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3章 白波贼来袭

第六十三章 白波贼来袭

傍晚,成片的雪花,从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霎时间,山川田野村庄,全都笼罩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冷冽的寒风呼啸地刮着。光秃秃的草木,像一个个牛山濯濯的老头,受不住冷风的袭击,在寒风中摇曳。

行了大半日,越过了一座山坳之后,荥阳城高大的城垣出现在了眼前,吕布护着马车开到荥阳东侧城门的时候,恰好城墙上的刁斗“铛铛”地响了三声,已经到了城禁之时。

城门的司马看到有马车开了过来,立即想上去阻拦,当看到马车旁的吕布时,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上前稽首叩拜:“是将军回来了。”

这守城的司马属于徐荣的西凉军,但是吕布现在是司隶校尉,又奉董卓的领命驻守荥阳,他们自然不敢得罪。

吕布立即翻身下马,朝着那司马点点头。对于西凉军,他时刻都要保持着威严的模样,否则没有威严,日后如何能领导他们。

那城门司马恭恭敬敬的朝吕布拱了拱手,既然是吕布的车架,没有必要盘问了,当下迅速转身走到城门口,直接推开了半扇大门,让开大道。

马车真要往里进,忽然从森森的通道处冲出数十名骑兵,与车架恰好在狭长的城门洞中狭路相逢。

那伙骑兵为首的那名其实腰悬长剑,沉着脸高声喝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拦住我去路?”

在马车内熟睡的三人,立即被这一声大喝给吵醒了,严蕊掀开幕帘,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询问:“夫君,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那名骑士将自己的妻女吵醒,吕布面色微微有点难看,催着赤兔马朝那名骑士走去。

“哒哒”的马蹄声,在空旷的城门洞内显得特别清脆。

“你吵醒了我的妻女睡觉,你又该当何罪?”吕布一边走,一边冷凄地说道。

那名骑士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听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了几声,高声道:“我奉徐太守之命,出门办事,挡我者……”

还没等那个骑士说完,只见寒光一闪,一颗硕大的头颅滚滚落地,头颅主人的身躯在马背上停顿了一下,然后便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我说过,伤我妻女者某屠其满门,今日你吵醒我妻女睡觉,某杀你一人足矣。”

本来吕布不打算将其斩杀,但是他很爽这个其实说话的口气,拿着鸡毛当令箭,以为奉了徐荣的军令,就可以如此横行无忌?可伶那名骑首连死都不知道自己被何人所杀,要是他知道前面拦路的人是吕布,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如此大声说话。

而乱世,只有强者才配将仁义,就算是黑的,也可以变成白的。

那城门校尉擦了一脸的冷汗,吵醒吕布的妻女就被他一刀给杀了,幸好刚刚自己没有轻举妄动,否则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自己了。

而那些骑首的部卒也是吃了一惊,他们万万没想到此人如此大胆,竟一刀砍了他们领头的,反应过来之后,纷纷抽出手中的钢刀准备杀过来。

“吕布在此,谁敢放肆”

“吕布”“吕布,是吕布吕将军”

众人听到那人报出姓名,硬生生的止住了前进的脚步。

果然,当吕布催马走到城门口的时,荥阳城内的灯火照到了他的脸上,露出他刀削斧凿般的面容。一双冷眸冷冷地扫向这伙骑兵。

当这伙骑兵看到吕布的面容时,慌忙地滚落下马鞍,手中的刀剑纷纷跌落在地上,朝着吕布磕头如倒蒜:“我等不知是吕将军车架,冲撞了将军,望将军恕罪。”

吕布冷笑了一声:“如果不是我,你们就能冲撞?到时候是怎么死的你们都不知道。”

“将军,我等也是情有可原啊,今日,洛阳城星夜来了一匹探马,将一封书信交给了徐将军,徐将军看了之后就立即叫我等去大营内请将军前来议事,不想在此遇到了将军,还冲撞了将军的车架,请将军宽恕我等吧”

一个骑卒看到吕布目射寒光,杀气环绕其身,顿时吓得脊背发凉,急忙向吕布颤颤巍巍的解释原因。

吕布听后,眉头皱了皱,徐荣这么着急找自己是因为何事。吕布当即转身催马来到马车旁,对着里面的严蕊说道:“夫人,我有事先去太守府一趟,你先回府吧。”

严蕊掀开幕帘,看着高大的吕布,询问道:“将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吕布对严蕊的称呼见怪不怪,因为严蕊相来在有人的时候称自己为将军,没人的时候才叫自己夫君。

“可能是哪里发生了战事”吕布嘟囔了一声。然后向城门司马借了几个士卒,准备让他们护送严蕊等人回府。

城门司马立即拍着胸脯,说自己亲自护送吕布的妻女回府,吕布立即从怀里掏出一块马蹄金,算是感谢他。随后扫了一眼跪倒一片的骑兵,冷喝道:“还不带路。”

公元189年十月,董卓以怨望作诗为名,鸠杀了弘农王刘辩以及太后何氏,绞死了其妻唐妃,自此每夜入宫,宫女,夜宿龙床,威福莫比。

次月,司隶一带有黄巾余孽郭太、李乐、韩暹、杨奉领军作乱,攻破河南、河内等郡,威胁洛阳。一时间京师震恐,董卓慌忙派牛辅前去迎战,在潼关败给杨奉,还差点被斩了,这时候董卓才想起远在荥阳的吕布,因此,星夜派人令吕布前去河南剿贼。

荥阳太守府

徐荣着急地在议事厅里来回踱步,一双灰白的眉毛都快皱成了一条直线,恰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惊得徐荣急忙跑到门口观望。

当看到一脸英气的吕布快速走来,徐荣再也忍耐不住哀叹了一声:“哎呀,奉先,你可算回来了,如果你在不出现,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到徐荣清癯的脸因为担心而不停的收缩舒展,吕布抱拳一晃:“老将军发生了何事?”

徐荣上前一步,握住吕布的手急道:“白波贼作乱,已经了攻破河南、河内等郡,威胁京师,中郎将牛辅领三万大军败给了白波军渠帅杨奉,此时白波贼已经逼近箕关,相国令你领军前去迎敌。”

对于白波贼,吕布并不陌生,记得前世的时候,白波贼郭太领军攻破河东、河南诸郡,董卓令牛辅率军镇压,不能获胜,白波军可以说是董卓在洛阳的一心腹大患,在虎牢关战败之后,他焚烧洛阳有一半的原因是怕白波军南下渡河切断其通往关西的去路。算算时间,也正是这个时候。

“白波贼,山野匹夫尔,老将军不必着急,待某明日前去破之,只是这粮草。”吕布低头沉思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徐荣。

“奉先放心,五万担粮草已经相国给你准备好了”徐荣大手一挥,立即爽朗说道。

只要吕布肯出兵,粮草倒不是大问题,而且董卓也刚运来一批粮草,可解当下燃眉之急。

“老将军,兵贵神速,我现在就回营点齐兵马,明日午时兵发箕关。”

ps:我27号8点的火车,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啊,19号下午才到家,两天的四章,估计要断了。断了就没有推荐,怎么搞,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