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82章 华雄之死

第八十二章 华雄之死

?黎明破晓,天色渐明,鲍忠抄小路进攻虎牢关兵败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速的传到联军大营与先锋孙坚的耳中,众人在责怪他的同时,也不禁替他感到惋惜,袁绍也以盟军的名义加封鲍忠为虎贲中郎将,以示安慰。

辽原阔野上,有一支大军呈锥字行在疾行,他们清一色的暗红色开档铠,头顶藤条赤练兜,手中明晃晃的刀枪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显眼。

孙坚身披烂银开档铠,头裹赤帻,提刀纵马立于大军的最前面,此时大军距离虎牢关不过三十余里。

他早就收到了鲍忠被斩的消息,心中虽然责怪鲍信没有管好自己的族弟,但是事情已经发生,纵然他有万般不愿,但也无可奈何。

看到大军的速度还是有点慢,孙坚立即下令大军加速行军。

十里长亭,号角呜咽,旌旗飘扬。

随着孙坚一声令下,两万江东军在孙坚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直扑虎牢关。

吕布得到哨骑探报,知道联军的先锋孙坚已到达虎牢关三十里处的囚虎亭,与众将商议了一番,遂留下高顺,周泰等人率领五万人守关,自己与张辽,徐晃等人率三万人出关迎战,在虎牢关北面的平原上,正好与江东军迎个正着。

双方弓弩齐发,互相射住阵脚。

江东军旌旗开出,孙坚手提一把古锭刀,**黑骢马,大声叫阵:“国家不幸,皇纲失统,董卓欺君罔上,行那篡逆之事,尔等不思上报国家,下安黎民,反而助纣为虐,实属大逆不道!尔等若是识时务,速速下马受降,可免尔等一死,否则攻破洛阳,定杀你一个片甲不留!”

吕布再一次看到孙坚,口中仍然忍不住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上一世,董卓为了拉拢孙坚,屈尊想与孙坚结为儿女亲家,那时一心只为报国的孙坚断然回绝了董卓的请求,真可谓是勇烈之至,让人惋惜的是他获得玉玺后竟然匿玺回江东,最后死于刘表之手,给他完美的人生留下唯一的污点。

看着提刀纵马的孙坚,吕布回首谓众将道:“这孙坚果然不负江东猛虎之名。”

吕布的话音刚落,只见军阵中传出一声冷哼,吕布转头看了过去,原来是华雄传来的,看着华雄一脸不屑的样子,吕布失望的摇摇头,当初吕布千叮万嘱叫华雄不要小瞧天下人,如今华雄却还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心中难免对于华雄的性命隐隐有点担忧。

孙坚看到没有人出来答话的并州军阵,又朗声道:“尔等鼠辈,没有人敢应战呼。”

“哎呀,气煞我也,你这村野匹夫,安敢叫阵,看某关西华雄取你狗头。”

随着一声怒吼,并州军旌旗开处,一匹西凉大宛马飞驰而出,出阵之后也不答话,拍马舞刀直取孙坚。

孙坚的身后忽然闪出一员大将,只见他身高八尺,虎体熊腰,豹头猿臂,手持一条铁脊蛇矛,遥指拍马而来的华雄大吼一声:“华雄休狂,程普来也。”,随即拍马而出,迎战华雄。

须臾之间,两匹战马便纠缠在一块,马走龙蛇,刀来矛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马蹄踩踏得尘土漫天飞扬。

大刀势大力浑,犹如雷霆万钧,铁脊长矛犹如白虹贯日,疾如闪电。

沙场中央好一场恶战,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员战将互相攻杀了五六十回合也难分胜负。

交战之初,华雄还觉得应付自如,甚至处处占尽上风,可随着鏖战的持续,五十合之后,华雄似乎觉得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程普非但没有丝毫疲劳的趋势,反而愈战愈勇,逐渐的把刚一开始的不利局面逆转,慢慢的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势态。

在双方士卒的鼓噪呐喊之下,在震耳欲聋的鼓声中,两员大将继续舍生忘死的恶斗,与华雄鏖战的程普突然一矛点向华雄的咽喉,华雄立即舞刀格挡。

趁着这个空挡,程普拔马败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贼将休要得意,待我回去换一匹战马回来在与你厮杀。”

华雄还以为对方力怯而逃,那里肯舍去这斩敌之功,只听见他大喝一声:“呸,贼将那里走?留下人头!”

华雄骂完,立即纵马狂奔,紧追不舍。

看到华雄纵马去追程普,吕布急忙大喊了一声:“子健,穷寇莫追。”

两人的大战,很明显程普已经占了上风,可是为何程普诈败而逃,这其中定然有诈,可这华雄为什么偏偏看不出来呢。

华雄虽然听见吕布的呐喊,但却装作没有听见,仍然拍马纵刀直追程普。

“匹夫华雄,性命休矣。”

看到华雄不听自己的劝告去追程普,吕布无奈的说道。

------

程普诈败而走时,早已经将铁脊矛悄悄的挂在了得胜勾上,不时的回头计算与华雄的距离,看到华雄越追越近,心中暗喜。程普不动声色地取下鞍上的强弓,自剑壶里抽出两支羽箭,忽然扭头弯腰,一喝一声:“无谋匹夫,中某计也。”

两支利箭带着风声犹如流星一般,射向狂追不舍得华雄,华雄措不及防,急忙扭头躲避,第一支箭镞从华雄的鼻尖上呼啸而过,感受到箭镞上传来的冷意,惊得华雄一身冷汗,立即想要破口大骂,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第二支箭镞已经射在他的咽喉处。

华雄立即被射翻下马,滚落在地上的站起了身子,一手捂着咽喉处的箭镞,一手指着立在马上冷笑的陈普,口中发出“咳咳”的声音,须臾之后,双眼呈死灰色的华雄嗒然倒地,身死命消。

他在临死的时候才想起吕布对他说的话:“子键,莫要小瞧了天下英雄。”“子键,穷寇莫追。”

华雄在闭上眼睛的同时,心中悲叹了一声:“奉先,再见了”

看到已经身死的华雄,程普立即翻身下马,大步走到华雄的面前,挥刀斩下了他的头颅,程普单手提起华雄的头颅无奈的说道:“你虽身死,亦不负关西第一勇将之名。”

程普将华雄的头颅悬于马鞍上后,勒马掉头返回江东军阵。

ps:借表弟的电脑码的字,我的电脑屏幕还在邮寄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