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70章 徐晃战甘宁

第七十章 徐晃战甘宁

箕关径内,三千铁骑一字排开,将箕关径几里范围内填的满满当当的,山谷之内旌旗招飏,马鸣嘶吼,直震得山上的积雪蠢蠢欲动。

段煨领着一百骑拼命的往前疾驰,还不时的回头观望是否有人追来,当看到后方雪雾滚滚犹如山洪爆发,旌旗涌动似欲遮天蔽日,耳边还不时听见追兵大喊“段煨休走”的高呼,惊得段煨手中的马鞭不停的挥加在马臀上。

甘宁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立即横刀策马立于阵前,转身对着同样是肃然而立的周泰问道:“幼平,主公为何让我们佯败?”

周泰素来都不愿意结冠亦或者戴兜鍪,他只习惯将墨发随意的泼洒后脊,一双凌厉的双目是他看起来更加的凶恶。

面对甘宁的提问,周泰没有过多的回答,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估计是程先生替主公谋划了什么计策,我等只要奉命行事即可。”

甘宁觉得周泰说得有理,随即微提下一下马绺,纵马在阵前来回走动。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马蹄声离甘宁等人越来越近,须臾之后,只见前方一百米处出现了一百余骑,甘宁与周泰对视了一眼,随即拍马上前。

段煨看到前方一百米处有大军阻拦,顿时心中一颤,还以为是白波贼的伏兵,可是转眼一想,自己一直走在白波贼的前面,怎么可能有白波贼的伏兵,而且看他们穿的铠甲有点像是官军。

段煨立即打马向前,对着拍马而来的甘宁、周泰稽首道:“老夫乃箕关守将段煨,不知二位将军是否是支援箕关的援军。”

甘宁将大刀挂在得胜勾上,回礼道:“我乃是都亭侯、司隶校尉吕布将军帐下先锋大将甘宁,奉命先来支援箕关。”

段煨闻言,心中大喜,急忙询问:“吕将军在何处?”

甘宁抱了抱拳:“我等早已知道箕关已破,我家将军早已在后面等候,将军可先行,我为将军抵挡住追兵。”

甘宁说完,随即取下得胜勾的大刀,然后向上一扬,大军迅速的给段煨等人让出了一路。

段煨朝着甘宁和周泰道了一声谢后,迅速的领着亲卫穿了过去,朝着后方疾驰而去。

甘宁见段煨已经离开,立即回首,目光凌厉的看着前方铺天盖地而来的白波贼。

杨、韩二人本来看追不到段煨准备放弃时,后方赶来的胡才因为遭到郭太的打骂,对郭太心生怨恨,立即将郭太对他说的话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说自己是奉郭太的命令来提二人的头回去的,自己不忍杀杨、韩二人,愿意与他二人反了郭太共谋大事。

杨奉二人心中早有此意,当下接受了胡才的意见,三人合兵一处约四万之众,一起追击段煨,等出了箕关径在别图大计。

杨奉三人一路带兵追击,行至一路口时,只见前方有大军阻拦,放眼望去,大军约合三千之众,不过看样子好像全是骑兵。

为首一人,一袭黑甲贯体,手中大刀横卧,睥睨的看着白波贼,然后破口大骂:“大胆贼人,竟敢夺我城池关隘,某乃大汉都亭侯、司隶校尉吕布将军麾下先锋官甘宁甘兴霸也,如今我大军以至还不束手,更待何时?”

杨奉大怒,回头指着甘宁怒骂:“那个给某斩了这厮”。

只见白波军阵旌旗开出,一个持斧的悍匪拍马而出,纵马直取甘宁,杨奉看去,原来是自己的手下头号大将徐晃。看到徐晃策马而出,杨奉心中稍定。

甘宁看到敌方有一员持斧的战将出战,立即持刀迎了上去,周泰急忙叮嘱:“兴霸,莫忘了主公的吩咐。”

甘宁点了点头,示意周泰不用担心。

也就是那片刻间,甘宁便于徐晃战到了一块。

只见徐晃一声怒吼,举起手中的大斧兜头迎着甘宁的门面劈下,斧风虎虎生威,气势尤为不凡。

甘宁冷哼一声,身体微微前顷,侧身躲闪。趁着徐晃劈空之际,趁机提刀砍向徐晃的脖子,快如闪电,疾如雷霆。

谁知那徐晃不慌不忙,既然单手持斧,扭腰从鞍下取下一口盘刀,对着甘宁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刀。

看到这悍匪临危不乱,竟然以退为进抽刀劈来,甘宁心中对于这个白波悍匪的作战反应颇为赞赏的点点头。

就这样,两人刀来斧往的酣战了五六十个回合,甘宁看到时候已经差不多,虽然他还想与徐晃大战一百个回合分出胜负,但是时不与我,当下连忙虚晃一刀,纵马回奔,口出还不时大呼:“贼将骁勇,我等快退。”

在一旁观战的周泰也暗自砸舌,想不到这白波军中竟有这样的猛将,看到甘宁依计而行,诈败诱敌,当下大手一挥,并州铁骑后队便前队,朝着后方奔逃而去。

杨奉见后心中大喜,急忙大手一挥:“全军出击,定要活捉汉将。”

随着杨奉一声令下,四万白波贼犹如毒泷恶雾一般朝着甘宁等人追去,策马而回的徐晃隐隐约约感觉这有点不对劲,刚刚与他大战的汉将虽然没有那么轻易取胜,但是也不至于落败,他正准备向杨奉禀报,谁知道杨奉却直接下令追击,四万大军一齐上前,顿时就将杨奉淹没在人海之中,徐晃大急,急着寻找着杨奉的中军大纛,可是四万大军犹如潮涌,面面旌旗迎风招飏,一时很难发现杨奉的大燾,徐晃无奈,只好随波逐流,策马前去追击甘宁,不过他却多了一个心眼,眼神不时的瞟向两山之间,以防有伏兵。

ps:昨天晚上生病了,回家了爸爸妈妈弄了好吃的,好像是吃多了,肚子一直疼了一夜,然后早上爸爸妈妈带我去医院看了,说是便秘==,我也是醉了,然后医生给开了药,吃了之后下午才好一点,但是状态尤为不佳,如果能三更就三更,不能三更就两更,好不好==,看字啊我生病的份上,而且我真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