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55章 雾锁大江,水贼出没

第五十五章 雾锁大江,水贼出没

秋水时至,百川寒山转苍翠。

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

吕布负手立于船头,任由秋风拂面,耳闻秋水拍打着江岸,眼观水河澹澹,山峦竦峙。

他身后立着三将,依次是甘宁,魏延,高顺。

因为前去扬州路途遥远,吕布担心黄舞蝶吃不了这个苦,便派遣黄忠带着黄舞蝶与甘宁进献的金银先行回荥阳。他自带五十锦帆将士与甘宁、魏延、高顺走水路去扬州,而且他还交给了黄忠一个及其隐秘而又很重要的任务。若黄忠能完成这个任务,那自己将会节省一个多月的时间去布放虎牢,以待关东诸侯。

长江两岸,重岩窅极,叠嶂苍苍。绝壁横天险,莓苔烂锦章。崇山峻岭之中不时传来猿猕鸣啼,声哀恸欲绝,肝肠寸断,令听者无不感怀叹息。

甘宁上前一步,指着前方的豁口,道:“主公,过了前方的阙口,就到荆江了,荆江江面骤然展宽,“长江万里长,险段在荆江”指的就是这里。”

魏延舒缓了一下臂膀,笑道:“兴霸对这荆楚之地还蛮熟悉的嘛。”

甘宁听后,嘿嘿直笑:“当初我为锦帆贼时,西到涪陵,北至南阳,东达湖口,唯我纵横,要说这天下哪里我最熟悉,当属这长江沿岸。”

谁知道甘宁无意中的一句话,顿时引起了吕布的兴趣,如果自己按照贾诩的第二策,效仿汉高祖入川蜀,然后厚积薄发,一待天下有变便挥军入主中原。那么攻打荆楚,江东是势在必行之事,然而该如何打,贾诩只是给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并没有细说,如今听到甘宁的一番言语,吕布顿时来了兴趣,转身朝着甘宁正色道:“兴霸,若给你十万精兵,让你从益州攻打江东,你该如何进军。”

看到吕布一脸肃然之色,甘宁收起了吊儿郎当模样,思索了良久后,才回答道:“江东之地,自古以来都依靠长江拒守,若从西蜀夺取江东有两条路可选。”

吕布惊疑了一声:“两条路?”

甘宁稽首道:“然也,这第一条路便是姊归,秭归乃是江东的西门户,破了秭归便可从临沮,夷陵,直取南郡,夺得南郡上可以进中原,下可以攻江东,乃是一要冲之地。”

甘宁顿了顿,继续说道:“这第二条路便是借道五溪南蛮,从巴西郡走上沙,零陵,桂阳三郡,便可直接进攻江东。然而无论是那条路,他们的前提都是这荆州。若想从西蜀攻江东,非先取荆州不可。”

“啪啪啪”吕布抚掌大笑:“兴霸真乃良将也,腹内竟藏有如此良谋。”

甘宁听到吕布的夸赞,干咳了一声,道:“主公缪赞了。”

正当几人谈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他们所乘的走舸驶出了豁口。场景果然如甘宁所说,一出那个豁口,两岸的景色焕然一新。

只见两岸的崇山已经变成平原,辽阔的田野上,土地平旷,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

“好一片锦绣河山啊”吕布眺望着千里阔野,心中在暗自赞叹。以此同时,心中的雄心壮志也在冉冉升起。

这大好河山乃是我华夏疆土,岂容他外族夷人染指,这千里旷野,刘表、孙策等辈岂能拥有,总有一天,我会将我的吕字战旗插满这大汉的每一个角落。

吕布睥睨的看着这片山河,伸出手抹了一片,然后紧紧的握住拳头,喃喃自语道:“总有一天,我要君临这片天地。”

吕布这句话,好像是对自己说,又好像是对着甘宁他们说。

感受到吕布的雄心壮志,甘宁等人顿时热血沸腾,纷纷稽首:“我等皆愿为主公先锋,为主公披荆斩棘,荡平一切砺石。”

秋雾锁大江,好似江市蜃桥。

吕布等人已经在长江上行驶了三日,此时已经到了江夏地界。

清晨,天气突然起了大雾,能见度只有二十丈,雾气湿重,天地间呈现白茫茫的一片。

在大雾中跋涉了一个多时辰,甘宁眉头紧蹙,拔出了行囊内的短戟,朝着吕布说道:“启禀主公,大雾锁江,正是水贼出没的时候,我等要小心才是。”

对于甘宁的话,吕布毋庸置疑,自己出生北方,只颇懂一些水性,比起甘宁这个纵横长江十数年的锦帆贼,自己自然是比不上了。

看着甘宁刚毅的面容,吕布沉吟道:“兴霸,水战我不熟悉,现在由你来指挥众人,若有水贼胆敢来犯,就给某杀散他们。”

甘宁立即拱手应诺,随后转身将自己的锦帆部众召集道一块,朗声道:”兄弟们,大雾锁江,正是贼人出没的时候,你们都给我机灵点,要是主公出了什么事,我等只有以死谢罪了。”

这些人都跟着甘宁出生入死多年,如今投到吕布帐下,自当要为吕布效命,听到甘宁的吩咐,齐齐答应了一声,纷纷从船舱里取出钢刀,眼神犀利的盯着四周。

吕布等人共有十只船舸,除了乘人,还有装有一些粮草,器械,以及吕布的赤兔马。每艘船都有十人留守,在甘宁的指挥下,江面上百舸争流,船舰齐发,随波逐流。甘宁则亲自驾驶小舟在江面上来回游弋,为后面的船只探路,这吕布属于北方人,不识水性,如果在自己手里出了事,自己纵然万死也难辞其咎。因此甘宁显得万般的小心。

魏延属于荆州人,自小在水里长大,自然不惧这江中水贼,只见他手提勾镰刀护在吕布左右,铜铃般大的眼睛,不时扫视雾霭重重的江面。

高顺年少时曾为游侠,走边了大江南北,对于水战他也不惧,只是没有甘宁,魏延那样得心应手,虽然如此,他也持着一把大刀护在吕布左右。

浓雾中,突然自江水之中冒出几十颗脑袋,他们口衔大刀,借着浓雾的掩护悄悄的靠近了吕布等人的楼船。

他们的水性娴熟得犹如水鬼,眨眼之间就攀爬上了船只。

锦帆部众都是在江上生活了十数年,尽管视力受阻,他们却一直竖起耳朵聆听江上的动静,在烟雾缭绕的江面。耳朵往往比眼睛好用。

甘宁听到江面传来几声“哗啦啦”的响声,顿时就知道有人出水了,他迅速的朝着吕布与锦帆部众打了一个手势,众人会意,纷纷的隐入船舱之中。

ps:挂科了,一个不会写,只做了前面两个题,明天还有一门,所以我要复习了,到时候在补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