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83章 村野匹夫,安敢叫阵?

第八十三章 村野匹夫,安敢叫阵?

吴子曰:“有备则制人,无备者制于人。”

辽原阔野,旌旗招飏,鼓角齐鸣,刀枪蔽日。

看到程普斩了华雄,旗开得胜,江东军士气大振,士卒挥舞着手中的刀枪,趾高气昂的看着并州军。

吕布冷冷的看着程普鞍上的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心中不难过是假的,他的朋友不多,华雄算一个,至从与华雄相识以来,两人相谈甚欢,自己为了保住他的性命,不惜模拟关羽的刀法给他看,可惜华雄并没有逃脱命运的轮回而身死人手,不过这次却死在程普的手上。

看到程普斩杀了华雄,祖茂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目光炽热的看着孙坚。

感受到祖茂的目光,孙坚朝他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扬:“擂鼓,挑战”

“咚!”“咚!”“咚!”“咚!”

振奋人心的战鼓声此起披伏,随着鼓声骤起,江东军旌旗开出,一个身高七尺,体格健壮的大汉挥舞着双刀来到阵前,指着并州军大骂:“某来联军先锋将军孙坚帐下大将祖茂,尔等鼠辈,何不下马受降。”

吕布骑在赤兔马上,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眸子里泛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抬手抚摸唇下日渐青郁的胡须,随意的撇了一下众将:“谁有把握阵斩这厮,好替华将军报仇。”

徐晃立即催马上前,对着吕布持斧叩拜:“主公,至从投至帐下未立寸功,今日某就去取了这厮的项上人头,回来给主公当见面之礼。”

看到徐晃如此豪言壮志,吕布叫了一声好,随后立即让徐晃出战。

徐晃雄壮的应诺一声,立即扭转马头,大斧指着祖茂破口大骂:“村野匹夫,安敢叫阵?看你徐晃爷爷今日取你狗头”。

徐晃骂完,立即拍马舞斧,直取祖茂。

祖茂大怒,也舞着双刀真奔着徐晃而来。

两马相近,徐晃怒吼一声:“蟊贼,吃我一斧”

看到徐晃的大斧兜头劈来,祖茂闷哼一声,左手大刀奋力的磕在了徐晃的刀把上,阻其锋芒,随后右手挥刀,直劈徐晃胸膛。

徐晃剑眉一挑,身体立即平躺在马背上,随后单手提斧,呈一个弧形斩向祖茂的腰部,祖茂大惊,立即舞着双刀叉了上去。

“铛”的一声。

祖茂的双刀拿捏不稳,差点掉在了地上。

经此一回合,祖茂也不敢轻视徐晃,立即抖擞精神,再战徐晃。

两员战将在沙场上走马灯般厮杀在一起,你来我往,刀斧纷飞,战马直踩踏得尘土飞扬,闪烁的寒光更让人眼花缭乱。

五十回合后,祖茂体力逐渐不支,知道自己不是敌将的对手,想要拨马而走,可是又撇不下这个面子,当下只能奋力的招架。

徐晃看到祖茂力怯,当下攻势更加的凶猛,勒马辉斧,奔着祖茂一阵劈头盖脸的猛砍猛杀,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斩于马下。

祖茂越打越心惊,面对徐晃犹如洪水一般的攻势,他只有苦苦招架,又战了十个回合后,祖茂开始左支右拙,险象环生。

“大荣休慌,某来助你!”

黄盖看到祖茂处在了险境,便挥舞着手中一对铁鞭,前来助战。

两员大将以二敌一,三匹战马纠缠在了一起,酣战了四五十回合,胜负难分。

徐晃抖擞精神,挥舞着手中开山大斧,力战二将,丝毫不落下风,反而有愈战愈勇的趋势。

孙坚看到阵中忘情厮杀的三人,心中感叹:“一人对我两员大将丝毫不落下风,如此的悍将却不为我所用,反而以身事贼,惜哉,痛哉。”

韩当拍马走到孙坚面前拱手揖礼:“主公,大荣和公覆好像不敌贼将,我要不要去帮忙?”

孙坚目光如炬的盯着战场,闻韩当所言后点了点头:“记住,能生擒变生擒,不能生擒就杀之,以绝后患。”

如此猛将,若能收服最好,不能收服就杀了,避免日后决战时害了将士们的性命。

“诺!”

韩当应诺了一声,随后从鞍上取下一口大刀,在手中掂量掂量,随后大吼一声:“二位莫惊,某来也。”

吕布看到江东军旌旗又开,从阵中又闪出一个大将,拍马舞刀,直奔徐晃。

“兴霸何在?”

立在旌旗后的甘宁正百无聊奈地用大刀修着指甲,忽然听到吕布在叫自己,大喜过望,立即拍马上前。

看到一脸兴奋之色的甘宁,吕布展颜笑道:“你去助公明一臂之力,记住,你们务必要斩杀一人。”

“诺!”

甘宁雄壮的应诺一声,随即催着**的枣红马,舞着一把龙纹盘刀对着韩当大吼一声:“无耻老贼,你甘宁爷爷在此,速来受死。”

韩当见并州军旌旗开出,一员战将舞着盘刀朝自己奔来,只见他身着一袭西蜀锦绣战袍,头裹皂青巾,头发犹如汗毛倒竖,斜裸的上身刺着诡异的图案,腰间捆着一条锁魂链,链上的挂着一串青铜铃铛,随着战马的奔驰,清脆的铃声在风中飘荡。

韩当听见他骂自己老贼,当下勃然大怒,立即弃了徐晃来战甘宁:“我说最近怎么长江沿岸风平浪静了,原来锦帆贼投靠了懂贼,看某今日如何平了你锦帆贼。”

甘宁冷笑一声:“大言不惭,老贼看刀。”

两马相近,甘宁瞄准韩当的头颅就是一阵乱劈乱砍,面对甘宁的攻势,韩当有条不絮的挥刀拦截。

看到韩当一副气定心闲的样子,甘宁心中暗自冷笑,随后舞刀的大手猛地一发力,对着韩当的脑门就是一刀,韩当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低下头颅。

“哐!”的一声。

甘宁直接将韩当头上的兜头削去半截,韩当感受到头上冷风袭来,立即惊得他一身冷汗。

趁着这个空档,甘宁挥刀拦腰斩向韩当的腰间,韩当躲闪不及,被甘宁的大刀切入腰部,立即发出一声惨叫。

孙坚见后,不管三七二十一,舞着古锭刀冲了上来,目眦尽裂的看着甘宁道:“锦帆贼,安敢如此。”

甘宁冷笑一声:“尔等斩杀我们华将军的时候可不是这般。”

随后甘宁收起刀落,拔出了韩当腰间的盘刀,猿臂舒缓,一把搂住韩当的脖子,锋利的盘刀狠狠的切了下去,顿时将韩当的人头斩下。

“不要。”

看到甘宁的动作,孙坚悲愤的怒喊了一声。