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1章 风雪中等待丈夫的女人

第六十一章 风雪中等待丈夫的女人

雪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一场瑞雪过后,千里银装,一片素裹,近看河川妖娆,远望山峦跌宕起伏,连绵的群山犹如一条银蛇在辽原阔地上舞动着悍躯。

虽然已经令高顺叫人来接应,吕布还是领着甘宁等人越过许昌,继续朝汜水关前行。

一路放绺慢行,吕布几乎被这白茫茫的雪景陶醉了,看着这大好河山,吕布赞叹道:“自古以来,有多少王侯将相为夺取江山,淹没在历史长河,这江山多矫,引无数英雄尽折腰,而我吕布也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甘宁,周泰,蒋钦等人,很少北上,自然难以见到这样的雪景,此刻也是有些陶醉,一行人放慢了速度,一边赶路一边聊天,一百多里路在轻松愉悦的气氛中就行了一半。

吕布等人刚刚绕过长社,就在长社与荥阳的官道上与高顺、张辽撞了一个正着。

“参见主公”

张辽看到不远处的吕布,立即翻身下马,与并州将士一齐朝吕布拜了下去。

吕布手微微一扬,示意大家起身,随后翻身下来走到张辽的身边,看着一脸憔悴的张辽,吕布心中很不好受,当下张开双臂给张辽一个大大的拥抱:“文远,辛苦你了。”

吕布的动作,比说什么抚慰的话都来得实在,张辽趁人不注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展颜道:“主公,我等还是快快回荥阳吧,祖母和小主还在前方五十里处等着呢?”

吕布惊喜道:“丘昇已经回来了?”

张辽含笑的点点头。

吕布立即喜上眉梢,大步走到赤兔马前翻身上马,对着张辽等人展颜道:“文远伯平,你们领着兴霸他们后面赶来,我先去也。”

吕布说完便挥鞭在马臀上,赤兔马感受到主人愉悦的心情,高吭了一声,四蹄卷起一片飞雪,驮着吕布朝荥阳的方向疾驰而去。

看着已经不见了踪影的吕布,张辽一挥红袍走到甘宁等人面前稽首道:“诸位将军有礼了,某乃雁门人张辽,诸位叫我文远即可。”

甘宁等人在与吕布这一路上走来,早就知道了并州军的体制,这张辽可以算是并州军的二号人物,深得吕布的信任,而且为人耿直忠义,要不然吕布也不会在离开的时候,将并州大军的指挥权交给他。

当下众人也不敢大意,立即翻身下马朝着张辽回礼。

“巴郡甘兴霸”“巴陵周幼平”“九江蒋公弈”。

甘宁、周泰、蒋钦三人同时朗声说道:“拜见文远将军”。

“诸位将军,如今我等共同在主公帐下效力,我等一定要齐心协力共同辅佐将军,以成大事。”

在接应吕布的路上,高顺已经将他们路上所发生的事都给张辽过了一遍,对于甘宁等人的勇武张辽颇为钦佩,按照高顺所说,除了蒋钦的武艺与自己相差无几外,其他两人的武艺都高出自己一小截,而且那个叫甘宁的人对水战颇为熟悉,若以后吕布要夺取江东,那甘宁定是一个了不得的助力。当下也不敢自持清高,对三人一一施礼。

甘宁等人看到张辽没有任何架子,顿时对张辽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大截,当下异口同声的正色道:“文远将军且放心,我等既然投到主公帐下,定当以死效命,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哈哈,诸位将军真乃义士也。”张辽听后,爽朗的大笑。随即几大步上前伸手环住三人:“诸位将军,我们还是速速回营吧,我已在营中备下酒宴,为将军们接风洗尘。”

高顺看着张辽已经和甘宁等人打成一片,心中多少还有一点欣慰,他担心得就是怕张辽与甘宁等人不和,如今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当下扬鞭喝到:“全军回营”

大雪依旧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

吕布很激动,两世为人的他,对家人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当他听到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在等自己时,那股冲动终于爆发出来,当下也不管张辽等人,自顾骑着赤兔马奔向回荥阳的路上,他想迫不及待的见到自己的妻女。

赤兔马号为龙驹,奔走如风,渡水如履平地,可日行千里。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骑在马背上的吕布看到不远的山丘上立着三个人,是一个女子牵着两个八九岁大的小女孩,那个女子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或许是由于寒冷的原因,微微有点晕红,白色的貂绒大氅披在翠绿色的连衣长裙,使得她与天地间的瑞雪练成一片,要不是吕布常年练箭,将眼睛练得特别锐利,估计一时半会还不会发现这个与天地间融合成一体的女子。

吕布终于抑制不住心中激动的心情,高声大喊:“蕊儿,玲琦”

正在发呆的女子,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呐喊自己的名字,一双湛湛有神的双目看了过去。

远处,一个高大的男子,骑着一匹高大的火红色战马正在飞速的疾驰,随着距离的拉近,她终于看清了那个男子的面貌。

“夫君”女子朱唇轻启,双眼早已婆娑。

眨眼之间,四人的距离不过十米,吕布迅速地勒住马缰,雄壮的身躯翻身下马后,几大步走到女子的面前,双目溺爱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亲自为她拂去头上的飘雪,然后将她拥入怀中。

“蕊儿,我好想你。”闻着女子身上传来的清香,吕布忘情地说道。

“爹,你难道就不想我吗?”

正当吕布沉浸在妻子的无限情怀当中时,就听见一声即为委屈的声音传来,吕布苦笑了一声,轻轻地放开怀中的妻子,低头看着已经只涨到自己腰间的女儿,一把将她抱起:“玲琦,你又长高了。”

吕玲琦嘟哝这小嘴,透着一股英气的小脸写满了委屈,吕布笑了笑,将他的头顶住吕玲琦的小脑袋:“你还吃你母亲的醋啊,小东西。”

“哼”吕玲琦灵动的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一边不看吕布,不过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却不时的偷瞄吕布,看他是不是在看自己。

“义父”

正当吕布不知道该哄好自己的女儿时,忽然又传来一声极为委屈的声音。

吕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用右手抱住吕玲琦,然后低身用左手将黄舞蝶抱起。看着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自己的义女,吕布对着妻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展颜道:“走,父亲让你们骑骑大马。”

ps:请原谅我没谈过恋爱,没有女儿,今天有点晚,不过还好写出来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