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54章 双喜临门

第五十四章 双喜临门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魏延的府邸呈现一片喧嚣,因为肉食还需要闷炖,吕布一行人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闲聊。

这时候,黄忠从屋内牵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大概有八九岁的样子。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或许是因为怕生,小女孩的眼睛里无时无刻的露出一丝恐惧。

黄忠将那么小女孩拉倒吕布面前,展颜道:“主公,这边是小女,名叫黄舞蝶”

吕布看着黄舞蝶可爱的模样,瞬间就想到自己的女儿吕玲琦,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去逗弄黄舞蝶。

黄舞蝶巧妙的躲开吕布伸出来的手,畏惧的往黄忠的怀里窜了窜,黄忠慈爱的摸了摸黄舞蝶的发稍,久久不能言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忠忽然拉着黄舞蝶朝吕布跪了下去,低声啜泣道:“某黄忠四十多年来,跪天跪地跪父母,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跪拜过,今日主公为了我黄忠不辞辛劳的改道南阳,就是让我能看我女儿一眼,如此大恩,我黄忠今生无以为报,唯有效死命而。”

众人也被黄忠的动作吓了一跳,因为一般武将对主公行礼,要么伸手抱拳,要么单膝跪地,像这种双膝叩拜的除了朝堂之上、拜天、拜地、拜父母外,一般很少发生。

黄忠的动作着实吓了吕布一跳,惊得吕布跌落下席来,急忙上前扶起黄忠和黄舞蝶:“汉升,你这是何意?我如此做乃是我的分内之事,生于乱世,我等最在乎的便是亲人,况且从南阳也不过是多走几百里的路程而已,汉升如此做真是折煞我吕布了。”

旁边的魏延哀叹了一声:“诸位有所不知,汉升老哥本是有妻儿子女的,可惜老哥的儿子不幸早夭,其妻也在其子死后辞世,只留得这一女与老哥为伴。”

听到魏延的解释,众人心中顿时明了,怪不得一路上黄忠都沉默寡语的,当下众人无不惋惜的看着黄忠,本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如今却阴阳相隔,那个不叹,那个不悲啊。

看到父亲低头擦泪,幼小的黄舞蝶忽然嚎啕大哭,伸出小手想为父亲擦拭眼泪。顿时引得众人一阵心疼。

吕布虎目微微泛红,伸手将黄舞蝶抱起,轻轻的替她擦拭眼泪,环首对着众人说道:“从今往后,蝶儿便是我的第二个女儿,我要收他做义女,倘若以后有谁敢伤她分毫,无论是谁,某誓必屠他满门。”

吕布做出的这个决不是他一时兴起,而是经过他深思熟虑之后做下的决定,第一,当他看到黄舞蝶的时候,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吕玲琦,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第二,当他听到黄舞蝶的身世后,瞬间就引起了他的恻隐之心,一股保护欲望由然而生,第三,这样就可以得到黄忠更多的效忠。虽然有利用黄舞蝶的嫌疑,不过,吕布发自内心的想要保护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黄忠听后,大惊失色:“这如何使得,主公万万不可”

吕布瞥了一眼黄忠:“为何不可,莫非汉升看不起某家”

吕布的这句话,可谓是绵里藏针,顿时就使黄忠不该如何回答,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话,就证实了吕布那句看不起他的话,如果同意的话,黄忠总感觉这有一点逾越了。

甘宁见到气氛异常尴尬,几大步上前拥住黄忠,笑道:“汉升,你就答应吧,某家以后要是生个女儿或者儿子什么的,也要主公收其做干女儿或者干儿子。”

甘宁的一句玩笑话,瞬间就打破了沉浸的气氛,顿时引得众人哄堂大笑,黄忠也尴尬的挠挠头,随后朝着吕布正色道:“多谢主公,某以后定当生死相随,不避刀枪。以报主公厚恩。”

“汉升严重了”吕布伸出了一只手,拍了拍黄忠的臂膀,示意他不必在意。

恰在这个时候,魏延的家仆端来了一盆一盆的肉食,魏延急忙招呼众人坐下,随后家仆又端来了各类酒菜瓜果。摆在了众人面前。

一天没有进食的众人,面对着肉香四溢的猪肉,早已经是**难耐了,不过看到吕布没有动筷,众人也纷纷逾越先吃。

看到众人一副难受的样子,吕布洒然笑道:“众将士请举杯。”

听到吕布的吩咐,两百多人窸窸窣窣的举起手中的酒杯。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吕布,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吕布将酒杯对着魏延说道:“我们是不是要敬一下文长?若没有文长的慷慨,我等何来这丰盛的酒宴啊”

