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2章 未来的女将军

第六十二章 未来的女将军

雪,已经停了,天地间呈现出白茫茫的一片。

吕布一手牵着自己的妻子,一手牵着赤兔马,行走在积雪不太厚实的官道上,大约行了半柱香之后,便远远的看见了一座驿站。

驿丞领着两个属官正在门前恭候,当双方间隔不足五十米的时候,那驿丞便领人迎了上来。

“敢问阁下是吕布将军否?”驿丞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人高马大的吕布作揖询问。

吕布上下打量了一下驿丞,朗声开口:“正是本将。”

那驿丞闻后,喜上眉梢,立即拜道:“下官是这驿站的驿丞,张将军走之前将一辆马车放在了这里,说到时候吕将军会亲自来取,因此,下官在此恭候将军已经多时了。”

随后驿丞便吩咐下属去马厩将马车牵出来,片刻之后,只见那个驿丞的属官便将一辆华丽丽的马车驾了出来。

吕布将两个小家伙从赤兔马上抱了下来,然后放在马车上。

“夫君,我们不等文远将军他们了吗?”严蕊看到吕布将女儿和黄舞蝶抱上车,当下开口询问。

吕布在车内将两个小家伙放好,然后一掀帷幕跳下了马车,几大步上前将妻子抱在怀中,低头展颜道:“我们先行,他们后来。”

严蕊很轻,对于吕布来说,她就像一片荷叶那么轻。吕布轻轻松松的便将她抱上了马车

将严蕊安置好之后,吕布摸了摸她的头。

从吕布将严蕊抱起得那一刹那,她的脸自始至终都是紅的,就好像漫山遍野都开满了映山红,她们成亲多年来,吕布一直都在外征战,一家人很少一起那么融洽过。

“爹,女儿和你商量一个事,好不好”看到躬身在车里的吕布,吕玲琦的大眼珠子转了转,露出嘴角上的一对小酒窝,开心的笑问。

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吕布还真有一点无奈,人除了从小就古灵精怪外,还不爱红装爱武装,记得徐州之战时,自己将她绑在怀中,在十万大军中来回冲杀,那时的她才十七岁,在腥风血雨当中她没说过一句话,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父亲会保护她。

在自己离开徐州刺史府的时候,她也没有说话,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父亲不会有事。

“玲琦,如果父亲不在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吕布记得,这是他离开刺史府去迎战曹刘联军时对吕玲琦说的一句话,也是前世的最后一句话,直到自己命陨,也没能在见到她。

吕布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一世,我定要保护你们母女平平安安过一世,若有人伤你们分毫,我便屠了他满门”

看着鬼灵精怪的吕玲琦,吕布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展颜道:“什么事?”

吕玲琦立即低下头颅,用双手的食指互相触碰了几下:“我想和张绣叔父学习枪法。”

“什么?”没等吕布说话,坐在她旁边的严蕊柳眉一挑,呵斥道:“女孩子家学什么舞枪弄棒,娘教你的四书五经都会背了?”

吕玲琦委屈的看着她的严蕊:“母亲,我也想学父亲一样做一个将军”

黄舞蝶看着吕玲琦想学武,立即欢欣鼓舞,开心道:“我也要向父亲一样做一个将军。”

吕布含笑的摇了摇头,对着严蕊说道:“蕊儿,玲琦从七岁时就能提刀,八岁时就能纵马,自古以来都是虎父无犬子,而我吕布的女儿岂能为犬女?而汉升的女儿,自小也习武,如今她们刚好一起作伴,岂不妙哉?”。

只是有一点吕布搞不懂,自己的女儿为什么选择跟张绣习武。

听到自己的父亲为自己说话,吕玲琦立即起身,狠狠地在他脸上波了一口,黄舞蝶也不干示弱,也站起身来在吕布的脸上亲了一口。

严蕊看着人小鬼大的两人,溺爱的摸了摸她们的小脑袋,这黄舞蝶她也是非常喜爱的,知道黄舞蝶的身世她,母爱瞬间就泛滥起来,在吕布离开的这一两个月里,天天将她带在身边,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而吕玲琦也很懂事,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也非常关心,至从知道自己的父亲给自己找了一个妹妹,就天天往军营跑,弄得黄忠一个头两个大,最后还是严蕊做出决定,将黄舞蝶过来和吕玲琦一起住,以免吕玲琦天天往黄忠的军营跑,影响黄忠练兵。

“母亲答应你们,可以学武,但是也要把功课做完了才能去学。”见到严蕊松口,两个小家伙一人一边,分别在严蕊的两腮上印下香吻。

吕布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转身掀帷幕,跳下了马车。

看到还站在那里的驿丞,吕布上前抱了抱拳,道:“此去荥阳还有一段路程,需要一个驾驶马车之人,还劳烦驿丞将你的下属借一个某用用。”

如果按照上一世的脾性,吕布早就大叫着驿丞亲自驾车了,哪还有那么多废话,不过自从他听道高顺说,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孩童也不能,这话深深的印在了吕布的脑海当中,令他久久不能望去。

当初专诸刺杀王僚,彗星袭月;聂政刺杀韩傀,白虹贯日;要离刺杀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果然,驿丞见了吕布如此有礼,并不像其他将军王侯那样和他们说话鼻孔朝天,当下惶恐道:“将军有令,莫干不从,能为将军驾车,也是他们的福分。”

随后,那驿丞便指着将马车驾出来的人道:“你便和将军走一遭吧,切记要稳稳当当的,那马车内所坐之人乃是将军的妻女,要是她们有什么磕碰,你难辞其咎。”

“诺”

吕布见事情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立即翻身上马护在马车左右,朝着荥阳城行驶而去。

ps: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取其辱==,申请了三次三江都被拒绝了,但是每一次又去申请,心拔凉拔凉的,有时候我我真的想放弃了,因为每天思考情节太累了,但是想到三百多个收藏,就是三百多个责任,所以就一直坚持下去,还是那句话这本书,必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