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80章 虎牢关首战(下)

第八十章 虎牢关首战 下

?伴随着扣人心弦的战鼓声,成廉纵马舞矛,直取敌将。

两马交错,那名敌将大喝一声,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朝着成廉兜头劈来,成廉剑眉一挑,挥舞着长矛迎了上去。

“铛”的一声。

敌将的大刀劈在了成廉的矛杆上,立即擦出了一丝肉眼可见的火花。

成廉冷哼一声,奋力的荡开敌将的长刀,那名敌将措手不及,身体在马背上晃悠了几下。趁着这个空挡,成廉奔着敌将的胸膛连刺三矛,每一矛都犹如白蛇吐信,刁钻迅疾,矛矛致命。

那名敌将武艺本来就处于劣势,再加上矗立未稳受制于人,仓促招架了一个回合,便被一矛搠穿了胸膛,成廉面无表情的抽出长矛,那名敌将立即发出一声惨叫,当场毙命。

趁着那名敌将还未跌落马鞍,成廉猿臂舒缓将他擒住,随后抽出腰间的佩刀,挥刀割下敌将的头颅,将其悬于鞍下。

办完这件事后,成廉准备策马归阵。

“敌将休走,留下性命。”

忽然鲍忠军阵爆出一声怒斥,成廉冷漠地回首望去,只见敌阵旌旗开出,一个手持大斧的敌将策马而出。

成廉调转马头,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两马相近,那名持斧的敌将一声怒喝,手中的大斧高高扬起,以雷霆之势劈向成廉。

“开”

成廉怒喝一声,长矛直搠,矛尖卯足了全力向外崩了出去。

只听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就好像平地里炸响了一声惊雷,而两人也被这巨大的反力给震退了一小步。

成廉目光凛冽的看着敌将,冷冷地说道:“你很不错,比刚刚那个好多了,但是你还是不够看,某在十合之内必取你首级。”

“呸,敌将休得呈口舌之强,看斧”

那员敌将听到成廉大言不惭,居然说在十合之内取自己的首级,当下不禁勃然大怒,对着成廉挥斧斩来。

成廉见后,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牙锋,立即舞着长矛迎了上去。

马走龙蛇,矛来斧往,两人瞬间就恶斗六七个回合。

两马交错,成廉卖了一个破绽,那员敌将以为有可乘之机,大斧在腰间环了一圈,随即挥出势大力浑的一斧。

成廉看到劈来的大斧,露出了一丝诡谲的微笑,那员敌将看到成廉的冷笑,忽然感觉汗毛倒竖,可是招式已出也容不得他变招了,那员敌将怒喝一声,奋力朝着成廉兜头劈来。

可是还没等他的大斧劈到成廉的头上,成廉的长矛已经呈一个诡异的角度直搠对方的咽喉,那名敌将躲闪不及,被成廉手中的长矛贯喉而入。

成廉懵哼一声,手中的长矛又贯进去了三分,那员敌将立即双眼一瞪口吐血沫,死的不能再死了。

成廉微夹一下马腹,战马轻驰,越过了还未倒下的敌将,看到敌将后颈处露出的矛头,成廉伸手握住,然后奋力一抽,那杆长矛犹如一条毒蛇被成廉给瞬间就给拔了出来,而失去了重力的敌将轰然跌落下马鞍,留下了一匹没有主人的战骑独自在哪里悲鸣。

“好”

城楼上的并州诸将瞧见成廉呈威,纷纷抚掌叫好,华雄惊愕的看着关下连杀两员敌将的成廉,心中暗自吃惊,这并州军真是藏龙卧虎之地,一个小小的偏将都如此厉害。

华雄用余光扫了一眼吕布身旁的张辽、黄忠、魏延、甘宁、周泰、蒋钦等一干将领,心中冒出了一个恐惧的想法,莫非这些人都如关下那员战将一样骁勇?,华雄又连忙摇了摇头,如果吕布帐下都是这样的战将,又何必投身与相国,像这样的战将,吕布定然不多。

“呜~”

呜咽的号角声划破长空,瞬间就打断了华雄的沉思,华雄放眼望去,只见鲍忠的军阵之后突然出现了一股彪军,当先一人身披烂银两档铠,头裹银色兜头,手握一杆银色长枪,远远看去,就像全身被包裹在银芒当中。

华雄皱了皱眉,虽然隔得很远,但是他还是隐隐约约能看见那个人的面孔,华雄扫了一眼吕布周围,并没有发现张绣,然后在回头看向远方那个人,不是张绣是谁。

原来根据上一世的记忆,吕布知道这鲍忠会抄小路前来搦战,于是早早的便派张绣领着陷阵营藏匿于山林之中,等到适当的时机便可出击。

匿于林中的张绣看到成廉大显神威,连杀两员敌将,已经使得敌军士气低迷,于是便领着八百陷阵营涌出了山林。

鲍忠看到后路已断,心中一肚子苦水,昨日他向鲍信提出抄小路到虎牢关搦战,拔得讨董的头功,谁知鲍信死活不同意,无奈之下他只能暗自调兵三千,在孙坚还没到虎牢关之前悄悄从小路先来搦战,谁知大功未成,先折损两将。如今又被围困与虎牢关前,这该如何是好。

鲍忠悲愤的仰天长啸:“泰山儿郎们,由于我的疏忽而导致大军被围,我已无颜面对你们的家人。”

“唰”的一声。

鲍忠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刀,将之横于脖子处准备自刎,鲍忠的亲卫眼疾手快,奋力的夺下鲍忠手中的佩刀,苦口婆心的劝诫:“将军,我们泰山健儿就算死也要死在战场上,岂能自我了断?只要将军一声令下,我等拼死突围也未尝不可。”

听亲卫这么一说,鲍忠立即顿悟:“是啊,作为泰山健儿岂能自我了断”

鲍忠一把夺过亲卫手中的佩刀,指着后面的陷阵营大吼:“众将听令,御敌,待战”

ps:有人会问了,鲍忠抄小路去虎牢关搦战不是奉了鲍信的命令么,可是我看了鲍信的资料,觉得鲍信并不是这样嫉妒心特别强的人,他不会派自己的弟弟去夺孙坚的头功,一切都是因为人品,据记载,鲍信年少时有远大的志向,宽厚爱人,沉着刚毅有谋略。而且在讨董失败后,鲍信劝戒曹操静观其变。青州黄巾军进攻兖州,刺史刘岱不听鲍信所劝贸然出战,兵败战死。鲍信把曹操迎为兖州牧。在与黄巾军交战期间,鲍信为救曹操不幸战死。大家认为这样的人会贪图那么一点点头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