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5章 幸得明主,仲德愿意效命

第六十五章 幸得明主,仲德愿意效命

?“汉升,我交给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待所有人离去之后,吕布开口问道。

黄忠等人离开义阳回荥阳的时候,吕布交给了黄忠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让他回到荥阳之后即可去办。

听到吕布问起,黄忠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吕布。

吕布听后皱了皱眉,沉吟自语:“莫非我真的与他无缘?”

当下一挥大氅,叫黄忠领路。

两人出了大帐左拐右行,来到这一座毫不起眼的军帐前,守帐的士卒刚要行礼,吕布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们噤声。

吕布朝黄忠使了一个眼色,低声道:“汉升,去寻一捆荆条来。”

黄忠点了点头,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须臾之后,只见黄忠抱着一捆荆条朝吕布快速走来,吕布接过黄忠递过来的荆条,将上面的冰渣统统抖掉,露出了一根根锋利的倒刺。

吕布随后便将荆条放在地上,解开系在腰间的蛮狮带,带脱掉了劲装,随后是白色的中衣。

看到吕布的动作,黄忠大概知道吕布想要要干什么,吕布估计想要学廉颇负荆请罪来获得这位谋士的支持,黄忠很好奇,吕布叫自己挟持来的这个文人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值得吕布这样做。

原来,在黄忠回荥阳的时候,吕布曾对他说:“汉升,回到荥阳之后,你立刻带着五十甲士到颍川阳翟寻一个叫郭嘉的人,先请之,请不来就将他绑来,绑不来就杀了以绝后患。办完郭嘉的事后在去东郡东阿寻一个叫程昱的人,一样先请之,请不来就绑来,绑不来就杀。记住请为主,绑为辅,最后在杀”

长久以来,郭嘉、荀彧、程昱的存在一直是自己的心病,前世的兖州之败让自己的人生跌落最低谷,徐州之败更是让自己身死人手,这所有的祸端全是郭嘉三人所致,因此,这一世要么将他们收到帐下作为己用,要么将他们杀了以绝后患。而荀彧是颍川荀氏的重重培养的对象,自己是动不得的,但是郭嘉和程昱却不同了,一个是落魄士族的浪荡子,一个是自学成才的寒门士子,对于他们两自己是毫无顾忌。

然而宁吕布想不到的是郭嘉竟然不在颍川,与吕布失之交臂,虽然黄忠只绑了一个程昱回来,但是也达到了此行的目的,

看到吕布已经露出结实的上身,黄忠迅速的解下铠甲,也将自己的衣物脱了一个精光,吕布见了后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对黄忠有了更深评价。

两人迅速的将地上的荆条分成两捆,然后叫守帐的士卒给他们绑在了背上,当荆条被绑在背上的那一刹那,锐利的倒刺深深的扣入了两人的肉里,不一会便流出一条一条的血道。

吕布冷冷的看着给他们绑荆条的士卒说道:“今日之事,切不可外扬,知道了吗”

对于吕布的命令,他们不敢不从,立即向吕布沉声应诺。

吕布见后,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待守帐的士卒离开之后,吕布在大帐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汉都亭侯,司隶校尉吕布求见程昱先生。”

然而,过了许久也没听见里面有人回答。

吕布又喊了一声:“吕布求见程昱先生。”

还是没有人应声。

黄忠浓眉一挑,噔时大怒,在这冷风肆虐的冬天,两人负着荆条求见,那厮却假装听不见,自己就算了,可偏偏还有吕布存在,当下气得黄忠勃然大怒,准备掀帐而入。

吕布立即伸手拦住黄忠,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因为吕布知道,士子有士子的骄傲,即便是寒门士子也不列外,而且自己还用这么不光彩的手段将别人拿来,程昱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黄忠被吕布拦下,眼里闪烁着无尽的怒火,气愤地在哪里喘着粗气,要不是吕布在这里,他早就冲进去将他活刮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里面传来淡淡的声音:“这营内数里皆是军侯的地方,军侯想去哪里都行,何必要问在下。”

吕布听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掀开帐幕而入,帐内摆设得颇为简单,除了一张矮榻和一张书案外,已别无他物。

书案的正上方端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那人身高八尺三寸,面如冠玉,面如敷粉,唇若施脂,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此时正拿着一卷竹简在阅读。

这不是程昱是谁,只是显得比前世年轻许多而已。

程昱看到吕布与黄忠负荆而来,本来冷冷的表情上了许些温色,不过嘴上却不依不饶:“军侯,这是何意啊。”

吕布朝程昱拜了拜:“某为了得先生辅佐在出此下车,还希望先生恕罪”

程昱露出一丝冷笑:“在下乃是一介山野之人,又无甚才干,恐怕要让军侯失望了。”

吕布否认的摇了摇头:“当初黄巾猖獗,兖州官军闻之无不丧胆,唯有先生组织民众抗击黄巾,等待朝廷的援军到来,最终保住了东阿一县的平民。这岂是无才之人所能做的事呼!”

