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79章 虎牢关首战(上)

第七十九章 虎牢关首战(上)

千军万马,旌旗闭空。

战鼓雷动,大纛招彪。

曹操于陈留发布讨贼檄文,天下诸侯仗义而来,十八路英雄齐聚酸枣,风吹过处,无数的旌旗舞动,黑压压的人群一眼望不到边际。

祭拜天地完毕,众人又回到了袁绍的中军大帐,王匡吐在地上的鲜血已经被军卒洗刷干净,但是众人仍感觉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众诸侯坐毕,目光纷纷投向了袁绍,既然联盟已经成立,盟主也已经选出,这该如何进军的事就落在了盟主袁绍的身上,而袁绍也感觉差不多是时候了,随即一挥赤袍朗声道:“责令,南阳太守袁术,督管盟军粮草,应付诸营,长沙太守孙坚为先锋,进兵虎牢关,大军克日启程,兵发洛阳。”

“领命!”袁术和孙坚一同出列,几大步上前接过袁绍递过来的印绶,抱拳揖礼。然后转身离开了中军大帐。

看到拿着先锋印绶昂首离去的孙坚,曹操想要提醒他小心吕布,但是想想还是算了,知道袁术为人的袁绍竟然让他总督盟军粮草,还让孙坚当先锋去攻打虎牢关,这孙文台威胁啊。

回到盟军驻地,曹操身边的曹仁疑惑的看着曹操,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

曹操看着曹仁憋得难受,展颜道:“子孝,你想问什么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曹仁闻言,尴尬的挠挠头,随后说道:“大哥,刚刚我看你好像有什么话要对孙坚说,但是为什么你又没说?”

曹操目光冷凄的看着手里的酒杯,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孙文台怕是会兵败”

“为何?”曹仁疑惑的问道。

孙坚都还没开始打,他不明白曹操会断言孙坚会兵败。

曹操冷笑一声:“我与袁绍、袁术从小一起在洛阳长大,都知道袁术嫉妒心特别强,而孙坚作为袁术的部将,自持勇武,而且比较刚毅,对于袁术一些匡唐的命令一直是置若罔闻,如今袁绍叫袁术总督联军粮草,按照袁术的心性他如何不捣乱,而他想要捣乱,唯一的一个方向只有切断粮草,盟军的粮草他绝对不敢切断,但是唯独孙坚的粮草他可以明目张胆的切断,江东军没了粮草,倘若遭遇敌人的偷袭,江东军必败,甚至有可能像王匡一样全军覆没。”

曹仁听到曹操的分析,立即惊得一身冷汗,这袁绍的借刀杀人之策正是使得炉火纯青,

曹操看着曹仁的表情,摇头笑了笑:“人算不如天算,或许老天也帮孙坚也不一定,但是不管孙坚是胜,还是败我们进军虎牢是一定的事,你立刻传令下去,全军整戈待马,准备一场大战,死战,血战。”

曹仁听后,立即领了命令下去。

曹操目光冷凄的盯着眼前的酒杯,拿在手里不停的旋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他叹了一口气起身缓缓走出了大帐。

“咚咚咚”

正在帐内议事的吕布忽然听到关上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鼓声,正当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阎立大步踏进了军帐,对着首位的吕布单膝跪地:“启禀主公,关外有一支打着“鲍”字旗号的关东联军在叫战。”

吕布挥了挥手,示意阎立下去,随后看着帐内的人笑道:“想不到关东诸侯这么快就到了,诸位有什么想说的。”

吕布一说完,将身躯斜靠在一张虎皮坐椅上,含笑的看着帐下的文武。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某愿借五百精兵,斩敌将狗头献于主公帐下。”武官一列,忽然闪出一个彪形大汉,只见他身高八尺,身着袍肚和捍腰的披裹盔甲,其边镶有蛟龙纹饰,身躯凛凛,威武不凡,吕布看去,乃是自己的并州老将成廉。

