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6章 兵发箕关

第六十六章 兵发箕关

?一夜过来,帐外已是霜深露重,寒意愈浓,不时还传来剑雪压断树枝的声音,骤雪初霁,显得格外的耀眼。

吕布的亲卫统领阎立掀开大帐走了进来,看到躺在矮榻上沉睡的吕布,转身准备离去。

“何事?”

吕布突然睁开眼睛,转头看着准备离去的阎立,朗声开口道。

在阎立来之前他就醒了,只不过是在闭目沉思而已。”

阎立立即肃然道:“启禀主公,张辽、高顺两位将军领着三名大汉在帐外求见。”

吕布闻言,立即翻身而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开口道:“让他们进来。”

“诺”

阎立应了一声,迅速地踏出账外。

不一会儿,张辽,高顺便领着甘宁,周泰,蒋钦走了进来,对着负手而立的吕布稽首叩拜:“参见主公。”

吕布应了一声,随后便传阎立进入大帐:“立即升帐议事。”

阎立作为吕布的亲卫统领,他除了要保护吕布的生命安全外,还要负责将吕布的命令传达给各个将领。

领了吕布的军令,阎立立刻安排亲卫士卒将吕布的命令传达至各营各寨。

由于各营盘都驻扎在荥阳城外的要害之处,吕布的军令来回传达大概需要一柱香的时间。

趁着这个空当,吕布看着甘宁,周泰,蒋钦三人展颜道:“如何,这北方的冬季与南方相比有什么不同?”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一个问题,吕布笑了笑,上前踏了几步开口道:“南方的雪很柔美,很飘逸,而北方的雪凛冽,饱满,少了份诗意,多了份实在,就好比人一样,南方的人多了一份细腻,而北方人却多了一份实在,所以你们要尽快的熟悉这营中将士的脾性,免得到时候领军作战的时候,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吕布内心就是想培养三人成为独挡一方的战将,悍将,可是自己的并州士卒都是北方人,而甘宁等人都是南方人,怕他们性格不和得不到并州将士的拥护,因此才用雪来比做人,示意他们要尽快的熟悉这并州大营的事物。

而且吕布已经决定,此次出征甘宁三人一定带上,让他们在战场上杀敌,以获得并州军的威望。

三人知道吕布的用意,顿时一股子暖意窜如胸口,在寒冷的冬天里,三人依然感觉到暖洋洋的。

就在吕布与几人闲扯时,陆续的有人到达,当看到甘宁等人陌生的面孔,顿时就知道这是吕布下扬州之行招揽的人才,当下纷纷朝甘宁等人抱了抱拳,以示敬意。

甘宁等人也纷纷回礼。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吕布一眼扫了过去,除了程昱,大部分人已经到齐。

吕布思忖了半响,有食指敲了敲额头苦笑道:“汉升,去叫仲德前来议事。”

昨日程昱刚刚投效,而且抓程昱来是秘密进行的,估计阎立还不知道这号人呢。

趁着黄忠去请程昱的空当,吕布将甘宁,周泰。蒋钦三人介绍给并州诸将认识,鉴与三人刚刚投效,吕布也不敢过多给予高官,只是封了三人校尉之职,三人也明白吕布的意思,虽然心中有点失落,但是他们也知道,吕布封他们做校尉已经足够了,毕竟他们也没有什么军功,要知道一将终成万古枯,想要做将军,自己拿军功来换,当下三人立即拜谢。

片刻的功夫,只见便将程昱引了进来,程昱看到帐内站满了人,脸色一红朝吕布作揖道:“主公,仲德来迟,望主公责罚。”

“仲德?莫非是泰山捧日的程昱程仲德”听到程昱自报家门,一旁的郑浑惊讶的说道。

而陈宫问郑浑所言,也为之而侧目。

“请问你是?”居然有人认识自己,程昱不解的询问,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并不认识郑浑。

“荥阳郑浑,子文公,久仰仲德大名。”郑浑立即对着程昱作揖施礼。

“原来是王室之后,程昱失礼了。”虽然程昱不认识郑浑,但是凭荥阳姓郑,也不容程昱小觑,当下立即还礼。

“好了,开始议事吧”对这些士子的繁文缛节,吕布有点伤脑筋的笑道

两人闻言,也不敢耽搁吕布的时间,当下依次坐落在吕布左下方的席位上。

“关于兵发河南迎战白波军,诸位还有什么别的看法没有,如果没有,日中我们便领军出发。”吕布看到文武以坐毕,立即开口询问。

“主公,敢问这是怎么回事?”坐在左下方第三个位置的程昱纳闷的询问。

吕布笑了笑,便将昨日所商议的事都给程昱说了一遍。

程昱听后,沉思了一小会,抬头笑了笑:“主公,此次出兵人数越少越好,最好是五千人即可”

程昱此言一出,立即引起帐内一片哗然,陈宫也是谋士,他仔细咀嚼了程昱话中的深意,须臾之后眼睛顿时一亮,佩服的看着程昱。

而郑浑却不明所以,要说这治理一方百姓,那郑浑最拿手,可是说起这智谋,他却有点相形见绌。

黄忠上前一步走出行列,朝着程昱稽首道:“先生,此次白波贼可是出动了六万大军,如果我们之派五千人迎战,这是不是难以取胜啊。”

程昱摇了摇头:“将军,冬日起兵已犯了兵家大忌,而白波贼偏偏又行之,这是为何?”

经程昱这么一说,黄忠一时语塞,他们光顾着想要打仗了,却忘了此时是冬天,在冬天行军打仗,除了要考虑粮草的调度问题,还有士卒、马匹是否能抵得住这严寒的问题,所以一般冬日都是不动刀戈不动兵的。

“望先生解之。”既然程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肯定知道原因,黄忠立即稽首询问。

“纵观此次白波军攻打河东,河南,劫掠的都是牛,马,羊以及粮草,显然粮食不够他们渡过冬季,他们已经劫掠了两河,粮草已经充沛,为何还要攻打箕关,我估计他们是怕董卓派兵追击他们,西凉军多是骑兵,而过了箕关就是一马平川,更适合骑兵野战,而白波贼又多属于步卒,所以他们攻打箕关只是为了有条后路,阻挡董卓的追击而已,我敢肯定,如果他们打下箕关必定会派少人许驻守,不会兵出箕关径,如果主公大军出征,只是白白浪费许多粮草而已”

“啪啪啪”吕布立即抚掌大笑:“先生之言,犹如让某拨云见日一般”

程昱则谦虚坐在哪里闭口不语。

吕布起身,一挥大氅喝到:“张辽甘宁为何在?”

“末将在”

张辽与甘宁立即应声出列

“令甘宁为先锋,周泰为副将,领骑兵三千为我摧敌峰于正锐,斩骁将于阵前。”

“末将领命”周泰与甘宁伸手接过吕布递过来的正副先锋大印,高声应诺。

ps:同志们==我明天要离开学校了,因此深夜码出一章,等我回家之后在补给他家。希望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