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69章 郭太的谋略

第六十九章 郭太的谋略

只见关上那员持斧的悍匪,手中开山斧舞得大开大合,对着守关的西凉军一顿乱劈乱砍,后面的白波贼众见后,顿时士气大振,手中的刀枪棍棒个个舞得虎虎生威,跟着那员悍匪的脚步,直杀得西凉军血流成河,溃不成军。

“给某断开!”

那员悍匪一声怒喝,双手持着百八十斤的开山斧杀到城门楼,对着拉吊桥的锁链奋力劈去。

“哗啦啦”巨斧与铁链之间擦出肉眼可见的火花。

随即铁链被巨大的撞击力硬生生地切断,失去了拉拽的吊桥随着“吱嘎”一声轰然落下,将下面来不及撤离的白波贼直接砸成肉饼。

“啊哈,兄弟们,给老子冲啊”骑在马背上的郭太见到徐晃大发神威,竟然将吊桥给劈落了,立即兴奋得哇哇大叫。

随着郭太一声令下,在后方压阵的两万白波贼众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像一群野狼一样向箕关发起最后的冲锋。

吊桥落下,就意味着有了攻城的桥梁,这让白波贼的过河速度提高了数十倍,一瞬间就从吊桥上冲过了数百白波贼。

“冲城锤,给老子把门撞开”

一名副将骑在马上,大声地招呼负责攻打城门的悍卒推着攻城车过来撞门,只要破了城门,就可以直捣守关汉军的军营,那么这一场战斗他们就算是赢了。

“砰!”“砰!”

一声声的巨响,不断地充斥着城门后面用粗木抵住门稍的汉军,他们头上,沉积多年的灰尘随着每一次撞击,就像飘雪一样纷纷扬扬的落在他们眼睛里,纵然是疼痛万分,他们不敢用手去擦,因为只要他们的手稍稍一松,城门就会立刻被撞开,等待他们的便是灭顶之灾。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城后的士卒惊愕的发现,门稍上发出了“垮咔咔”的声音,似乎已经有了裂痕。

“开!”

推着攻城车的白波贼一起齐声大喝。

“啪”的一声脆响,插门的门栓一下子断裂开来,木屑纷飞,巨大的城门缓缓向里敞开,仿佛欢迎着白波贼的到来。

段煨看到大势已去,在亲卫的拼死突围之下,奔着箕关径而去。

立在城头上的郭太看着段煨只带着百余骑突围,心中虽然杀意横生,但是却没有下令追击,因为他的目的是夺取箕关以防西凉军反扑,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只要派人在此驻守十五日,等大军撤回山里就可以了。

然而他不想追击,并不代表别人不想,只见从城下迅速窜出两支大军朝着段煨追去,口中还不时大呼“汉将休走!”

已经转身离开的郭太闻后,心中暗呼不妙,迅速地跑回到城头上,看着已经追出去的两支大军气得暴跳如雷,指着那两支大军喝问旁边的副将:“追出去的大军是谁带领的?”

“禀渠帅,好像是杨、韩二位将军。”那个副将眼尖,看到了带头追击的旌旗,分别打着“杨”字和“韩”字,想来应该是杨奉和韩暹。

“胡闹,简直是胡闹”郭太手猛的一锤垛堞,急忙转身大喝“胡才何在?”

刚上城楼的白波渠帅胡才听见郭太的招呼,急忙上前对着郭太稽首:“渠帅,何事这么慌张?”

黄巾作乱时,张角为了管理好旗下部众,立有三十六方,大方有一万人,小方六七千人,各方立渠帅,而郭太是接马元义的班,成了渠帅中的渠帅,杨奉、胡才等人乃是大方的渠帅,由于黄巾之乱被扑灭,人员上已经没有了约束,此时大方多的有两万,少的也有一万六七千,之所以郭太拥有十万之众,除了他的本部兵马,也就是他手下这几个渠帅的兵马了。

“胡才,你接我将令,去将杨、郭二人给我带回来,若他们不回来,就将他们头给我提回来”郭太指着已经远去的大军,怒气冲冲地对着胡才下令。

“渠帅,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虽然他可以理解郭太的愤怒,杨奉两人不就是违反了军令而已么,看在多年一起拼杀的份上,也不至于杀了吧。

郭太抬眼看了看胡才,顿时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就是一巴掌,直扇得胡才面红耳赤,然后他指着面前的康庄大道吼道:“箕关径,一条直直的大道,如果他们遇到援军骑兵怎么办,又或者遇到伏兵若何?他们两个死了倒是不打紧,我还有三四万大军在他们手上呢,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去追?”

看到胡才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郭太心中顿时一怒,作势就是一脚,吓得胡才连滚带爬的下了城楼,然后连忙领着本部军马朝杨、韩二人追去。

看到已经逐渐消失的胡才,郭太目露精光,对着身边的副将低沉道:“迅速带着本部兵马以及其他部众退回山里去。”

副将闻言,有点不解的看着郭太,他刚刚不是才叫胡才去阻挡杨奉他们追击吗?郭太不在关上等候,却要撤离,他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看着副将一脸的不解,郭太阴测测的笑了笑:“你不想一下,我们都一连攻了几日,为何官军迟迟不来援军?本帅想了很久,大概有两个原因,其一,我军多年匿于山林不善野战,这也是我等攻打箕关的原因所在,而援军恰恰知道这个原因,因此本帅估计,他们早已经在箕关径内布好兵阵等待与我军来一场野战,故而才迟迟不来援助箕关。”

郭太冷冷一笑,上前拍了拍副将的肩膀,凛然道:“其二,我估计他们是埋伏于中条山与王屋山之上,等待我大军入径后来个瓮中捉鳖,你想想,要是我等大军都入了箕关径内,两山的积雪同时如洪水般涌来,我等十能存九呼?”

副将听完郭太的话,虽然是冬季,此时背上早已是汗流浃背,嘴唇不停的哆嗦,颤巍巍道:“那渠帅叫胡才去岂不是送死。”

郭太捋了捋他的虬髯,眼里迸发毒蛇吐信的恶芒:“最近几年,他们势力越来越大,对我的命令是阳奉阴违,今日之事便是佐证,既然他们找死我也不拦着,就让他们挡住官军为我等退兵争取时间,这次劫掠所得够我们花上几年了,等我们出山时,这天下估计已经大乱,到时候我们随便投靠一个诸侯,最起码也是一个将军。”

那副将听后,连忙的点点头,心中对于郭太所分析的趋势简直就是五体投地,心中顿时拜服,当下立即下关,点齐兵马。一个多时辰后,郭太领着两万多人载着这次出山的所得朝着大山深处走去。

要说这郭太能黄巾之乱后生存那么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的智慧能与一般的谋士不相上下,因为他猜的一点不错,吕布已经布了一个口袋,正等着白波贼众往里钻。

(未完持续)

ps:下火车了之后,脑袋一直迷糊,奋力的给大家码一章,明天码三章还给大家。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可以投给我么,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