原来是一路上话语不多的黄忠,看着黄忠已经出了阵列,甘宁便策马而回。

“吁吁”李封看着挡在面前的大汉,随即一勒马缰,后面的骑兵见后也纷纷勒住马缰排成队列立于李丰的身后。

李丰扬鞭大骂:“锦帆贼人,速速放下舱中财物,然后束手就擒,否则马蹄到处,将尔等踏为齑粉。”

黄忠并不搭话,取下得胜勾上的三亭砍山刀,单手举在空中,此时的骄阳已经到了李丰头顶的左上方,黄忠微微一转刀面,森然的刀锋印着日光射在了李丰脸上。

李丰下意识的用手遮了一下,这时黄忠突然朝着李丰快速移动,李丰眯起眼睛,注意到在黄忠的右侧还带着一条细长的黑影,只是看得十分不真切。

黄忠的速度相当快,马蹄频繁的敲击着路面,沉重如进击鼙鼓朝李丰奔驰而来。黄忠忽然俯低了身体,这是要发力的征兆。

李丰终于看清了,那丝黑影是一柄盘刀,刀如长虹贯日。

刀光一闪。

李丰一瞬间觉得天旋地转,映入眼帘的先生天空,然后是大地,最后是自己失去头颅的身体以及惊慌失措的部众,耳边听到坐骑的悲鸣,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ps:明天要考试了,我要复习,哎,我好烦躁,挂科不是一个开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