众人听后,都觉得吕布说得有理,然后纷纷朝魏延敬酒,有叫将军的,有叫文长的,有的叫魏大哥,杂七杂八的叫什么的都有。

顿时使得魏延已经很紅的脸又变得异常血红,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魏延尴尬的起身,举杯对着众人转了一圈,朗声道:“四海之内皆是弟兄,小小酒食,不在话下,某先一饮而尽。”魏延说完,就仰头猛地一口,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魏延的豪气顿时就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纷纷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

随后,一场丰盛的酒宴就此开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看到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趁魏延不注意,吕布朝黄忠使了一个眼色。

黄忠顿时明悟,起身对着魏延抱拳道:“文长,多谢你这两年来对蝶儿的照顾,某在这里拜谢了。”

魏延见后,那敢让黄忠拜,急忙起身扶住黄忠说道:“若是当年没有黄大哥,那有今日的魏文长,大哥莫要折煞小弟了。”

黄忠低着头,眼睛转了转,既然前奏已经打好,那就直接切入正题。黄忠立起身说道:“本来已经答应文长一起去投效刘荆州,但是我今日已经另投主公,因此耽搁了文长的前程,某心中有愧。”

魏延无奈的叹了一声:“虽然未如约而至,想那刘荆州乃是胸襟宽旷之人,既然兄长已获得明主,待兄长走后,我自去投靠了那刘荆州。”

黄忠闻言,摇了摇头道:“文长,那刘荆州乃是汉室后裔,人称八骏,乃是一名饱读诗书之士,古人云:“人无信,则不立”,我等已经失约,就算刘荆州胸襟在宽广,我等在去最多也是做个校尉,这样岂不是耽搁了一生,愚兄认为,文长何不与我一起投靠我家主公,我家主公现在被封为司隶校尉,分管三辅、三河一弘农,以文长的武艺定能在某家主公帐下获得一个将军之职。文长以为如何。”

黄忠这句话抽丝剥茧,将魏延投靠刘表的之后的前程与投靠吕布的前程做了一番比较。顿时使得魏延心里还真的觉得好像是这样,自己已经与刘表过了约定的期限,如果自己在去,估计真像黄忠说的那般,自己最多被封一个校尉之职。

看到魏延还在犹豫,坐在他身旁甘宁一把拥住魏延说道:“文长,汉升说得对,那刘表那能跟我家主公想必,你可知道我是谁?”

魏延不明白甘宁为什么这么问,当下反问道:“你是谁?”

甘宁嘿嘿直笑:“文长可听过”羽箭射中,尽归锦帆””

魏延听后,立即惊座而起:“什么?你是锦帆贼?”

这锦帆贼,在荆楚之地可谓是威名赫赫,刘表上任之后,为了获得民望,频频派兵前去清剿锦帆贼,然而每次都是失败而归,不仅没成功不说,反而折损了许多兵马,要说这荆楚之地那伙贼寇最凶,当属这锦帆贼,那伙贼寇最恶,当属葛陂贼,那伙贼寇最滑,当属巴陵水贼。想不到今日坐在自己身旁的这个汉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锦帆贼。

看到魏延的反应,甘宁郁闷的喝了一口酒:“不错,某便是锦帆贼的首领甘兴霸,然而主公没有嫌弃某的出身,封某做了裨将,文长若投靠我家主公,最不济也能和某一样做个裨将,总比去做那个校尉强。”

看到魏延有所松动,吕布知道改自己出场了,当即起身朝着魏延拱手道:“文长,我等皆是武人,我就直说了吧,乱世将起,某想邀请文长与我共相大事,于这乱世之中博得一席之地,他日大事若成,定能封侯拜将,名垂青史,文长以为然否?”

吕布都如此说了,如果自己在矫情,就显得自己心胸狭隘了,魏延当即单膝下跪道::“某愿奉吕布为主,肝胆相随,永不言叛。”

“哈哈”吕布大笑几声,环首看了众人一眼,笑道:“某若得到文长相助,胜过十万雄兵啊”。

吕布言罢,几步上前扶起魏延说道:“某现在就封你为裨将,若以后立下大功,在另行封赏。”

魏延大喜过望,跪倒在地,稽首顿拜:“写主公,延必然誓死相随,马革裹尸在所不惜。”

看到大事已,甘宁站起身来,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兄弟们,主公今日不仅收了一个义女,还获得了一员悍将,可谓是双喜临门,我们一起敬主公。”

锦帆贼众纷纷起身朝吕布敬酒:“恭喜主公”

吕布扶起魏延,举起手中的酒杯:“多谢众弟兄”,随后仰头一饮而尽。

ps:这一章,是不是有点啰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