程昱扭了扭脊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桌案上,随意说道:“即便是如此,想要征召我到你帐下,是不可能的。”

“请先生给我一个理由”

程昱立即放下手中的竹简,起身走到吕布的面前,指着他破口大骂:“汉室不幸,皇纲失统,国家不幸,奸党弄权,汝祖父乃是大汉越骑校尉,如今你又身居高位,可算是世受国恩,但你却不思消灭奸党,安抚社稷,反而助纣为虐,甘为董卓的鹰犬,助他荼毒百姓,你想要我助你,岂不是与你是一丘之貉”

吕布听后不怒反笑:“世人皆看错我吕布,不想先生也是,不过我也不在意,总有一天我会用董卓的头颅来洗刷我的所有的耻辱。哪时候天下人就会怎样看待我吕布,功臣亦或者别的,先生只看到我投靠董卓,也不看看当今在朝廷为官的有多少人,诸如袁逢、袁槐、蔡邕、王允等人,他们那个不是当世大儒?还不是在董卓手下为官。”

程昱重重的哼一声:“袁太傅,蔡侍中,王司徒等人岂是你能比的,他们屈身与董卓是别有他谋,不像你,只为了高官厚禄。”

吕布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先生可了解我的为人?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为了高官厚禄才投靠董卓的?又或者先生怎么知道我不是别有所图?”

“这……”程昱被吕布这么一问,顿时变得哑口无言,吕布的事他也是从别人哪里听到的,至于吕布为什么会投靠董卓,世人传言是董卓许吕布高官厚禄,吕布才投到董卓帐下,至于真正的原因吕布也没出来辟谣,自然而然的致使所有人都认为吕布乃是一个贪图名利的人。

看到程昱有所迟疑,吕布接着说道:“当初我不畏身死,单骑冲杀西凉军阵,那可是贪图高官厚禄?”

吕布向前走了两步,双目直直的盯着程昱,低声沉吟:“当日洛阳城大战,世人有目共睹,我为何以身事董,那只是无奈之举,我等从并州前来勤王,带来的粮草所剩无几,如果再战,并州军定会大败,因此我才对董卓虚以萎蛇,等待时间成熟,某必定亲手杀了董卓,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虽背负骂名,某也在所不惜”

吕布此话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竟然让程昱顿时迷糊了,抬头正色询问:“军侯真的是虚为事董,实为刺董?”

“在过不久,某必当平贼雪恨。”吕布顿时咬咬牙,恨恨的说道。

程昱闻言,立即俯首作揖:“不想军侯如此高义,先前冲撞了军侯,还望军侯恕罪。”

吕布立即扶起程昱,苦笑了一声:“先生,我可否先荆条卸下,真是疼煞我也。”

程昱闻后,这时候才想起吕布是负着荆条来的,慌忙上前为吕布卸去荆条。

由于是冬季,血道早已经凝固,此时的荆条已经冻在了吕布的脊背上,就好像从吕布的身体里长出来的一般。

程昱眉头紧蹙:“军侯,好像已经冻在了皮肉里。”

吕布心中暗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为了得到程昱的真心辅佐,这小小的伤痛又算的了什么。

”无妨,先生只管卸掉。”

程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替吕布卸去荆条。

“咔咔!”

冰渣断裂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条条荆棘带着血肉应声而落。

程昱看着吕布已经血肉模糊的后背,悔恨、感激、自责的情绪席卷而来,想不到吕布一介武夫,为了得道自己的辅佐而如此礼贤下士,心中对吕布的好感顿时有增加了一分。

而那边的黄忠也在吕布的帮助下已经将背上的荆条卸下,后背也想吕布的那般惨不忍睹。

程昱再也忍不住了,挥了挥衣袍,对着吕布泣声叩拜:“士为知己者死,今日幸遇明主,仲德愿意效命。”

吕布立即上前扶起程昱笑道:“哈哈,幸得贤臣则霸业可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