吕布满意的点点头,正准备下令时,武将一列又闪出一将,只见他身着披臂的两档铠,脸上有一条险恶的伤疤,一道灰白色的、几乎不间断的弧线,从一侧太阳穴横贯到另一侧的颧骨,这员悍将名叫魏越,他便是与成廉一样是吕布的亲近骁将,每逢吕布冲阵,必侍其左右陷锋突阵,而他脸上的刀疤也是当初为了救吕布所伤。

魏越目光狂热的看着吕布,拱手大喝:“某愿亲自擂鼓,为孝杰助威。”

成廉看着自己的这个老兄弟,咧嘴一笑。

吕布帐下新进的将领个个都想斩杀来犯之敌,夺下头功,但是看到并州老将悍然出列,都一致的闭口不言,他们也想看看吕布帐下的将领是不是个个都猛如虎。

“孝杰,我就拨你五百精骑,助力破敌立功。”吕布悠然的起身,拿起桌案上的半块虎符交到成廉手上,拍了拍成廉的肩膀开口道:“去吧”

成廉点了点头随后踏出了大帐,魏越见后急忙跟了上去。

吕布看着剩下的文武朗声说道:“走吧诸位,我们看看去。”,随后一挥大氅,率先踏出了中军大帐,朝着虎牢关的城楼大步走去。

众将见后也纷纷跟上,一群人如潮水一样涌上了虎牢关的城楼,迟迟而来的华雄听到有人在他之前领军迎敌,心中大呼后悔,他也急忙的登上城楼观望,他倒是要看看这抢他头功的人究竟是何人。

虎牢关前,一支约莫五千人的大军形成列阵,面面旌旗迎风招飏,刀枪虎镬遮天蔽日,身着赤甲士卒个个精神抖擞,口中大呼“杀,杀,杀”。

大军旌旗开出,闪出一个身躯凛凛的战将,只见他提刀纵马来到关前,指着城楼上的吕布等人破口大骂:“乱国逆贼,某乃济北相鲍信帐下的秉中将军鲍忠,今日我大军已到,尔等鼠辈何不早降。”

正当鲍忠以为他们不敢迎敌而得意洋洋时,蓦然一阵令人心跳漏半拍的激越战鼓声从虎牢关上传来,令关下的五千泰山健儿都为之而侧目。

魏越打着宁人振奋的鼓点,其余的鼓士听后也纷纷效仿,一时间,扣人心弦的战鼓声传进了虎牢关内的并州大营内。

三军将士听见这战鼓声,尽皆高呼,犹如山崩地裂,雪塌海啸,他们纷纷的奔跑到城楼上,争先恐后的伸头观望。

鲍忠看着城楼上密密麻麻的敌军,眉头只是皱了皱,依旧是全然不惧,仍在哪里破口大骂。

“吱呀呀”连续的声音骤起,随着声响,虎牢关的城门洞开,一支五百多人的精骑开了出来,成廉抱着一杆长矛走在最前面,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

当双方还有一百步时,鲍忠立即放箭射住了成廉的阵角。

成廉立即提绺纵马,来回在双方阵前疾驰,凛冽的双目不停的扫向鲍忠的军阵。

看到成廉耀武扬威,鲍忠回首大怒:“谁愿去斩了这厮。”

“我去”随着一声应诺,鲍忠军阵旌旗开出,一个持着大刀的战将纵马舞刀直取成廉,成廉面无表情的看着策马而来的敌将,黑黝黝的铠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当双发距离还有五十步的时候,成廉甩了甩手臂,随后猛地提了一下马绺,那马吃痛,疯狂的嘶鸣一声,高高跃起的前蹄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随后载着成廉冲了出去。

ps:存稿已经没了,所以每天按照大纲来写,速度有点慢,那我先去吃饭了,吃完饭在为大家码字,最后静静想求一下推荐票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