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7章 箕关之战(1)

第六十七章 箕关之战(1)

“呜呜~”

呜咽的号角高亢凌厉,瞬间就撕破了骤雪初霁的天空。

“咚咚~”

钲雷的战鼓殷酣涌动,令人心跳加剧,气血下沉。

一支打着“甘”字旗号的几千余骑,从并州大营驶出,朝着西北方扬长而去,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一支打着“吕”字旗号的几千步卒也出了大营,沿着骑兵的脚步跟了上去。只见漫山遍野全是披戈带甲的士卒,旌旗招展,人呼马叫,烟雾蒸腾,声震十里。

张辽等人看着已经不见后军尾巴的大军,纷纷叹了一口气。

“文远,为何主公只带了新进之将,不带我们啊”看着已经没了影的大军,成廉上前一步郁闷的问道。

成廉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此次出征虽然不是什么大仗,但是对于他们这种民风彪悍的汉子来说,不能上战场,简直是一种煎熬。

张辽并没有立即答话,只是抬头看了看骤雪初霁的太阳,随后回过头来,看着成廉等人笑道:“这次并州老将主公一个没带,只带了黄忠、张绣、甘宁、周泰、蒋钦,以及陈宫、程昱两位先生,主公这样做,只是为了磨合他们与士卒的关系,好让他们以后领兵作战而已。”

众将闻言,皆明悟的点点头。

张辽看了看已经在开始融化的皑皑白雪,喃喃自语:“等冬天一过,关东诸侯估计就要来了。”

千里冰封,广袤无垠,银装素裹的白雪铺在天地间,形成了一副雄伟壮阔的图画。

丘陵低缓,平原辽阔,树林星稀,下荥阳西北二十余里,一片丘陵与平原的交替地带,两支万人大军,陆续进场。

过了丘陵,大军又继续拔军向北,行了一日之后便到达了黄河岸口,此时的黄河,已经看不见了波涛汹涌的河水,澎湃的河流早已经结成厚厚的冰块,无数的牛羊在穿梭其中。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看着一片被冰川阻塞的黄河,吕布立即下令,涉冰过河。

将士们纷纷从行囊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布匹,将自己的双脚包裹,有马则将马蹄给裹得严严实实的。

吕布亲自将赤兔马的四蹄裹上布匹,看着准备得差不多的士卒,吕布一挥大氅,下令大军过河。

顿时,一万大军纷纷踏在冰河之上,熙熙攘攘的横断黄河,远远看去,就像一把利刃将黄河切成两半,看着好不壮观。

三日后,箕关要塞

关下旌旗招展,六万白波军漫山遍野的席卷而来,黑压压的犹如蚁群一般,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传某将领,死守箕关,若放进来一个白波贼,老子活剐了他。”段煨一脸疲惫的扶在在垛堞上,他满脸血污,嘴唇干裂,脸色蜡黄,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布满血丝。一身的血污代替了铠甲本来的颜色,看上去狼狈不堪。

看着城下层层叠叠堆满了结成冰块的尸体,段煨的脸颊抽了抽,心中暗自叫苦不迭:“这狗日的白波贼连续攻了两日,敌我双方共死了将近一万人,如果在这么打下去,等尸体不停的结冰叠加,这破关之日也就不久了。”

本来段煨是奉了董卓的军令守陕地,扼守中条山,谁知道牛辅在临汾盆地被白波军打得丢盔卸甲狂奔数十里,连箕关也不守,直接奔回了洛阳。

如果箕关有失,敌军绕到自己的后方和攻破安邑的白波军给自己来个瓮中捉鳖,那么自己插翅也难逃了,无奈之下他只好亲率三万大军驻守箕关。留两万人守陕地,他毫不担心陕地有失,因为董卓一定会派人前去扼守,否则陕地一失,洛阳城就会兵临城下了。

段煨看着犹如毒泷恶雾般席卷而来的白波贼,心中叫苦不迭,但是脸上却露出狠唳之色。

“唰”的一声。

段煨抽出腰间的佩剑,扯开沙哑的嗓子喊道:“兄弟们,白波贼又来了,杀敌建功的时候到了。”

鼓声隆隆,号角呜咽。

六万白波军将箕关围的水泄不通,开始从四面八方发起试探性的进攻。

恰这时,从白波贼的军阵中策马走出来一个八尺大汉,只见他膀大腰圆,身材魁梧,年约四十岁左右,一脸虬髯长在脸颊的横肉之上,更是显得凶神恶煞。左手提着一把鬼头大砍刀,**嘶风西凉大宛马,威风凛凛,却是不凡。

他策马走到两军阵前,手中的鬼头大砍刀遥指垛堞上的段煨破口大骂:“城楼上的汉军给我听着,速速开关投降,否则破关之日便是尔等的死期。”

那大汉声如洪钟,犹如雷电奔泻,直震得傍边的白波士卒耳膜生疼。

关上的段煨吹胡子瞪眼,亦开口回骂:“贼枭,安敢在此大放厥词,快到爷爷这里来,爷爷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了,某正想枭汝首,好让你去九泉之下与你的天公将军团聚”

段煨的谩骂,使得郭太肋下有两股怒火突然窜了出来,他们白波军的前身是马元义的黄巾部众,马元义死后由郭太掌军,张角算起来应该是郭太等人的祖师爷了,不曾想段煨一席话将他们全骂了个便。

郭太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垛堞上的段煨咬牙切齿道:“老东西,老子非活剐了。”

郭太说完,立即策马回阵,指着箕关喝到:“攻城车,驾云梯。全力攻城,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攻破箕关,如果有谁杀了城楼上的那个老匹夫,我就让他做白波军的二当家,兄弟们,给老子杀”

随着郭太一声令下,白波贼的军阵内立即响起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鼓声,震天的战鼓声立即刺激了白波贼众的雄性激素,一排排的士卒扛着数千面木盾护着后面的攻城士卒,喊杀着向箕关前进。

郭太手提着鬼头大砍刀,来回在阵前驰骋,大声的督促白波士卒扛着云梯向城头发起最凶猛的攻势。

郭太不傻,他懂得出头的椽子先烂的道理,所以不会冲在最前面,而是指挥着士卒向前猛攻猛打,等到把城头上的汉军力气消耗的差不多了,等到汉军精神萎靡,箭镞。檑木、滚石、热油逐渐稀少的时候在亲自攻城,算算时间,加上今日已经扣关三天了,想必他们守关的物资已经供应不上了,到时候,嘿嘿……”想到这里,郭太露出了阴测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